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孙权的忧虑
    庐江郡,舒县城内。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刘和竟然舍了襄阳亲自来争江夏,而且还是在两天之内俘虏黄盖,杀了韩当,夺了江夏城?”

    惊闻噩耗,孙权不由得眼前一黑,差点晕倒,纵然是他少年老成,被人誉为超过其兄孙策的守成之主,可是现在却也不由得心中慌乱,面色发白。

    孙权之所以亲自来到庐江,主要的目的就是坐山观虎斗,等到曹操与张绣拼个两败俱伤之际入主南阳,其实他本来以为这一战应该是曹操惨胜之后入主南阳,却没想到曹操竟然败了,而且还败得如此之快,不过在他看来,之前南阳郡虽然在与曹操作战的过程中获胜,却也损失不小,自己只需派黄盖率领两万大军进行征讨,就一定可以轻松将南阳收入囊中,可是没想到刘和竟然连襄阳都不要了,亲自参与夺取江夏的战斗。

    更没想到的是,江夏城一共有三万多大军,竟然被刘和如此轻易攻破,两位大将一位被俘,另外一位被杀。

    “黄公覆麾下有两万大军,而且全都是丹阳精兵,再加上他善于审时度势,拥有诈降的神奇技能,一旦发现对方人多,完全就可以一次技能逆转占据,反败为胜,为何也会战败,而且败的那样惨,竟然被对方生擒了去?”

    孙权百思不得其解,喃喃的说道。

    这时却见谋士诸葛瑾上前说道:“或许黄公覆一时大意,被对方识破了破绽,又或者刘和身边有什么人能够看穿黄公覆的诈降计策,所以导致黄将军的计策没有奏效,这才导致此败。”

    孙权低头思索了片刻,然后点头说道:“子布说的很对,肯定是黄公覆大意下露出了破绽,可是刘和这厮的举动实在有些奇怪,他现在这么一离开,襄阳不是重新陷入空虚吗?刘和难道宁可放弃襄阳不要,也要跑商数百里地,夺取区区一个江夏吗?”

    “主公,此事其实想想也能理解,毕竟对于刘和来说,南阳才是根本重地,所以他宁可舍弃襄阳也要保住南阳,而想要保住南阳必须打败公覆将军的大军,而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甚至采取以攻代守的手段,攻破江夏。”

    诸葛瑾轻叹了一声,缓缓说道:“主公是个仁德之人,根本就想不到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等狠毒之人,为了保住一个南阳,竟然连襄阳都不顾了,襄阳的军民可是刚刚投降于他。”

    “这么说来,刘和真要舍弃襄阳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孙权默默思考了片刻,然后说道:“一旦刘和舍弃襄阳,恐怕襄阳真的会落入刘备的手中了,这样一来刘备不仅夺得荆南三郡,更是夺得了整个南郡,而刘和也分得了江夏,我在整个荆州仅仅得到了一个长沙郡,这样一来刘备实力大增,是我军极大的一个威胁,威胁程度甚至比刘和要大得多,我们现在不要说是江夏,就算庐江都不要,也不能放任刘备如此成长。”

    只见诸葛瑾说道:“主公,虽然这样说,然而刘和的威胁其实是更大的,因为他现在占据了江夏,随时可以威胁我们的长沙和江东之地,如果再让他占领了庐江,接下来只要渡江成功,我们将会全面受到他的威胁之下,所以下官认为,如非必要,我们还是不能与刘备翻脸。”

    孙全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然而刘备现在过于强大,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这时只见吕蒙上前说道:“其实此事也好办,末将听说因为刘和派人图谋蜀中,现在刘备与诸葛亮已经返回成都,现在的荆州仍然是关羽做主,主公只需笼络住关羽,就能保证我们的安全,伯符将军不是有一个女儿吗?末将听说关羽也有一个儿子叫做关兴,可以派人前往江陵与他们说个媒,一旦同意了,关羽便与伯符将军是亲家,主公与关羽也沾上了亲,这样的话,我们真正的成为了一家人,相信关羽再也不会成为我们的威胁了。”

    吕蒙本以为孙权会同意,然而却见孙权哼道:“兄长把江东交给我来掌管,我就要靠自己的能力来守护这里,怎能利用兄长的女儿呢?这样让我在九泉之下如何面对兄长?此事万万不妥!”

    吕蒙听了孙权的话,顿时一愣,不知道这样的好事孙权为何会拒绝,毕竟关羽也算是当世英雄,正所谓虎父无犬子,嫁给关羽之子也不算是辱没孙策的这个女儿。

    然而一旁的张昭却是暗暗冷笑吕蒙胸无点墨,不识时务,现在掌控江东的可是孙权,他怎么可能会同意让孙策的女儿跟关羽联姻呢?因为关羽万一利用亲戚关系扶植孙策之子孙绍,岂不是给自己带来天大的麻烦?

    不过对于这一点,张昭当然不会说出去,他考虑了片刻然后说道:“主公体念伯符将军故去,不忍其女小小年纪就成为利益交换的工具,这也是一番仁义之心,昭这里有一个主意,不知可行否?主公之堂兄孙瑜恰好前不久战死沙场,留下幼女无人照顾,主公可收之为女,然后许以关羽之子,看其态度如何,如果关羽接纳,那我们自然皆大欢喜,共抗刘和,而如果关羽拒绝,那也只有另想办法了。”

    “如今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孙权想了想,便对诸葛瑾说道:“子瑜,此事就劳烦你往江陵走一趟了。”

    诸葛瑾连忙恭身领命,收拾了一番,带着两个书童,然后就通过水路前往江陵而去。

    在诸葛瑾离去之后,张昭又对孙权说道:“主公,我们可不能完全把希望寄托在诸葛瑾身上,一定要随时做好对付刘备的准备,这人为人狡诈虚伪,跟刘和没有什么分别,我们可不能对他掉以轻心,就算这一次合作击退了刘和,以后也一定要小心他。”

    “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不过目前我们最应该做的,还是要防备刘和,我相信此人一定会在短期内向我们庐江发起进攻,万一此人率军兵临城下,而我们还没有做好任何准备,事情可就惨了。”孙权一脸担忧的看着张昭,缓缓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