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沮授归降
    沮授在醒了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昔日的同僚审配,本来他根审配之间只是泛泛之交,甚至有的时候还有些政见不合,可是自从审配被袁尚贬逐之后,由于与审配共同的遭遇而对审配充满同情,再加上现在自己弥留之际,审配竟然能够想到看他,自然让他十分的感动。

    而在这之后,沮授竟然又看到了一个人,这个人虽然不熟悉,但也绝对算不上陌生,因为这个人就是他昔日十分防范和抵触的刘和。

    “莫非整个河北已落入此人之手?还有这个审配,莫非已经投靠于他?这个不忠不义之徒。”

    沮授先是对刘和帮他治好病一事表示感谢,随后又对审配冷冷说道:“审正南,枉你也是主公麾下忠直之臣,没想到竟然也是背主之人,像你这样的人有何面目来见我?此地并不欢迎你,在我发怒之前,你还是速速离去吧。不要被我啐你一脸口水。”

    审配闻言,面上顿时一红,纵有智慧,一时之间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时候刘和却是拱手说道:“沮先生,和有一言,想请教先生。”

    “大将军有话尽管说,授洗耳恭听。”毕竟刘和刚刚救了他一命,这时候如果不听对方说话,实在有些失礼,所以沮授才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那和就不客气了,和想问一句,汤武算不算贤能之人?”

    “汤武否是古圣先贤,当然算是贤人。”沮授闻言一愣,不过还是说道。

    却见刘和笑道:“然而汤武都算不上忠臣,商汤作伪臣子,背叛了夏桀,周武作伪臣子,背叛了商纣,这样的人连忠臣都算不上,却又为何会成为人人顶礼膜拜的古圣先贤呢?”

    “这还用说吗?自然是因为桀纣残暴无道,涂炭生灵,而汤武二位先圣顺天应人,所以才奋起革命,虽然不算忠臣,却是先圣先王,名垂千古,万古流芳。”

    “这话说得太好了,不过有一天先生还是没有说对,汤武仍然是忠臣,只不过他们忠于的,并不是夏桀和商纣某个人,也不是忠于某个王朝,而是整个天下,而是整个天下的百姓!而与周武同时代的伯夷、叔齐虽然因为气节而受人推崇,可这也只是道德教化,或者是某些统治者别有用心的宣传,在我看来,这两个人就是愚忠,食古不化,不明是非,不知顺逆,并不值得人效仿,而先生你现在,就是在做这样的人啊。”

    “哼,大将军说授愚忠?说授食古不化,不明是非,不知顺逆?那又如何?就算是你说的都对,我也一样会名垂千古,受到万世敬仰。”沮授并不以愚忠为耻,而是以此为荣,得意的笑道。

    “嘿嘿,原来先生活在这世上,并不是为了以一己之才济世救人,为百姓做出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只是为了博得一个虚名,这都怪和看走了眼,不用你赶,我们现在就走,再会,希望你能抱着自己的虚名,好好的过你的残生吧,将来的史书上一定会写到,沮授不愿接受投降,是个忠贞之士,然而,仅此而已,而他们”,刘和指了指审配和陪在自己身边的陈到等人,大声说道:“将来一定会成为真正的社稷之臣,用他们的才能,为天下千万百姓谋取福利,被百姓世代称赞和感激!我们走!”

    说完之后,刘和头也不回,带着审配和陈到等人就拂袖而去。

    “大将军,且慢!”沮授一听刘和的话,顿时感到动容,连忙追了上去,拉住刘和的衣袖,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大将军方才说的对,人活着不能全为了名和利,作为一名真正的名士,更应该想想怎样为百姓谋取利益,怎样将自己这一身的才能发挥出来,济世安民,兼善天下,授想通了,愿意为大将军效劳,还请大将军不计前嫌,收留授!”

    “哦?先生可真的想通了?我可不是要逼先生做不忠之人,咱们可提前把话说明白了。”刘和当然不是真的要走,见沮授愿意归降,心中大喜,不过表面上仍然是面色如常,对着沮授正色说道。

    沮授却是叹道:“授真的想通了,绝不是大将军逼迫。”

    刘和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可知审配为何会选择归顺于我?正是因为他也想为百姓做出自己的贡献,乃是出于一片公心,并非谋私,而相反的,多行不义必自毙,袁尚做出恶事,最终承担了恶果,像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任何人为他效忠。”

    “恶事?不知公子他做了哪些恶事?”沮授闻言心中一惊,连忙问道。

    只见沮鹄走上前来,小声地将袁尚火烧邺城、最终被杀的事情向沮授说了一遍。

    沮授一听儿子的话,顿时咬牙切齿的说道:“真没想到三公子竟然做出这等恶行,亏他还是河北之主,不,像这样的人怎么配为河北之主?正南,你做得对,碰到这样的人,不要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一定会背叛他。”

    随后沮授一脸惭愧的对审配道歉。

    刘和见状,顿时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对沮授说道:“沮先生愿意归降,这是再好没有的事了,本来我还有一桩好处要送给你,可是因为今夜为你治病,耗尽了仙力,无法再施法,所以,需要在半月之后再对你进行册封将星。”

    “册封将星?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沮授闻言一愣,不明所以。

    这一回反倒是审配上前,为沮授解释起了册封的好处,直听得沮授一脸的惊讶,失声说道:“什么?真的会这样?在短时间之内,脑子之中就会莫名的多了许多兵书和治理内政的经验,甚至连身体都比年轻时还要强壮!这世间竟然真有这样神奇的仙术?怪不得主公能够在短短两三年内就建立了如此庞大的一个基业,这种神仙难测的手段的确令人不可思议!”

    “嘿嘿,沮先生,其中的好处你不经过亲自体验,永远无法清楚的知道。”这一次有审配出来解释,陈到乐得一身轻松,可是在听沮授刚才那一番话之后,竟然又忍不住主动开口为沮授作了补充说明,看这样子,的确是一个十分尽责的解说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