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又是偷袭?
    ;“哼!像孙权这小子,竟然还想着把一个干女儿嫁给我儿,也不好好掂量掂量自己,这世上怎会有这种不自量力的家伙?”关羽在诸葛瑾离开之后,忍不住出言嘲弄。

    关羽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非常大,故意让诸葛瑾听到。

    诸葛瑾闻言却是暗暗叹息:“关将军,二弟,我也只能帮你们帮到现在了,既然关将军如此不给我家主公面子,接下来也只能接受我家主公的报复了。”

    诸葛瑾暗暗叹息着前往庐江,却在途中听说孙权已经放弃庐江前往秣陵的消息,只好折身再往秣陵。

    在见到孙权之后,诸葛瑾将关羽的话一五一十的向孙权说了一遍,只听得孙权勃然大怒,拍案骂道:“这该死的东西,竟然如此不识好歹,你以为我当真怕你不成?”

    于是传令下去,命周瑜暗暗准备偷袭江陵的事宜。

    这时候周瑜却向孙权推荐了一个少年,这个少年名叫陆逊,是前庐江太守陆康的族孙,今年只有十七岁,然而一身才智丝即便是比他都差不了多少。

    孙权对于周瑜倒是表示充分的信任,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周瑜的请求,接见了陆逊,经过一番谈话之后,也对陆逊的才华大为赞赏,当即任命他为校尉,并且鼓励他什么都不用怕,只管放手去干。

    陆逊自然对孙权感激不已,向他躬身行礼,然后离去。

    随后不久,在周瑜营中传来一则消息,由于周瑜旧伤复发,暂时无法处理军务,故此周瑜向孙权推荐,由十七岁的陆逊担任长沙太守,总督各路军马。

    消息传来之后,关羽哈哈大笑:“我本来最担心周瑜小儿,现在周瑜受伤,而推荐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做长沙太守,实在是天助我也,这样一来我就可以从长沙抽调更多的兵力来攻取樊城了。”

    自从占据了襄阳之后,关羽曾经率军多次猛攻樊城,然而没想到却遭到了对方顽强的抵抗,关羽猛攻半个月,却依然无法攻下樊城。

    而与此同时,在南阳郡响应他的那些“义军”也先后失败,首领们纷纷被杀,这让关羽的心中更为烦躁。

    恰恰在这时,传来了周瑜旧伤复发、任命陆逊为长沙太守的消息,关羽如何不高兴?

    数日之后,陆逊便走马上任,而且立刻给关羽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书信,陆逊在信中对关羽表达了极高的崇敬之意,并且希望能够跟关羽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刘和。

    关羽见信十分得意,把这封信遍传军中,随后下令,从江陵和武陵抽调三万兵力,前来返程前线。

    “啊?什么?要从武陵抽调一万人?这,这,武陵一共才只有一万二千人,如果被抽调一万人,以后该如何抵御外敌入侵?不要说别的,万一孙权突然率兵偷袭,我们岂不是只能束手就擒了?”

    新任的武陵太守孟达闻听消息,顿时吃惊地说道。

    这时候却见武陵五蛮溪首领沙摩柯大声说道:“既然是君侯要我等调兵,自然是攻打樊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这时候如果我们不全力支援的话,如何对得起在前线作战的将士?更何况现在正值多事之秋,也是我等立功之时,如何能够退缩?如果孟太守不想去的话,某自提本族壮士前去支援,不过以后关将军追究起你的责任来,我看你如何承受他的怒火?”

    说完之后,沙摩柯自顾自的出帐,调兵遣将去了。

    “我也没说不去啊,只是担心而已。”孟达苦笑一声,随即下令调遣兵将,以沙摩柯为主将,率军一万渡过江水前往樊城。

    “只是可惜一个月前陈元龙因病辞世,否则的话一定可以劝阻关将军的疯狂举动。”孟达轻轻叹息道。

    然而孟达没有想到,他的这一句叹息也被传到关羽的耳朵里,在听说孟达竟敢这样说,关羽顿时大怒道:“这厮竟敢如此轻慢于吾,等到破了樊城,定要他好看。”

    关于平生最痛恨轻易变节之人,很是看不起孟达这样的人物,现在孟达又敢说他坏话,这自然让他恼怒不已。

    守卫江陵的是刘备的二舅哥糜芳,然而关羽也没有客气,不仅下令将将领的两万将士悉数征调到樊城,更是催促糜芳将将领的粮草一并运到樊城,以解决他军中粮草不足的问题。

    对此糜芳自然也有怨言,再加上糜芳自恃是刘备的二舅哥,根本不怎么畏惧关羽,所以说话连遮掩都没有。

    消息传到关羽的耳中,关羽自然也是气得暴跳如雷,恨恨说道:“如果胆敢误了粮草押韵的期限,就算你是大哥的二舅哥,我也照样军法从事!”

    这时候军中的谋士王甫说道:“君侯,此次周瑜病的诡异,我们须要防备对方的阴谋,所以,其实甫也不建议把江陵和武陵的兵马全都抽调过来。还有,糜芳毕竟是主公妻兄,又掌握着南郡的兵马钱粮调动,主公不宜与其闹得不愉快”

    “这些国山你就不必担心了”,关羽打断王甫的话,笑着说道:“现在孙权正与刘和战的不可开交,不久之前连续丢了江夏和庐江,连韩当都被斩了,黄盖也被擒了,这样的奇耻大辱他如何能够忍受?所以接下来他一定会再度调集大军,与刘和争夺庐江和江夏,而这正是我们的机会,只要拿下南郡之后就立刻挥师北上,占领南阳,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许都,迎立天子,这样的话,汉室复兴有望,大哥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至于糜芳,他可是大哥的妻兄,自然要权力守住大哥的领土,就算肯投降孙权,你觉得孙权会接受他的投降吗?所以,他就算是受些屈辱,也只能忍着,况且我现在对这样对他们也是为了抓住机遇,夺取胜利,一旦得胜之后,再给他们一些好处也就是了。”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见关平闯入帐中,跌跌撞撞的拜倒在关羽面前,大声说道:“父亲,大事不好了,据探子回报,孙权军中新任长沙太守陆逊联合南郡太守周瑜突然率军偷袭我军武陵、江陵二郡,武陵太守孟达与江陵令糜芳率众投敌,现在二郡尽皆落入贼手,将士们听说消息,心中惶惶,已经有不少将士逃走了”

    “什么?又是偷袭?好可恨!”关羽闻言顿时大怒,可是这时候却也不得不下令撤军,以便集结军力,从陆逊的手中夺回武陵和江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