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 围点打援
    之前曹操下令杀死数名官员,一方面是震慑那些心怀不轨的官员,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统一思想,在这时候他不希望麾下官员与他的思想不一致,以免影响与刘和作战的大局。

    直到这时候,曹操才深切的体会到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弊端,他之前靠着这个战略将天子挟持到了自己的手中,的的确确是获得了莫大的好处,最起码他可以名正言顺的将自己麾下的文武官员任命为朝廷官员,虽然实际上的待遇比起其它军阀差不多,甚至比起一些军阀、比如刘和麾下的官员待遇还要差,但这却是朝廷正式任命的官员,在形式上绝对是不一样的,位列卿相,这样的事情就算说出来也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麾下聚集了许多士绅名流,麾下人才不一定有才能,但是在朝野的影响力绝对都非常大。

    可是另外的问题也出现了,这些人的忠诚度实在堪忧,曹操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是效忠朝廷还是效忠于他,所以让曹操的心弦一直都绷得很紧,对许多官员都存在这疑忌的心思,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对那些敢于反叛自己的人下手狠辣,绝不留情,不管是知交故旧还是心腹部下,比如之前的许攸,比如不久之前的崔琰和毛玠等人。

    从这一点来说,曹操仅仅对荀彧明升暗降,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虽然看起来比较残忍,然而曹操这几次的出手确实起到了奇效,在他的高压之下,朝忠在没有任何人胆敢提出议和或者投降的建议,一切唯曹操的马首是瞻,朝政的效率前所未有的高效。

    而那些武将们也全都换成了曹操的心腹,这些人率领军队日夜操练,高度戒备,按照曹操的命令在城外挖下了数十道壕沟,筑造了数十座土山,拼命的制造防守器械,随时等待着在刘和大军攻城的时候与他们拼命。

    然而令他们想不到的是,刘和竟然并没有对许都城发动进攻,而是率领大军对许都城团团围困,在城外扎起了数十座营寨,每到夜间,城寨内的点点灯火总是让城内的守将们感到一阵阵的苦涩无力。

    对方不发动进攻,反而在城外扎营,这比进攻还更加威慑人,就像是一只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巨兽,如果真的展开攻击,他们的心中反倒平静下来了,反正也就是反击,这又有什么?可是现在不进攻,他们就算是想要反击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击。

    看到城外刘和大军的这一幕,连曹操都感到有些头皮发麻,因为连他都想不出来应对的策略,刘和的这一做法实在是太狡猾了。

    虽然之前说过随着天长日久,对方的军心士气会逐渐消退,可是那是在对方攻城受挫的情况下,而现在的问题却是,对方根本就没有攻城,自然不会存在受挫的情况,而己方却完全会因为粮草一天天的减少而导致士气下滑。

    更加令人苦笑不已的事情是,随着对方把许都城如铁桶一般的围困起来,各地的粮草再也运不进来了,那一车车能够救命的粮草或者是被刘和派人烧掉,或者是被刘和给强行没收了,总之一个月过去了,竟然没有一粒粮食进入许都城!

    “刘和小儿的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这样一来再过半年之后,这仗根本就不用再打了,我们全城的军民就算是饿都能饿死。”想到刘和采取的这种无赖打法,曹操不由得咬牙切齿。

    这时候只见曹洪笑道:“这一点主公其实并不用担心,因为我们在消耗粮草,对方也在消耗粮草,而且因为他的大军在城外,粮草的消耗速度比我们还快,洪相信对方绝对支撑不了太多的时间。”

    却见曹操哼道:“如果真像你想像的那样简单就好了,你墨菲不知道这刘和现在占据了多么广袤的地方?别的不说,仅仅关中地区就是天下少有的大粮仓,刘和可以从那里源源不断的运来粮草,而我们呢?我们的粮草是有限的,吃一点就少一点,如果真和他们硬耗下去,你说到最后吃亏的是谁?”

    “额,主公说的好像也有道理,那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率军出去把刘和的大营给烧了吧?”曹洪了擦了擦汗,无奈的摇头说道。

    这时候却见小将曹真说道:“叔父,子廉叔父说的未尝没有道理,我们总不能一直就这样被动下去吧?与其如此,不如我们给他来一次偷袭,反正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我就不信刘和能够算到我们会劫营,其实我们不需要大胜,只需要一场小胜便可,只要鼓舞我军士气,就意味着敌军的士气开始低落,另外,我们可以乘着此战试探一下敌军的虚实,说句实话,小侄一直不相信这一次刘和征调了二十万大军围困许都城,毕竟现在刘和这厮在明面上还是以仁政的姿态治民的,这就意味着他治下军民的比例不会太高,再加上他要分兵把守庐江、江夏、汉中、襄阳和北疆等地,再加上进攻东郡、洛阳和弘农的将士,侄儿料想他进攻许都的人数最多不会超过十万,二十万大军分散到几十个营寨之中,每个营寨能有多少人?我就不信他会猜出来我们何时会劫营,劫他的哪个营寨?”

    “依真儿你的意思,我们难不成真的要去劫营?”曹操听了曹真的话,随口反问了一句,然后对着众文武说道:“诸位也一起议一议,我们到底该不该去劫营?”

    这时只见司马懿说道:“依下官之见,我们现在与其坐以待毙,还真不如前去试探一下虚实,懿也认为,刘和决不会猜出我们行动的目标到底是哪里,而只要他猜不出来我们行动的方向,我们就已经算是赢了。”

    “哦?这么说来仲达是同意了?”看到司马懿如此旗帜鲜明的表态,刘和点头说道:“其实我也认为去我们该这么做,只不过到底该谁去劫营,此事还有待商议。”

    “没什么可商议的,我觉得子丹将军绝对能够胜任。”司马懿看了看曹真,正色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