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生死人,肉白骨,起沉疴
    刘和一脸郑重的随着审配前往沮授老家广平,前去探访沮授。

    然而当他说明来意的时候,却见沮授的儿子一脸忧伤地说道:“承蒙大将军如此看重,小人感激不尽,然而不巧得很,家父如今身染沉疴,病体沉重,恐怕无法应召了。”

    “什么?你说令尊大人他身染重病?”刘和一听这话,顿时心中一沉,难道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位贤才,竟然就这样无奈的被错过?

    “对了,我这位系统可是从后世穿越过来的高科技,它既然能够让人的属性全部恢复到最巅峰,也能用基因技术整容,那么能不能诊病治病呢?”刘和想到这里,连忙询问系统。

    只见系统说道:“本系统拥有特殊的射线探查功能,诊病自然是易如反掌,不过至于能不能治病,这要看情况,因为有些病能够用基因技术治疗,有些病却需要药物或者高难度的手术,对于这些本系统实在无能为力。”

    “好,既然如此,那你就帮我看看,沮授这个老头儿究竟是得了什么病?如果能治的话,那就顺手给他治一治,如果不能治的话,那也没有办法。”

    “好的,那我们就去看看。”系统倒也没有反对,这让刘和心中一喜,感到事情也不是没有希望。

    随后刘和便对沮授的儿子沮鹄说道:“和恰巧略懂医道,或许能够有机会帮助沮先生减轻病患也未可知,公子不妨带和进去看看。”

    沮鹄一听这话,立刻恭敬的行礼道:“如果大将军真的能够治好家父的病,小人一定会力劝家父为大将军效力。”

    现在的沮授已经是病入膏肓,沮鹄请了多少大夫,都说这病基本上没什么希望了,然而纵然如此,在听到有人是医生的时候,心中还是存了万一的希望,所以对待刘和十分的恭敬。

    刘和微微点头,来到了室内,这时候的沮授已经陷入了昏迷,水米不进,眼看就要到了生命的尽头。

    看着这一幕,刘和也都有些沉重,因为看起来,沮授的确不行了。

    不过刘和却仍然不想放弃,对着系统问道:“系统,沮授得的是什么病?可有治愈的希望?”

    只见系统说道:“这沮授得的病其实很简单,只不过是因为长期忧闷而生的一场疾病,在古代这事情很难办,可是现在,我却有办法改造他的基因,让他体内那些本来已经有些虚弱的基因重新变得强大起来,让他的体能恢复正常,而剩下的则要交给你了。”

    “剩下的?什么剩下的?”刘和闻言顿时一愣,奇怪地问道。

    只见系统说道:“古人云,心病还需心药治,沮授得的是心病,要想把他的病彻底治好,必须让他生活的有希望,关于这一点,我就不必再解释了吧?”

    “生活的有希望?我明白了,也就是说,只要我能想办法让沮授归降,并且让他感觉到有用,那么他的病才能彻底根治,否则的话,就算这一次治好,那么他以后也同样会再犯,这叫治标不治本,是不是?”

    “聪明!就是这样,不过想把他给治好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即便是以本系统的能力,恐怕也要再蓄积半个月的能量,才能继续工作,你为了一个二流的人才,值得吗?”

    其实在见到沮授的第一时间,系统就扫描了他的属性:“沮授,谋士内政双辅型人才,二流谋士,武力12,智力76,内政68,魅力65,属性已过巅峰,巅峰属性为武力45,智力89,内政89,魅力79,可册封为地幽星……”

    刘和本来以为像沮授这样的人物,怎么也应该属于一流人才,可是没想到竟然才只是一个二流人才,虽然他的智力和内政值只差一点就能达到一流的标准,然而差距就是差距,沮授虽然是二流巅峰人才,可依然属于二流的范围。

    刚刚听说这一点的时候,刘和的心中还是有一些失望的,毕竟天罡和地煞将星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自己满心希望能够招募一位天罡将星,却依然只是一名地煞将星。

    也正是因为刘和这一点情绪被系统捕捉到了,所以系统才有对刘和这一问。

    然而刘和却是轻轻叹道:“纵然的确有些失望,然而人才就是人才,人就是人,有的时候不能全用冷冰冰的数据来表达一切,比如在开启无悔模式之前的裴元绍,虽然他的属性比较低,然而从感情和忠诚上来说,他绝对不会比陈到差多少,而且他也付出了他个人最大的努力,除了裴元绍,我这里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人,他们虽然并没达到二流的标准,可是每个人人都兢兢业业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的基业之所以如此兴旺,靠的不仅仅是二流以上的人才,更多的是那些属性比较普通的人才在支撑,国家财富的积累,靠的更多的是老百姓,没有了这些低属性官员们的奔波,没有了百姓们的付出,那些二流以上的文武人才不管有多大的本事,也都只是空谈,呵呵,刚才这一番话有些跑题了,不过我宁愿再等半月再开启系统,也希望你能挽救沮授。”

    “好的,既然宿主大人开口,那本系统遵命就是。”

    系统倒是没有拒绝,在刘和装模作样的作了一番表演之后,开始启动了基因改造程序,将沮授的身体给调理好。

    由于刘和宣称自己懂得仙术,所以这改造程序自然用不了太长时间,仅仅两个时辰,沮授就清醒过来了,不仅清醒过来,而且还一骨碌就从床上爬起来,对着刘和恭敬施礼,表示感谢。

    而这时候沮授的儿子沮鹄下巴都几乎掉到地上了:“我看到了什么?这才仅仅两个时辰,眼看就要垂死的老父亲竟然活蹦乱跳,像是一个正常人一般,这等手段,简直就是鬼神难测,令人不可思议,怪不得被称之为生死人、肉白骨、起沉疴的仙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