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丁奉归降
    刘和这一次进攻庐江的计划十分顺利,先是以围点打援之计打败了孙权的援军,这样一来,庐江的守军眼看断绝了希望,只好投降。

    庐江太守孙瑜本来坚持不降,可是由于刘和大军的压力,他的部将张武率领私兵将他斩杀,然后开了城门投降,只可惜孙瑜作为江东集团的一位颇有才干的将领,还没有等到发挥作用,就这样死于非命。

    张武率领着麾下将士,得意洋洋的来到了刘和的面前,拱手唱喏道:“末将见过大将军,启禀大将军,这庐江守将孙瑜坚持不降,末将乃将其杀掉,率众投降,可见心诚,为表诚意,末将还将今日新得一匹良马献于大将军,此马虽然尚未成年,却也能日行五百里。末将以孙瑜的人头及良马献于大将军帐下,只希望大将军能够给末将一个校尉当当,还请大将军念在末将一片诚意,成全末将。”

    陈武说完,对着后面一摆手,就见几名亲兵牵着一匹骏马走过来。

    看到这匹骏马,周围所有人都忍不住夸赞,因为仅仅从外表就可以看得出来,这绝对是一匹绝世良驹。

    刘和一见这个张武动作张狂傲慢,就有些不喜,更知道他在历史上曾经背叛了刘表,后来被赵云一枪刺死,人品有污,如何会喜欢?同时刘和又通过系统扫描得知此人的忠诚度只有40,而最高的属性武力值也只有68,懒得再去招揽,更想乘机给孙权一个台阶下,于是沉下脸来,大声喝道:“如此背主之人,竟然还有面目在我面前邀功请赏?来人,与我推下去,斩了!”

    “大,大将军,饶命啊,末将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不管怎么说,末将可是帮你取了庐江城,更何况,末将还想给大将军一匹良马呢,就这一匹马,也应该值末将一条命吧?这可是绝世良驹啊。”张武没想到刘和要杀他,顿时面如土色,然而他不知死活,竟然继续向刘和邀功。

    却没想到刘和冷哼一声,大声说道:“此马眼下有泪槽,额生白点,名唤的卢,虽然神骏,却善妨主,你将此马献给我,很明显是没安好心,你以为我不懂相马之术,故意拿来陷害于我,像你这种用心险恶之徒,我怎能饶你?”

    “啊?大大大,大将军,末将委实不知此事,还请大将军开恩,饶了末将一命啊……”张武磕头如捣蒜,然而刘和却是始终不答应,最终张武被推倒辕门外,一刀斩下了首级。

    “哼,我刘和虽然喜欢人才,但是像这种背主作乱,用心险恶之辈,却是短短不能饶过,裴元绍听命,且将他首级并孙瑜尸首一道送归江东孙权处,就说我一时不察,被奸人害了孙瑜将军性命,今日特将仇人首级送来,以表歉意。”

    当下自有裴元绍处理相应事宜,刘和则率众进入舒县城,庐江的百姓本来听说他们的太守被贼人所杀,心中很是悲愤,现在见刘和竟然将贼人杀死,为孙瑜报仇,竟然人人心悦诚服,一时之间民心归附,效果竟然出奇的好。

    在来到庐江太守府之后,刘和命人将丁奉给带上来,然后笑着说道:“承渊,当日我生擒于你,劝你归降,你却不肯答应,今日我仍然旧事重提,不知将军是否肯答应?我相信以承渊你之勇武,过不多长时间就会在我军中崭露头角,将来便是封侯拜将,也定然是如探囊取物。”

    丁奉却是垂首不语,默然良久之后叹道:“奉也听说了,大将军斩杀了背主之徒张武,为孙瑜将军正名,可见是个仁义之主,今奉幸得大将军饶我性命,若是再不知好歹,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奉愿归降,只是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大将军可否答应?”

    “哦?不知道承渊你有何请求?只要能够做到,我一定不遗余力。”刘和看了看丁奉,一脸郑重的说道。

    “是这样的,大将军也知道奉本属于江东孙氏,只不过因为被大将军俘虏,又感念大将军仁义,这才不得不降,然而故主犹在,奉也无颜面对,故此请求大将军允许,让末将在两年之内不要与江东作战,待得两年之后,末将的脸皮学得厚起来,再面对江东旧友之时,也没那么不好意思了。”

    “原来是这样…….”刘和听了之后故作为难的说道:“其实说句实话,我之所以如此渴求像将军这样的人才,最主要的就是看到将军擅长水军作战,从而让将军负责训练水军,不过既然将军为难,我也自然不能勉强,既如此,我将你调入辽东水军便是,从今之后,我便任命你为辽东水军副都督,楼船校尉,辅佐辽东太守兼水军都督甘宁甘兴霸做事,不知承渊你意下如何?”

    “水军副都督?楼船校尉?这,这,我不是在做梦吧?”丁奉听了刘和的话,顿时感到有些难以置信,自己在江东军中只是一个小小的军侯,就算是破格提拔,最多也就是一个军司马,能够成为都尉也就顶天了,可是现在竟然被直接授予校尉之职,而且还是水军副都督,这样的职位简直就是一步登天,就算是丁奉这些年来一直淡泊名利,现在也是悚然动容,不过他感觉这种提拔太过了,于是对着刘和感激地说道:“多谢主公厚爱,然则末将并无此才能,还请主公更遣贤能任此要职,末将只需依旧做我的军侯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却见刘和摆手说道:“承渊你这话就错了,你虽然年轻,可是能力却是有的,有的时候谦逊是一件好事,可是也不能一概而论,如果冠军侯当年不勇于承担,怎么会有大破匈奴的光辉战绩?自古英雄出少年,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的正是少年人有一股闯劲,有一股锐气,能够担当大任,别的不说,就算说之前不久饮恨去世的孙伯符,便是我极为佩服的人,承渊你也是一代英才,不当妄自菲薄,而应勇于承担重担才是。”

    “主公的话末将明白了,末将从命就是。”丁奉听了刘和所言,点了点头,满脸郑重地说道。

    “这就好,呵呵,在临去之前,我会送给你一场机缘,这一场机缘下来,不要说是一个小小的校尉,就算是一个杂号将军都会委屈你。”刘和看了看面前的丁奉,一脸神秘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