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刘备的苦恼
    裴元绍在江东大吃二喝的过了几天惬意的生活,最后被孙权恭送回庐江,临走之时孙权除了给刘和写了拜谢信和一些谢礼之外,竟然还给裴元绍准备了一份厚礼,这让裴元绍更加心花怒放,暗暗感叹自己这一趟没有白来。

    这时候的孙权却顾不上裴元绍了,因为他要忙着处理孙瑜的丧事,忙着安抚孙静的情绪,好在孙静并没有怪孙权,反而夸赞刘和是非分明,是个了不起的人。

    孙权见孙静没有怪罪,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这时候恰巧周瑜从豫章返回,与孙权秘密商议夺取荆南四郡和交州的事情。

    对于荆南四郡,尤其是对于长沙,孙权有着很不一般的感情,因为他父亲当年是长沙太守,他自由生活在那里,对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感到很熟悉,只可惜这里后来他父亲在征讨完董卓返回长沙的路上遭到了刘表的截击,无法再返回长沙,最后只能做了袁术麾下的部将,最后竟然被一个小小的黄祖给射杀。

    “唉,只可惜孩儿力量薄弱,暂时无力给父亲报仇雪恨,不过请父亲放心,这个仇孩儿是不会忘记的,当初父亲至死都没能返回长沙,现在孩儿先完成父亲的这个遗愿,夺回长沙,等到孩儿夺回荆南四郡和交州之后,就有实力向刘和小儿叫板了,那个时候孩儿联合曹操共抗刘和小儿,相信一定会杀死黄祖,为父亲你报仇!”

    孙权也是一个野心家,当然希望自己的地盘越来越大,实力越来越强,所以对于周瑜的提议那是一百个赞成,当即就同意了周瑜的计划。

    周瑜得到了孙权的赞同,心中十分的振奋,他现在也抱着与孙权同样的想法,甚至还有更深远的打算,那就是将来让孙权与刘和划江而治。两分天下,所以准备等吞并了刘备的荆南四郡和交州之后,接下来就进占蜀中,只不过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他怕孙权急躁冒进,所以并没有把自己的打算告诉孙权。

    不过周瑜知道,现在还不是进攻长沙的时机,他需要耐心的等待。因为现在的长沙可是有刘备的头号军师诸葛亮亲自坐镇,而与诸葛亮和相搭配的也是刘备帐下第一大将关羽,有这两个人在长沙,周瑜的计谋想要得逞,,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周瑜必须等到西川发生变故之后才能动手!

    现在的刘璋根本不知道刘备的阴谋,就算有人提出来要防备刘备的话,也都被刘璋当成了耳旁风,所以想要动手,需要等到刘备和刘璋反目成仇的时候。

    周瑜相信,刘璋就算再蠢,只要他的权利受到威胁,也一定会进行反击。

    不过现在的刘备却正在西川被奉为上宾,其实想想也很理解,就在历史的本来,刘备以100的魅力值就能忽悠的刘璋对他亲若兄弟,现在的刘备却是拥有117的基础魅力值,再加上天书的附加属性,魅力值达到了127,在当今时代,也就比刘和稍差一点,刘璋早就被迷惑的不知所以了,甚至有好几次都表示要把自己统治的益州让给刘备,只不过由于手下谋臣武将的强烈反对而作罢。

    然而尽管如此,刘璋也都对刘备没有任何防备之心,他把刘备接到成都,每天都是好吃好喝的招待,刘备前去葭萌关抵抗张鲁的时候,刘璋还亲自相送,并且将麾下最精锐的三万东州军交给刘备,让他们完全听从刘备的命令。

    其实早在第一次见到刘璋的时候,刘备麾下的第二号军师,也是这一次刘备征伐西蜀的谋主陈登就力劝刘备,乘机擒下刘璋,逼他交出大权。

    这个陈登的智谋可不一般,当初他做广陵太守的时候,就连孙策都在他的手底下吃了亏,而那时候的孙策可谓是连战连捷,就连曹操都畏惧,可是陈登却能让他战败,可见陈登之能。

    可是刘备以民心未附为由所拒绝,而现在刘备率军出征之际,陈登再次劝说刘备动手,刘备却再次拒绝,这并不是他真的讲仁义,而是想要彻底将这三万东州军掌握在手中,准备用恩义徐图之。

    陈登对刘备的行为只能深深感叹:“真仁义之主也。”

    却不知刘备现在也有他的苦恼。

    现在天下的形势可以说是风云变幻,然而整体上也算是明朗了,刘和占据了幽、并、冀、雍、凉五州之地和司隶校尉部的三辅、河东、河内之地,可以说是整个黄河以北地区全部归他所有,再加上除了汉中和西川之外的整个西部,治下人口五六百万,像这样的势力就算说是半壁江山也都毫不为过。

    而除了刘和之外,曹操现在拥有了豫兖青徐四州的大部分和司隶校尉部的洛阳、弘农等地,可以说是全据中原,正在虎视眈眈的瞄着袁术的淮南,一旦连淮南也都统一了,也完全有能力跟刘和相抗衡了。

    在之后就是江东孙氏,经过三代的经营,他们已经全据庐江、丹阳、吴、会稽、豫章、庐江(孙策把豫章郡分成了豫章和庐江两个郡)六个郡(这时候刘备还不知道刘和已经占领了庐江),这六个郡土地肥沃,又有长江之险,简直就是上天赐予的财富,而荆南四郡和交州虽然看起来面积很广袤,就算是比起孙权的江东也差不了太多,可是本身这些地方大都荒凉贫瘠,又有蛮族和山越人作乱,再加上这些地方在名义上属于刘表所有,自己只是暂借,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而以刘表与刘和的关系,一旦翻脸将这些地方收回去(自己当然不愿意给,可是一旦刘表和刘和联合起来用武力威慑,自己就算不给,恐怕也很难保住),自己可连个安身之地都没有了。

    也正是因为这些因素,刘备才非常迫切的需要夺取西川作为立身根本,可是现在他的实力太弱,想要夺取西川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的事,必须有充分的时间,让他笼络西川的军民,这样才有可能真正得到西川。

    然而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了,一是刘和现在已经拿下了武都,相信只要能够缓过劲来,就会进攻汉中,一旦被刘和拿下汉中,估计他攻取西川的计划就泡汤了。二来刘璋不会给他时间,刘备也明白,刘璋就算对他再好,也是有一定的限度的,一旦发现他笼络军心民心的举动威胁到其地位的时候,就会动手,之前几次说要让位给自己的话更是试探,自己要是有半点意动,估计他立刻就会命人动手拿下自己;又比如这一次出兵北据张鲁,他可是只给了自己两个月的时间。

    两个月的时间看起来不少,可是如果加上来回的时间的话,也就剩不了几天了,而这点时间根本就不够他收买民心的。

    “唉,我现在也的确是左右为难啊,到底是去汉中呢,还是直接举兵反叛呢?这可是在是苦恼啊。”刘备彷徨无计,暗暗说道。

    而就在这时,只见亲兵将领傅肜上前说道:“主公,外面有一个叫法正的年轻人求见,说是有灵丹妙药,可治主公之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