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劝降韩遂
    “这,主公怎能这样做?这马超素来有野心,如果这一次让他去韩遂营中,一定会趁机逃走,这简直就是纵虎归山呀。”

    一听刘和说要派马超劝降韩遂,陈到顿时焦急不已,连忙拼命的向刘和使眼色,让刘和收回成命。

    然而刘和却视而不见,十分热情的将马超送到阵后,并且嘱托马超一路小心。

    “主公,末将恐怕马超这一去,再也不会回来了,主公纵虎归山,实在有些不该。”在马超离去之后,陈到对刘和抱怨不已。

    “是啊主公,陈老大说得对,你当真不该放任马超离去。”一旁的裴元绍也凑了上来,开口说道。

    这时候连庞德都是一脸的不相信,不过碍于过去与马超的关系,庞德并没有说出来。

    虽然之前庞德差一点被马超给刺死,而且凭他的智慧也能判断出来,那时候马超是真的想杀他,但是庞德却并没有怨恨马超,尤其是在后来马超投给他的那一缕充满歉意的目光,更是让庞德选择了原谅。

    不过原谅归原谅,这一刺却让庞德彻底斩断了与马超之间的旧情,所以现在的他和马超只是一般的同僚关系,再也没有了昔日的情谊,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一向了解马超的庞德这才现出了一脸不相信的神色。

    而马腾却是一脸的担忧之色,他素来知道他那个儿子一向心性凉薄,为了大业连亲生父亲都能不顾,哪里会在乎一个小小的誓言?这一次把他放走,一定会搅动风云,闹出事端来。

    所以马腾也上前说道:“主公,逆子的确不是轻易会投降之辈,你对他的信任有些太过了。”

    然而刘和却一脸淡然的说道:“你们都不用担心,我相信孟起,这一次纵然他无法劝降韩遂,也一定会平安归来,更何况孟起在羌兵之中素有威望,我相信这一次就算韩遂不投降,他的部队也一定会瓦解,而没有了羌兵保护的韩遂,不过就是丧家之犬而已,连威胁都算不上,所以,这一次只许孟起出马,韩遂之乱将会彻底平定。”

    “他三番五次抵赖,难得主公竟然还对他如此信任,刚才在册封之后,虽然他刻意隐瞒,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故意找借口与主公闹僵,然后想要乘着与主公比武之际生擒主公,进而夺取主公的地盘,只不过他没有想到主公的武艺还在他之上,所以暂时收敛了爪牙,然而现在韩遂来了,他自然会乘机逃走,来日必为祸患。”

    这一回连谋士杨阜都忍不住出言相劝,其实杨阜与马超之间并无私仇,当年屠杀冀县百姓的也只是张横和成宜,与马超并无直接关系,所以这一次相劝也只是一番忠直之言,并没有私怨在里面。

    “主公,下官同议,还请主公派人追回马超,以免铸成大错。”王异也对刘和施礼下拜,正色说道。

    其实杨阜是因为担心刘和遇险,这才亲自带兵前来援助,本来是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出刘和,可是后来发现马超反而被刘和大军重重围困,这才十分欣喜的来见刘和,同时,命人通知王异,让王异前来拜见刘和。

    刘和再度看到王异,心中未免一动,那么长时间没见这丫头,现在发现对方竟然变得更加成熟妩媚了,尤其是船上男人的服装,更加显得与众不同,让人眼前一亮。

    “原本当初见到这个瘦弱的小丫头时,还真没把她当一回事儿,可是现在看来,幸亏没有错过她,否则的话我真的要后悔了。”刘和的眼光在王异身上转了一圈,打起了邪恶的心思,不过在看到周围人诧异的眼光的时候,还是很快收敛过来,对着王异说道:“王太守,这一次可真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率军到来,恐怕临洮的伤亡会更大,王太守能够想出这等妙计来,实在不简单。”

    王异却是躬身说道:“未经主公许可,便私冒主公名义,末将有罪,正想向主公请罪呢。”

    刘和却是摆了摆了手说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为将者,正应权宜达变,如果拘泥呆板,不知变通,那才是最大的悲哀,王太守,你现在在天水太守任上也算是圆满了,如今天水郡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物阜年丰,百姓安居乐业,皆是你之功劳,如此功劳,我若不进一步提升你的职位,恐怕以后的立功者将同时无法得到提升,所以,我准备任命你为大将军府的参议从事,不知王太守愿不愿意屈就?”

    “这……既然主公都这样说了,下官如果再不同意,岂不是挡了大批同僚的晋升之道了?下官答应就是。”

    王异知道刘和话中之意,其实她也早对刘和情愫暗生,后来更是得到了刘和正妻黄氏的暗示,可以接纳她入府,所以现在一听刘和的暗示,就知道自己终将成为人妻,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了。

    “好怀念做太守的这段日子,如果能够让我一边做他的女人,一边做着我的地方官,那该多好啊?只可惜这是不可能的,禁止妇人干政,这不仅是宫中铁律,也确实有它的道理存在……”

    王异的心中虽然很是欣喜,然而毕竟有一些遗憾,然而等她回去之后,刘和许诺让她晚上做他的妾室,白天做文官管理内政的时候,还是让她惊喜万分,对刘和更加依恋和敬佩。

    而这时候的马超却是只身来到了韩遂的大营之中,看到马超独自一人到来,韩遂的心中顿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对着马超说道:“贤侄,怎么只有你自己过来?其他人呢?”

    只见马超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不瞒叔父,侄儿之前遭到大将军重重围困,全军覆没,连自己也都失手被擒,然后选择投降了大将军,现在来到这里,是受大将军所托,对叔父劝降的。”

    “什么?你,你竟然投降给了刘和,而且还来当他的说客?”韩遂闻言顿时惊怒不已,随即大声喝令左右:“来人,将这个吃里扒外的小人给我拖出去,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