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生擒陈到?
    “贤侄,小心中计。”韩遂看到马超率军追上去,不知为何心中突然闪过一丝强烈的不安,连忙开口说道。

    然而马超却对此丝毫不以为意,哈哈大笑着说道:“叔父你尽管放心就是,这肯定是刘和这厮用来装神弄鬼骗人的诡计,不过小侄是不会上这个当了,这一次就算是追到天边去我也要把这支队伍给追回来。”

    说完之后,马超哈哈一声大笑,率领大军继续追下去。

    等到双方军队一接触,马超立刻就知道自己的判断对了,因为敌军顿时惊慌失措,拼命逃走,一看就知道,这绝对又是一支徒有虚表的新兵队伍。

    “追,给我杀!这一次一定要生擒对方的主将,哼,这厮一再的戏弄于我,简直就是不可饶恕,今日如果连这么一支队伍都解决不了的话,那我们有何面目在这世界上立足?”

    马超见对方一触即溃,心中更加得意,率军继续追下去,并且暗暗下定决心,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生擒敌军主将,决不能让他给跑了。

    马超一路狂追,缴获对方的物资器械无数,心中更加狂喜,要生擒敌军主将的一颗心更加的狂热,这一次说什么他都会抓住这一份功劳,让全军将士见识见识他的勇武,却根本没有发现对方的将士们逃走的方向几乎都是一致的……

    马超纵马追了将近一顿饭的功夫,见对方的那支队伍竟然跑到了一条河边,之后再也无法后退了,顿时哈哈笑道:“这一下子看你们还往哪里走?你们的主将是谁?让他速速出来向我投降,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否则的话,今日定然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却见乱军之中一员将转过身来,对着马超哈哈大笑道:“马超,你可识得我否?”

    “刘和?怎么会是你?”马超一听这声音,顿时反应了过来,他完全没有想到,对面的那支部队的主将竟然会是刘和,心中顿时产生了一股不妙的感觉,面色大变,立刻下令全军将士后退。

    然而这时候已经晚了,那支本来看起来毫无战斗力的军队就像是露出了爪牙的怪兽一般,气势瞬间大变。

    只见那些将士纷纷取出来一把形制古怪的弩,熟练的装上弩箭,然后随着一声令下,只见万弩齐发,马超军中迅速传来一阵阵惨嚎之声,将士们纷纷落马身亡,一时之间人仰马翻,齐整的队伍很快乱作一团,将士们像是无头的苍蝇一般四处乱跑,争相逃命,马超竟然无法约束。

    “可恶,刘和小儿,没想到还是中了你的诡计,不过你不要得意,我很快就会回来的。”马超切齿痛骂刘和,然而在无奈之下也只能不顾后面那些陷入敌军重重包围中的将士,率领后面的大军准备离去。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的后方传来一道豪迈的笑声:“马超,你往哪里走?汝南陈到在此恭候多时了。”

    马超闻言大惊失色,只见他的大军后方来了一支队伍,这支队伍全都是步兵组成,每个人手中持着一把奇怪的大刀,这些将士个个脸上冷漠,杀气十足,一看就是经历过战场上的铁血考验而形成的一支绝世精锐。

    “白毦兵!”马超见状顿时瞳孔猛然一缩,郑重的说道。

    经过这几年的征战,尤其是最近一年,刘和麾下最为精锐的白毦兵早已经名震天下,几乎所有人都在传达着这支部队的凶残强悍,而手持怪异大刀更成了这支队伍最典型的特征,几乎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支队伍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能够以步兵破骑兵。

    而对于这支队伍的恐怖之处,马超的大军也曾经体验过,当时遭遇这支大军屠杀的是他麾下大将庞德的队伍,那时候庞德奉命拦截刘和,于是遇到了手持大刀的白毦军的逆袭,那一战直杀得庞德大军尸骨成山,血流成河,从此之后每当提到白毦的名字的时候,就感到一股发自内心的畏惧。

    也是从那一战之后,马超才听说“白毦”这个名字,后来刘鹤率领白耳军征战天下,曾经大破曹操的虎豹骑,更加令这支队伍名扬天下,现在自己的骑兵队伍竟然遇到了这样一支变态的队伍围堵,这如何让马超不感到紧张?

    不过紧张归紧张,马超却也知道他现在必须冲出去,而且他曾经在长安待过一段时间,知道陈到的武艺比自己还有一定的差距,所以决定先出其不意冲上前去擒住陈到,如果能够生擒陈到,他的大军就能轻松离去了。

    于是马超乘马缓缓来到两军阵前,笑着说道:“原来是叔至将军,多日不见,叔至将军越发的沉稳干练了,叔至将军,请不要动手,超决定向你家主公投降,呵呵,你不是不知道超和你家主公的关系吧?他可是我妹夫,虽然你我分属两个不同的阵营,可是不管何时,只要我选择投降,他也一定会接受。”

    “这……”陈到一听马超的话,顿时犹豫了一下,随即开口说道:“兹事体大,请恕到不能做主,主公就在你的身后,你还是想他头像吧。”

    “嘿嘿,就知道叔至将军你会这样说,刚才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想要投降,自然是要向你家主公投降,我这就去找他,你不用为难。”

    马超说完之后就上马,然后骑马向着刘和的方向缓缓走去。可是没走几步,就见战马突然转过身来,然后向着陈到的方向猛然冲了过来。

    马超一边冲过来,一边还大声笑着:“陈到,没想到我会回来吧?实话告诉你,这世界上能够让我马超投降的人还没有降世呢,刘和虽然是我妹夫,可是却与我有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我妹子可以狠心不管父仇,我马超可做不到,今日暂且留下刘和小儿一命,等到将来我在杀回来的时候,一定取其首级,你回去告诉他,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我将他杀死,不过在这之前,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我知道,凭你的这点本事,目前还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你敢顽抗的话,一旦我失手伤了你的性命,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

    马超根本无视陈到,把对方当作是一只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小绵羊,认为自己只要一出手,立刻就能生擒刘和的中军大将、白毦兵的统帅陈到,从而迫使陈到或者刘和命令白耳军散开,给己方留下一条生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