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神一般的速度
    李典没想到刘和竟然真有这样的想法,顿时大吃一惊,毕竟之前打败黄盖靠的是计谋,刘和的兵力即便是比起黄盖来还有不小的差距,更何况是城坚池深的江夏城?

    虽然江夏城的守军并不多,可是毕竟还有城墙作为依凭,一般情况下想要攻城,可是需要二比一乃至三比一的兵力才能做到,可现在己方的兵力还不如守军多,这样的攻城战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不过李典却也没有担心,他相信凭着他带来的这五千将士,可以在关键时刻将自家主公刘和给救出来。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的实在有些多虑了,因为当他率领士兵赶到西陵城下的时候,却发现刘和的攻城已经接近了尾声,只有少数的守军依然在反抗,然而很快就被屠杀殆尽,迫使那些尚在犹豫中的敌军将士无奈投降。

    “这,这,怎么可能?这简直就是神一般的速度!”李典感叹不已,同时也苦笑不已,自己本以为这一次能帮上一些忙,可是却没想到仍然只是一个看客。

    “早知道就像黄祖将军那样,慢慢的在后面跟着了,真没想到主公的白毦兵竟然有这样快的速度,这样强的战力,果然不愧为天下少有的强兵啊。”

    李典见状不禁感叹不已,自己毕竟是新来的,对自家主公的能力有些不够相信。

    不过李典也没有太过妄自菲薄,他见城内有不少敌军将士在逃走,于是率领军队从背后对其展开了追杀。

    “杀!”李典这时候也知道自己帮不了什么大忙,只是清理一些杂鱼而已,又没有什么危险,务必要竭尽全力,所以一马当先,率领麾下将士杀了过去。

    这些逃兵显然没有想到在这时候竟然还有追兵,在看到对方如同猛虎下山一般的杀了过来,尽皆丧胆,发一声喊,四散而逃。

    然而就在这其中,有一支二三百人的小队却列着规矩整齐的方阵,夹杂在逃兵之中,不紧不慢的向前逃走。

    李典也是久经战阵之人,眼光自然不差,在看到这支小队的情况后,便知道这其中应该有一个能力出众的将领。

    “对方只有这么一点人,就算是再精干又有何用?这正是我的机会。”李典当机立断,立刻下令大军对这支小队重点追杀。

    随即就见麾下将士从四面向那支小队包抄过去。

    然而那支队伍的首领也很有警觉性,一看这阵势,就知道他们被盯上了,所以立刻决定由他率领十余名亲兵断后,掩护其他将士逃离。

    “杀!”李典麾下的将士得到命令,不管小兵,全力围攻那名将领。

    第一波攻上来的只有四五十人,这让那名将领冷冷一笑,率领麾下亲兵展开了反击。

    其实那些亲兵的战力虽强,比起李典麾下的将士也只是略强一筹,然而那名将领却十分的英勇,手中长枪展开,片刻之间就杀死了十余人,让包围圈出现了一个缺口,然后那人乘机从缺口中突围。

    李典见状顿时瞳孔一缩,立刻策马赶了上去,也不答话,直接向着那名将领的咽喉刺去。

    那名将领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可是当他看到对方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顿时吃了一惊,慌忙挥枪格挡。

    只听得一道撞击声传来,那名将领顿时感到双手发麻,知道是遇上了高手,连忙沉声问道:“你是何人?竟然乘人之危,想来也不是什么好汉,有本事的先放我走,等到以后再次在战场见面,咱们各自率军公平对决一场。”

    “嘿嘿,想用这种话激我放你走?这可真是笑话,告诉你也罢,我乃大将军麾下庐江太守,平虏将军李典,我看你武艺不俗,头脑也不简单,应该也不是一般人吧?为何竟然混迹在逃兵之中?你家主上让你守在江夏,本是指望你誓死守城的,如果知道你这样狼狈逃走,估计也会失望吧。”

    李典一边出手刺死了一名试图偷袭他的敌方士兵,一边冷笑着说道。

    却见那将昂然说道:“这一次是中了你们的诡计,如果堂堂正正一战的话,我潘璋又岂会怕你?如果此战我能逃脱,将来再次战场对决,我必生擒你!”

    “你说的我相信,但是可惜你没有机会了,这一战谅你也无法逃脱。”

    李典淡淡一笑,随后加强了攻势,只见他的枪法如同暴风骤雨一般,很快就将那名敌将潘璋给包裹其中,仅仅二十余合,李典卖个破绽,一枪抽打在潘璋的背上,将潘璋抽下马背,随后就有围拢上来的将士一拥而上,将潘璋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潘将军,我说过你这一战无法逃脱,现在总信了吧?”李典今日被刘和接连刺激,突然感觉在刘和帐下想要立点功劳都那么不容易,现在总算是抓住了对方的一名将领,也算是稍稍立了一功,总算没有白跑这一趟,所以心中很是愉悦,对着潘璋说道。

    潘璋听了这话,纵然心中再是悲愤,却也不愿意说了,因为刚才两人对决,他的确是技不如人,既然不是对手,被人生擒自然也无话可说。

    “真没想到,随随便便一名普通将领,竟然也有这般武艺,刘和帐下果然是人才济济,唉,只是可惜,以后再不能为主公效劳了。”

    潘璋暗暗叹息,心中苦涩,同时也后悔实在不该为了那区区百名将士逃走而把自己搭进去。

    “那些普通军卒就算再珍贵,哪里有我的命珍贵?唉,我实在是太想出名了,太想在主公面前显露自己了,这才导致会有今日被擒之辱,如果一开始就拼命的逃走,还有谁能够阻拦我?”

    潘璋满脸的悔恨,然而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还这么年轻,一身本领也没有向世人展示,如果就这么死了,以后在历史的长河中恐怕连个浪花都卷不起来,如果那刘和能够赏识我,我也不介意会向他投降,可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主公,又有谁能够真正的赏识我,看到我的不凡之处?”

    潘璋的心中哀叹不已,默默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