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袁尚之死
    “大将军竟有这种自信,唉,虽然这袁尚是我故主,可是我也的确希望他为邺城百姓的恶行付出代价,既然如此,那配就与大将军赌了,如果大将军真的能够在十天之内杀死他,配就效命于大将军又有何妨?”

    “好,先生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十日之后,定然会传来袁尚身亡的消息。”

    刘和又与审配聊了几句对百姓的安抚,请求审配帮忙安抚百姓,稳定民心,他则负责帮助百姓重建家园,使百姓尽快从灾难的阴影中摆脱出来。

    对于刘和的要求,审配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下来,而且不向刘和提任何要求,直接就深入民众,做起了安抚工作。

    对于这一点,刘和深深的感佩,这审配的确是一个爱民如此,忠直正义之士,其实袁绍麾下的确有许多贤能之士,只可惜袁绍不能用,否则的话也不致于会以接近十倍的战力而败给曹操,由此可见,一个君主的脑袋对于成败起到如何关键的作用?

    在审配离开之后,刘和立刻让陈到把张燕给请来。

    在平定河北的战事之中,刘和也把张燕给召集来了,张燕率领大军局中策应,驻扎在中山,在他的影响下,常山、中山二国官员百姓纷纷投降,所以说虽然没有直接出战,也立下了不小的功劳。

    “不知主公唤燕前来有何吩咐?”张燕多日没见刘和,现在乍一见到,心情竟然很是激动,对刘和恭敬施礼说道。

    刘和接下来就把他和审配的赌约向张燕说了一番,随后又郑重地说道:“飞燕,审配乃是河北名士,为人正直又有才华,我正需要这样的人物辅佐,为了能够得到此人效忠,不知飞燕你能否往许都跑一趟,杀了袁尚这小贼?必要的时候你可以去我父那里躲避一下。”

    “请主公放心!”张燕的牙齿咬得咯咯响,对着刘和郑重说道:“末将当初做山贼的时候,纵然再凶残,却也没有做过这等恶事,这袁尚如此行径,简直就是禽兽不如,似这等人物,纵然与审先生没有任何关系,燕也要将之刺杀,更何况这其中还有主公的吩咐,还涉及到审先生是否归顺的问题?十日之内,末将定然会将袁尚的首级悬挂在许都的城门楼上,以号令天下。”

    随后张燕将自己化妆成一名游侠,骑着快马来到河水之畔,悄然渡过了河水,之后又经过一日奔波,终于紧随着曹操大军的脚步进入了许都城。

    这时候的袁尚丝毫没有要死的觉悟,他现在正极度的兴奋,因为一切按照他的设想进行,曹操对他十分和善,并且立刻封他为奋武将军,邺侯。

    袁尚以假子而受重用,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住在曹操赐予的豪华府第,享受着美貌的侍女的侍奉,持着珍馐美馔,在明亮的烛光下看着歌舞,饮着美酒,这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滋润。

    “嘿嘿,早知道能有今天这样的生活,我又何必接父亲那副烂摊子?或者说,我早就率众投降了,何苦挨到今天?人生苦短,应该及时行乐呀。”

    袁尚随手拉住一个美貌的舞姬,将这舞姬揽在自己怀中,喂了这舞姬一觞美酒,却故意将其中一部分洒在那舞姬的胸前。

    “嘿嘿,美人儿,酒把你的衣服给弄湿了,赶紧脱下来,我派人给你烤干。”袁尚不待那舞姬同意,就直接身手扯下了那舞姬的长裙,然后看到了一具曼妙玲珑的躯体,**上脑的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挥手赶走了正在歌舞的其他舞姬和随侍的侍女,然后与那舞姬在大厅**度巫山**。

    然而正在袁尚享受到极致的快乐的时候,突然听得大厅中传来一道冷哼之声。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敢擅自闯进来,简直就是不知死活!你知道我是谁吗?”袁尚本以为闯进来的是某个不知道规矩的下人,连忙大声呵斥,可是随后又想到,如果是下人家丁的话,如何敢对自己冷哼?

    于是袁尚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可是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吓呆了,因为面前站着的是一个黑衣人,这个黑衣人带着面罩,只露出一对充满寒意的眼睛,手中还持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刀。

    这时候的袁尚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欲念,连忙擦了一把冷汗,对着那黑衣人拱手施礼道:“不知阁下是什么人?为何到了这里?我看是出于误会吧?在下之前应该从未与先生见过,因为在下才刚刚到达许都,在这里人生地疏,没有几个熟人朋友,更没有什么恩怨。先生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嘿嘿,这个美貌的女人还不错吧?先生如果不嫌弃,在下就把她送你了,如果先生嫌弃的话,在下也可以再挑选一些没有被碰过的美女送给先生。”

    却见来人嘿嘿冷笑道:“袁三公子,某家找的就是你,你可还记得头几天在邺城做下的恶行?哼,你自己逃走也就罢了,可是却偏偏放了一场大火,烧死民众无数,某今日便是替这些冤魂来讨回公道的,袁尚小儿,你去死吧。”

    那人不管袁尚如何哀求,赶上前去,一刀斩掉了袁尚的头颅,随即提起,飞身离去,只留下了那个几乎吓傻了的舞姬,等到刺客离去老远,这个舞姬才发出了一声尖叫:“有刺客,杀人啦……”

    随着舞姬的喊声,外面顿时来了不少的仆人和侍卫,更是有不少人直接飞报曹操。

    不久之后,曹操到来,看着地上的无头尸体,顿时感到极度的愤怒,厉声吼道:“给我查!到底是谁竟然如此大胆?竟然公然杀死我的假子!捉住之后,定要将其五马分尸,以泄吾恨!还有,今夜是谁在守卫?竟然如此玩忽职守,来了一个刺客都不知道,给我全部处死……”

    而就在这时,只见一名亲兵匆匆闯进来,大声说道:“主公,不好了,袁三公子的头颅被挂在了南城头的旗杆上。”

    “什么?这贼子竟然如此猖獗,着实可恨!传令下去,全城戒严,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这贼子给找回来!”曹操简直快气疯了,对方这样猖獗,分明是没把他放在眼里,今日如果不把他找出来,自己颜面何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