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果真是放回来的?
    黄盖在历尽辛苦之后终于来到了江对面的秣陵,随后一路打听着来到了孙权的军营。

    “站住,干什么的?”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黄盖来到军营外,本来想着昂然走进去,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却被守卫营寨的两个愣头青给拦住了。

    这两个愣头青黄盖也熟悉,曾经还是他的部下,可是现在竟然不认识他了。

    这其实不能怨两个愣头青,主要是怨黄盖,因为现在的黄盖实在是没有形象,整个人狼狈不堪,看起来竟然像是一个糟老头。

    黄盖也清楚自己现在的样子,所以并没有动怒,而是轻轻叹息着说道:“刘凡、杨伍,你们不认识我了?我是黄将军啊。”

    “啊?什么?黄将军?”刘凡和杨伍一听这声音如此熟悉,走到黄盖面前仔细观察了一阵,然后说道:“果真是黄老将军,你,你竟然回来了,哈哈,这可真是太好了,主公要知道你回来的消息,一定会高兴坏的。老将军你且稍等,小的这就去禀报主公。”

    刘凡和杨伍经过商量,由刘凡前去向孙权通报黄盖回来的消息,而杨伍则陪着黄盖说话,并且给黄盖打来了水,让黄盖喝口水,并且洗洗脸,一会好见他们的主公孙权。

    黄盖刚刚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就见营内一阵喧闹,随即黄盖见孙权率领着众文武前来迎接了。

    “主公……”黄盖心中一热,连忙抢上前去,对着孙权拜道:“本以为盖这一生恐怕再也难以见到主公,天幸今日教盖再见主公一面,盖虽死何憾?”

    孙权也是满脸激动,轻轻将黄盖扶起来,温和的说道:“黄老将军现在应该比较累了吧?走走,先到我账内休息休息,我要军置办酒席,为老将压惊。”

    孙权亲自扶着黄盖来到自己账内,命人做菜,摆上美酒,亲自给黄盖倒了一觞,然后说道:“权当日听到黄老将军被擒的消息,心中实在不是滋味,那叫一个寝不安席,食不甘味,老将军一开始跟着先父,后来跟着兄长,再到后来辅佐权,乃是名副其实的三朝元老,当时听说老将军被擒,恨不能以身代替。好在黄老将军福大命大,竟然能够从刘和的营中逃出来,估计这等传奇一般的经历足以写成故事,被人传颂。来来,老将军先饮下此酒,以表权的敬重之意。”

    黄盖结果孙权递过来的那觞酒,一饮而尽,随后苦笑着摇头说道:“有一事主公可是猜错了,这一回并非是盖凭着自己的能力逃出来的,实在是盖被大将军刘公给放回来的。”

    “啊?什么?放回来?老将军就不要开玩笑了,这个刘和我可是知道,满脑子都是搜罗天下名将,宁死都不会松手,看到像老将军这样的人才,哪里舍得放手?权料想老将军一定是不想透露从刘和营中逃出来的细节,所以才这样说,不过我却是理解这一点,毕竟还能想象出来,这里面一定会受尽屈辱,难以对人诉说,所以才宁可说是被刘和送回来,也不愿你说是自己逃回来的,权说的是不是?”

    孙权一脸“我懂”的神情,含笑看着黄盖。

    然而没想到黄盖摇头说道:“并非如此,主公,方才盖说得是实话,的确是那刘和将末将放回来的,那刘和还让末将给主公送来一封书信,希望能够与主公议和,双方共同对付刘备,将来平分荆州,除此之外,他还提出将将荆南三郡和交州许给主公,刘和还答应向朝廷上书,拜主公为后将军、扬州牧,封吴侯……”

    黄盖说完之后,递给孙权一封书信。

    孙权接过书信,默默的看完之后,然后又对黄盖说道:“老将军,你果真是放回来的?”

    黄盖一听这话,顿时感到有些诧异,然而还是开口说道:“末将的确是放回来的,刚才不是已经向主公说了吗?不知道主公为何再问一遍?”

    “没什么?只是随口问一问”,孙权笑了笑,随后说道:“这还多亏了黄老将军被放回来,我才能够腾出手来对付刘备这厮,黄老将军一路辛苦了,吃完饭早点休息吧,权这里还有点事,就不奉陪了。”

    孙权含笑走出营帐,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暗暗想道:“刘和这小子为何要把黄盖给放回来?难道仅仅是市恩卖好?这也没有必要吧?现在他手下可是兵多将广,何必怕我?哪怕就算是隔着一条大江,他的水军不行,也没有必要这样,毕竟我军的陆战与他相差实在太大,嗯,莫非是刘和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兵力,他只是靠着虚张声势拿下来江夏和庐江?”

    孙权想到这里,连忙又返回,却没想到差一点撞上因为心中纳闷儿匆匆结束酒食,准备回去休息的黄盖。

    “主公的事情办完了?”黄盖的脸上带着恭敬,对孙权拱手问道。

    却见孙权说道:“公覆,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想要请教请教你,你可知道刘和这一次攻打江夏和庐江,一共带了多少人马?”

    只见黄盖的脸上现出尴尬之色,摇头叹息道:“不瞒主公,据末将所知,其实刘和一共只有两万人,而且其他的那一万人都在后面,刘和率领攻城的将士,从始至终只有一万人,当初他虚张声势,制造出了三四万人的假象,盖自以为不敌,故此施展了诈降之计,想要以此击败刘和,却没想到不知为何竟被他识破,一上来就出手将末将生擒,这才导致此败,之后刘和率军追杀,来到江夏城,这时候早已吓破胆的守军根本不敢再抵抗,这才让他轻松破城,再之后,不明虚实的主公以为他的兵力很多,竟然让出了庐江,还白白牺牲了一个吕蒙,对了,那吕蒙现在已经投降给刘和,颇受重用……”

    “噗……”孙权一听这话,脸色发白,一会又变红,一会又变白,如此反复好几次,急怒攻心之下实在忍不住竟然喷出一口鲜血。

    “刘和小儿,果真是卑鄙无耻,竟然如此欺骗于我!”孙权不由得破口大骂,那份形象与平常判若两人,令人忍不住惊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