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郁闷的周仓
    对于曹真的死,曹操丝毫不知,不过直到第二天一早,曹真的部队竟然没有一人返回,这让他感到十分的震惊,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时候曹操麾下另外一名年轻的小将曹休上前说道:“叔父,昨夜子丹兄率军偷袭刘和的营寨,竟然无一生还,这事透着古怪,侄儿想在今夜再度率军闯进子丹兄闯入的那处营寨,对昨晚发生的事情探个究竟,顺便打探一下子丹兄的消息,如果他是被擒的话,侄儿顺便将他一起带回来,其实有的时候怕就怕子丹兄遭遇什么不测…….”

    “文烈你就别再说了,我相信子丹现在只是被困,刘和小儿一向惜才如命,相信一定是将子丹给关起来了。好,既然你想去探查一番,那我便答应你,今夜你也带五千兵到同样的营寨中闯一闯,我就不信刘和小儿能够算到我嫩会在连续两天对同一座营寨进行偷袭!”曹操心中也很担心曹真的安危,这可是曹氏家族下一代之中比较杰出的军事将领,如果有什么闪失那可实在令人太遗憾了。

    曹操相信就算再神机妙算的谋士,也绝不会想到己方会在第二天对同一座营寨发动偷袭,所以他认为这一次曹休一旦去袭营,一定可以大胜而回,不仅振作士气,更能乘机救回曹真。

    然而有一点曹操没有想到,那就是刘和营中有一个贾诩拥有强大的“反计”技能,此技能不仅能够看破他的阴谋,还能将计就计制订新的计策,而只要是贾诩据此制定的计策,凡是智力低于他的一律无法看破,就连他营中智力最高的司马懿、戏志才个荀彧等人都绝对无法看破。

    而在这一点的忽视,导致了曹操再次遭到严重的损失。

    当天晚上曹休率军来到周仓营外,按照几乎和昨天曹真偷袭之时完全相同的计划对周仓的营寨发起偷袭。

    虽然提前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图谋,而且刘和也采取了和昨天完全相同的应对手段,还有不少将士羡慕周仓能够再度立下大功,然而周仓的心中却是十分的郁闷。

    “他奶奶的,昨天那个曹真来了也就来了,毕竟是无知者无畏,可是今天晚上竟然再来一个,一个人看不起我倒也罢了,竟然接二连三的看不起我,把我的营寨当什么了?今天晚上一定会让该死的贼兵主将再次饱尝我的凶狠,让他们知道周仓爷爷并不是好惹的,儿郎们,都打起精神来,咱们现在正在被其他营寨的兄弟们笑话呢,说敌军为何不敢劫别人的营,偏偏瞅准了咱们的营寨,这明显的是认为咱们好欺负,可是咱们真有这么好欺负吗?今天夜里必定要让这些贼军们血流成河、片甲不留!”

    周仓怒气冲冲的率军在营外蹲守,眼睁睁的看着敌军到来,大胆地闯进营寨外围,用弓箭把瞭望台上的几个草人给射倒,然后大摇大摆的闯进自己今天好不容易才修好的营寨,然后在那里放火。

    火苗很快蔓延到整个营寨,这让周仓有些心疼,同时还充斥着浓浓的恼怒,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在对方终于按照刘和的设想再度闯入宅内的时候,他立刻下令大军发起疯狂的反击。

    今夜周仓营中的将士全都憋着一口气,这一晚上一定要竭尽全力杀敌,杀的他们害怕,让他们从此记住自己的这座营寨,记住自己这支队伍,再也不敢兴起侵犯的念头。

    所以,在周仓刚刚下达反攻的命令之后,周仓麾下的将士们立刻爆发出最强横的攻击,一个个不要命的往敌军群中冲过去,然后展开了疯狂的杀戮。

    民间流传着一句话,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这句话却是话糙理不糙,曹休率领的军队虽然奋力突围吗,可突围的目的是为了求生而不是求死,所以对于周仓军中将使这种不要命的打法除了逃走就没有任何的办法。

    然而由于刘和提前的精心部署,曹休麾下的将士被四面包围在营寨之内,营寨内还有他们到处燃放的火在熊熊燃烧,这让曹休麾下将士的处境更加不妙,最后无奈之下只好宣布投降,有些性格比较刚烈的甚至都直接选择了自杀。

    这一战曹休同样无法逃走,不过和曹真不同的是,曹休没有被生擒,而是死在了这里,这主要是因为刘和经过系统提醒,知道曹操的子侄兄弟因为血缘忠诚的缘故,绝对不会向他投降,既然如此,刘和自然也不会留他们活命,所以一开始就下令周仓,如果仅夜袭营的敌军主将姓曹的或者是姓夏侯的,可以不必想办法生擒,直接斩杀了就是。

    正是因为提前得到了刘和的命令,而周仓通过投降的将士又得知今夜袭营赢得敌军主将正是曹氏子弟中的曹休,没有招降的必要,所以心一发狠,对着曹休下了死手,仅仅过了不足二十合,周仓就采用老办法先干掉对方的马蹄,等战马惨叫着将曹休甩到地上之时,周仓眼疾手快,手起刀落,结果了曹休的性命。

    可怜曹魏集团未来的名将、朝廷的柱石、被曹操誉为“吾家千里驹”的曹休竟然就这样窝囊的死去。

    在这一战之后,周仓向刘和请求,公开宣布自己前后两天分别斩杀曹操军中大将才曹真和曹休的战绩,省得日后被那些没有眼色的敌军将士所鄙视,也省得以后被自己军中的弟兄们所鄙视嘲笑。

    刘和正想借此炫耀军威,所以自然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周仓的请求。

    于是周仓割下曹休的首级,号令军中,并且宣称之前的曹真也是被自己所杀,同时还大胆的向曹操叫板,如果要来尽管来,不过最好找一些真正有本领的人,像这样的酒囊饭袋来了也没用,白白浪费自己的力气。

    “嘿嘿,这一次我看那曹操以后还敢不敢再偷袭我的营寨?还敢不敢再看不起我?哎呀,接下来这几天终于可以睡上一个好觉了。”周仓看着许都城的方向,嘿嘿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