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骄狂的关羽
    “主公,主公,你没事吧?快传军医。”看到孙权吐血,黄盖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扶住孙权,并且名人来请军医。

    这时候孙权却挥手制止道:“不必了,公覆,我方才只是激怒攻心而已,唉,真没想到竟然上了刘和这厮的当,白白错失了一次削弱刘和的机会,如果提前知道对方虚实的话,这一次我一定率军攻占南阳,从而席卷整个荆州。”

    黄盖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说道:“主公,虽然这一次我们确实败得冤枉,然而有一点盖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不过如果不说确实有点不吐不快,我们虽然人数比刘和多了一倍有余,想要拿下南阳恐怕也不容易,先不考虑南阳随时有关中的援军,就算我们真的占领了南阳,对于我军也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好处,到时候曹操一定会倾尽全力与我们争夺,到了那时,我们就算能够得胜,也一定会错失夺取南郡的大好时机,从而被刘备浑水摸鱼,得到大量好处,而这样的话,我们依然难保南阳。”

    看着孙权若有所思的样子,黄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更何况南阳虽大,离我们的地盘却比较远,很难与我们的力量连在一起,反而害得我们陷入四处挨打的境地,所以,末将认为,我们现在最该做的,应该不是计较之前丢失江夏和庐江的事情,而应该想办法争夺南郡、荆南三郡和交州,只要夺取了这些地方,我们就能让国力扩充一倍,真正的能够与刘和相抗衡,到了那时,我们不管是吞并西川刘备的力量,还是从刘和手中重新夺回庐江与江夏,都不是什么难事。”

    孙权闻言点了点头,黄盖所说的正是他想的,然而他心中却仍然有点不舒服,因为黄盖在刘和军中被囚十数日,竟然没有半点怨言,而且现在还劝自己对付刘备,是不是对自己不够忠诚了,或者是心向刘和?

    当然,虽然心中有些猜测,孙权在表面上却并不显出来,只是命人暗中监视黄盖。

    对于这一点,虽然黄盖短时间内觉察不出来,可是时间一长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后来找了个机会与麾下亲兵合作,将监视者堵住擒下,经过一番询问,这才知道是孙权派人监视他。

    黄盖虽然对自己的忠诚完全自信,认为自己绝不会做出对孙权不利的事情,然而在听说这事之后心中仍然有些不舒服。

    不过黄盖毕竟没有说出去,而是不动声色的把这几人给放了,然后让他们继续监视。

    而与此同时,荆襄地区又重新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这主要是关羽在那里取得了一系列辉煌的“胜利。”

    大汉建安五年春二月,关羽率五万大军从江陵出发,连克数县,短短半月之内来到襄阳城下,对襄阳城展开了猛烈进攻,仅仅三天之后,襄阳城守将文聘率众突围,逃向了樊城,关羽轻取襄阳,获得数千降兵,城内百姓听说是关羽入城,牛酒壶浆相迎。

    与此同时,南阳境内的一些盗匪也纷纷响应,邓县令侯因、新野令胡方、蔡阳令傅方、禳县令孙郎等人尽皆响应关羽,率军作乱,攻打州郡,并且派暗中联系关羽,愿意归降。

    关羽闻听消息非常得意,对他们的使者热情接待,并且自作主张,任命他们为中郎将。

    关羽的义子关平在听说消息之后连忙劝说道:“父亲,儿听说你为了笼络南阳的那些叛军,不经过主公同意就任命他们为中郎将,虽然事急从权,可是也应该派人向主公报备一下,或者提前给主公打一声招呼啊。”

    却见关羽笑道:“你这小子懂得什么?你哪里知道我和大哥的感情?我们两个和你三叔义结金兰,情同兄弟,不要说是安排几个小小的中郎将,就算是安排几个将军都没问题,更何况我这也是为了他的大业着想,这些道理他一定会明白的。”

    “不要说是结义兄弟,就算是亲兄弟,彼此之间也会为了争权夺利而自相残杀的……”对于这一点关平也只是想想而已,绝不敢说出来的,否则即便关羽对他一向不错,也少不了一顿拳脚。

    而就在这时,只见亲兵禀报,说是孙权派遣使者诸葛瑾前来拜访。

    关羽听了之后,轻轻哼道:“本来碧眼小儿的使者我是不见的,不过既然是孔明先生的兄长来了,那就破例见他一面吧。”

    诸葛瑾本来是到江陵见关羽的,可是等他到了江陵的时候,却听说关羽到了襄阳,他又赶忙跑到襄阳。

    听说关羽要见他,诸葛瑾连忙走进去,对着关羽笑道:“君侯,我这里有一桩喜事,想要说与君侯。”

    “哦?不知喜从何来?”关羽抚须问道。

    “呵呵,是这样的,我家主公闻听君侯膝下有一子,名叫关兴,虽然年少,却是聪明伶俐,英雄少年,所以欲将女儿许给少将军为妻,自此之后我家主公与君侯结为姻亲,永为秦晋之好,这岂不是一桩喜事?”诸葛瑾听了关羽所问,连忙笑着说道。

    关羽则是问道:“孙权那小子不是才只有不到二十岁吗?我之前可没有听说他有什么女儿,莫非是要让关某等他算生不成?”

    “这,这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之前我家主公的堂兄孙瑜将军为国战死,主公心中悲痛之下,将其女收为女儿,视若己出,后来听闻少将军之事,便有此想法,把这个女儿许给少将军……”

    关羽一听这话,顿时勃然大怒,冷笑着说道:“哼,不要说是孙瑜那小子,就算是孙策那小子的女儿,甚至就算是孙权小子的亲生女儿又如何?我儿乃是虎子,岂能娶犬女?如果你今日来只为此事,那就不必再谈了,速速退下吧。”

    “君侯,君侯你可要三思啊,此事对你我两家全都有利,绝对是一件好事啊。”诸葛瑾见关羽拒绝,连忙苦劝不已,然而关羽却根本不再听,竟然拂袖而去,再加上关羽麾下军士对诸葛瑾“驱赶”,这让诸葛瑾长叹一声,只能无奈返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