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曹操的清洗运动
    对于刘和的到来,百姓们从骨子里表示欢迎,将刘和与曹操的作为进行对比,把刘和都捧到了天上,而曹操则被碾到了尘土之中,从这个人悖逆朝廷、贪花好色、出身阉宦、为人狡诈等多方面进行猛烈的抨击。

    对于这些,刘和也只是听听而已,并没有怎么较真,这时候他突然在人群中遇到一位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子,正在对着他含笑点头。

    紧接下来,那个女子走上前来,对着刘和敛衽行礼道:“妾身徐杨氏见过大将军,小儿徐庶在大将军帐下一直得到提携照顾,妾身无以为报,只能说一声感谢。”

    “夫人免礼,这些日子一个人在颍川,过得可还好?”刘和连忙还礼,然后笑着问道。

    “还好,呵呵,这些年每到清明,总是有人在我旧宅那里徘徊,虽然不说,妾身也知道那一定是曹操的人,正在寻找妾身,然后以妾身要挟小儿投奔曹操,只是那些人根本不知道,妾身蒙大将军施以仙术,早已回到年轻时的模样,就算在那些人的面前走过,他们也都不认识,所以,这些年妾身倒是没什么,只是苦了这些到处寻我的孩子们了……”

    “哈哈,夫人说话倒是幽默风趣”,刘和赞扬了徐庶之母一句,随即正色说道:“不过说句实话,这也是和的过失,竟然没有想到曹操还在惦记着要对付夫人,幸亏夫人无恙,否则的话和以后该如何向元直交待?如今我长安已重现昔日繁华,不如我派人护送夫人到长安,相信到了那里,夫人的安全能够得到绝对的保障。”

    “这倒是不必了,颍川是妾身故土,妾身并不愿迁往他处,更何况妾身相信,自这一役之后,颍川将会重新归到大将军治下,到了那时,颍川将会同长安一样安全,所以去不去长安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了。”徐庶的母亲推辞着说道。

    刘和则是赞叹不已:“夫人不愧能够教导出元直这样的人才,仅仅这份才智,就让许多须眉男子都自愧不如。”

    随后刘和下令厚赏徐庶之母,然而却被徐庶之母坚决拒绝,刘和无奈,只能罢了,放任这位聪明而又坚持操守的伟大母亲离去。

    在收复了颍川之后,刘和安民已毕,立刻率军向着许都而去。

    这时候消息自然已经传到了许都,城内忠于曹操的官员和将士全都恐慌不已,而那些心向汉室的官员、将士和百姓们则都心中振奋,他们相信经此一役,汉贼曹操只能束手就擒,汉室复兴有望。

    这时候的曹操虽然在表面上不当做一回事,可是心中也是忧虑,因为刘和所带来的影响和震撼实在太大了,刘和在颍川受到夹道欢迎的场面他也听说了,他真没想到自己呕心沥血在颍川进行治理,而且还极力拉拢颍川的大族,最终却仍然敌不过刘和当初在那里屯驻的几个月。

    这时候有人向曹操建议,乘着刘和立足未稳之际发动偷袭,然而却被曹操否决了,只见曹操说道:“刘和小儿一向诡计多端,而且为人又无比谨慎,肯定会对我们的进攻有所防备,所以我们与其徒然损兵折将,还不如坚守城池,以静观其变,等到对方师疲退兵,就是我们的胜利。”

    曹操的意见得到了众谋士的一致赞成,只有荀彧一句话不说。

    曹操对此很是奇怪,连问荀彧有什么意见。

    只见荀彧叹道:“彧只是在想,如果当初主公不那么冲动,杀死董贵妃和刘太尉,就不会让刘和找到借口,这时候我们或许有机会乘着孙权与刘备争战之机夺取江东,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们只能想办法解决当前的危机,其实以彧之见,主公应当上书向朝廷请罪,并且乞求自降职位,之后再许诺给刘和一定的好处,或许可以避免这一战,主公也能得到休养生息的机会。”

    “哼!我曹操是何等样人?如何能够向刘和小儿妥协?”曹操一听这话,就知道是荀彧要他委曲求全,向刘和求和,任凭刘和开出各种条件,以求得暂时的和平。

    可是曹操知道,现在的形势就像是历史上战国时期的秦国与东方六国的关系,秦国最为强大,东方六国比较弱小,为了能够苟延残喘,许多效果不惜割地以求和,结果导致秦国越来越强大,他们的力量越来越难以对抗,结果硬生生被秦国全部灭掉。

    现在的刘和就相当于是那时候的秦国,荀彧所提出的承诺给予一定的好处也就是割地求和,曹操可不愿步东方六国的后尘,所以坚决的拒绝了。

    与此同时,曹操心中暗暗想道:“荀文若平日里一向帮我积极出主意,不管对手多么强大,也从来没有说过埋怨的话,可是今日的表现却有些不一样啊,看起来是在为我考虑,可实际上有些消极,想要削弱我的力量,他的侄子现在在刘和手中,他颍川的老家也在刘和治下,所谓的荀氏八龙除了他自己之外都在刘和帐下效力,这样说来,他竟然是有了二心了?”

    从此之后曹操对荀彧产生了疑忌,之后任命戏志才为尚书令,而让荀彧做了太尉,虽然在名义上地位提高了,可实际上却是明升暗降,剥夺了荀彧的实权。

    随后不久,奉曹操之命检查来往信件的王朗向他禀报,说是崔琰在给其家人的信中说了一句话:“时乎时乎,会当有变时。”

    曹操听了这话,心中大怒,认为这是崔琰在说许都的局势要变了,暗暗讽刺他要灭亡,于是下令将崔琰施以髡刑,罚作奴隶,之后又派人暗中查探崔琰的境况,却听说崔琰家中宾客如云,接待宾客时胡须卷曲,双目直视,脸上有不平之色,最后大怒道:“看来崔琰是一定要让我施以刀锯才罢手?”

    随后曹操下令杀了崔琰。

    而崔琰时候,曹操的谋士毛玠为之不平,有一天毛玠见到一名受罚黥面的犯人,叹息道:“这就是天气干旱不下雨的原因。”

    曹操闻言大怒,命人杀了毛玠。

    名士孔融见曹操滥杀无辜,上书指责,希望曹操能够团结志士,共抗刘和,把矛头一致对外,然而也被曹操杀死。

    曹操祭起了凶残的屠刀,对反对他的官员展开了又一轮的清洗,一时之间许都城内众官员人人自危,噤若寒蝉,再也没有谁敢反对,曹操得以集中全力处理军政,下令全军将士严阵以待,绝不给刘和以任何可乘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