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宛城之败
    胡车儿一边嘲笑曹‘操’,一边向着曹‘操’杀过去。。。

    这时候曹‘操’却并没有逃走,而是沉声问道:“典韦在哪里?”

    “哼,典韦已经被我杀了,曹贼,你就不要再想他了。”胡车儿嘿嘿一声冷笑,随即向着曹‘操’杀了过去。

    “保护主公先走。”乐进一声大喝,纵马赶上前来,挡住胡车儿。

    曹‘操’听了胡车儿的话,顿时悲痛至极,大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然而却在侄子和儿子的拥簇下继续往外逃走。

    “曹贼,哪里走?”胡车儿见曹‘操’要逃走,顿时大喝,想要追杀,无奈乐进正缠着他,让他一时无法脱身。

    乐进的武力值本来就有84,虽然胡车儿得到册封之后涨了10点武力,可是乐进受到曹‘操’的技能加成,武力值同样涨了10点,所以现在双方的武力值几乎相当,短时间内根本难以取胜。

    不过胡车儿却有自己独特的技能“飞夺”,他在情急之下施展了技能飞夺,只是一瞬间,乐进手中的武器就被胡车儿给抢了去,没有了武器的乐进自然战力下降,再也不是胡车儿的对手,仅仅十余合,就被胡车儿刺伤多处,无奈之下只好夺路而走。

    胡车儿也不管乐进,直接向着曹‘操’的方向追了过去,追了没多久就见张秀堵住了曹‘操’前进的道路,胡车儿见状心中颇为欣喜,笑着说道:“这下子曹‘操’老贼逃不出去了吧?”

    然而没想到曹‘操’麾下的众将也都赶了过来,一拥而上对张绣发起了围攻,保护着曹‘操’离开。

    胡车儿淡淡一笑,他知道那些杂鱼根本不是张绣的对手,所以也没有担心,他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曹‘操’,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擒住曹‘操’,所以迈步追了过去。

    “曹贼休走,胡车儿来也。”胡车儿声如炸雷,在曹‘操’背后响起,直惊得曹‘操’出了一身冷汗,轻轻叹道:“真没想到我曹‘操’今日竟死于此地。”

    却见身后的侄子曹安民说道:“叔父快走,我来挡住追兵。”

    随后曹安民跨马持枪,独自挡住胡车儿,大声叫道:“久闻胡车儿武艺高强,不知可敢与我单挑决定胜负?”

    “哼,就凭你?来吧,收拾你用不了几个回合,不会妨碍追杀曹‘操’的。”

    胡车儿冷冷一笑,随即挥枪刺向曹安民。

    曹安民的武力值只有71,虽然已经很不错了,然而比胡车儿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仅仅三个回合就被胡车儿刺死。

    “安民!”听到侄儿临死时的大叫声,曹‘操’心中一紧,失声喊道。

    这时候曹‘操’已经出了寨‘门’,前面无人把守,而曹‘操’坐下马乃是大宛良马,速度很快,仅仅三个回合的时间就已经与胡车儿拉开了距离,胡车儿虽然善走,一时之间却也追不上,无奈之下他只好取出弓箭,向着曹**过去,这一次虽然不能生擒曹‘操’,杀了他也是能够接受的。

    然而胡车儿的箭法并不是很好,这一箭并没有‘射’中曹‘操’,只是将曹‘操’的战马给‘射’死了。

    不过胡车儿却并没有失望,而是冷笑着说道:“哼,没有了马,就凭你的速度还能赛过俺的两条‘腿’?”

    随后胡车儿迈开双‘腿’,向曹‘操’追了过去。

    曹‘操’见状拼命逃走,可是他又如何能够比得上胡车儿的速度?眼看就要被追上,却见一旁的闪过一人,大声喊道:“父亲,乘上我的马,快走!”

    曹‘操’一看是自己的长子曹昂,顿时说道:“昂儿,不要管我,你先走吧。”

    却见曹昂不由分说把曹‘操’扶上马背,然后狠狠‘抽’了战马一鞭子,大声说道:“天下可以没有我曹昂,却不能没有父亲,父亲,快走!”

    随后曹昂转过身来,再次向胡车儿约战。

    胡车儿自然不惧,与曹昂战不十合,一声大喝,将曹昂刺死。

    这时候张绣也赶了过来,原来围攻的众将虽多,却都不是名将,张绣施展开百鸟朝凤枪,仅仅三个回合就刺死了吕旷,五个回合刺死了吕翔,八个回合上来了个对穿,直接将钟缙钟绅兄弟一枪刺死,其余众将士见状,全都被深深的震惊,发一声喊,四散逃走。

    张绣也没有追赶,向着曹‘操’逃走的方向赶来,正好看到胡车儿刺死曹昂的一幕。

    随后二人联袂追上前去,却见前面不远处数将赶来,正是曹‘操’麾下大将曹仁、曹洪、乐进、李典、史涣、牛金等人,这些大将每一个人的武力基础武力值都在80左右,再加上曹‘操’技能的作用,每人的武力值都在90上下,他们为了保护曹‘操’而拼死作战,将张绣与胡车儿紧紧缠住。

    到了最后虽然六人全都带伤,然而伤势不算严重,而这时候曹‘操’也已经走远,张绣无奈之下只好放弃。

    不过张绣也不是一无所获,他在众将退走之际施展百鸟朝凤枪紧紧缠住曹‘操’麾下大将李典,最后将李典生擒。

    “唉,这一次没能擒住曹‘操’,只是擒住了李典和典韦,杀了几个不入流的将领,也不知道主公满不满意?”张绣的心中有些失落,带着李典返回营寨。

    在回营之后,张绣才发现他的寡婶邹氏已经被曹‘操’杀死,浑身赤,果着倒在了血泊之中。

    张秀含泪收敛邹氏的尸体,切齿说道:“曹‘操’老贼,竟然下手这样狠,连一个弱‘女’子都不放过,我张绣与你势不两立!”

    只见贾诩在一旁轻叹道:“这一切都是诩的错,诩不该把主意打到夫人的身上,结果害得夫人不仅受辱,而且身死,还请将军杀诩,为夫人偿命。”

    张绣闻言说道:“这跟先生没关系,其实我已经从她的贴身婢‘女’那里知道了,一切都是我那寡婶的自愿,她是为了给家叔报仇,而且杀死她的是曹‘操’老贼,冤有头债有主,曹贼杀了我叔父,又杀了我寡婶,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而这时候的曹‘操’在确认自己安全之后收拢军队,流泪叹息道:“真没想到今日竟遭此大败,这可是我这一生所遭遇的最大失败,不仅侄子和爱子死去,就连大将典韦也都战死。我并不为子侄痛惜,最痛惜的则是典韦。”

    于是曹‘操’下令在淯水旁祭祀,自己亲自哭祭,一时军中尽皆唏嘘。

    随后曹‘操’下令班师,注重休养生息,然后待时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