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骂死王朗
    “额……”见刘和竟然把那一小块黄金塞到自己手中,王朗不由的一头烟线,暗暗苦笑。

    虽然千镒黄金的确是一个大数目,算下来能有两万两,可是一镒黄金只有二十两,这对于曾经做过会稽太守、后来又在朝中名列三公的他来说实在是一笔小数目。

    他堂堂司徒,到刘和营中宣诏,结果回报仅仅是二十两黄金?这话自己回朝之后都不好意思跟同僚说起。

    所以王朗坚决拒绝,正色说道:“秦公说的这是什么话?这可是天子赏赐给秦公的,朗怎敢随意收受?如果秦公真的想要感谢朗的话,朗这里有一番言语相劝,不知秦公肯听否?”

    “哼!这才是你来的真正目的吧?”刘和心中暗暗冷笑不已,不过表面上却表现得十分热情,正色说道:“王司徒所说一定是金玉良言,和洗耳恭听。”

    “其实天子还有一道诏令,是关于故太尉、也就是令尊老大人的”,王朗说完,取出诏书读道:“故太尉刘虞,本为汉室宗亲,值此汉室倾颓之际,刘公饬身厉行,忠厚恭俭,化行幽朔,夙夜忧勤,志存王室;至使董卓畏服,群策见推,却尊号而不受,奉章表以自通。振振哉!汉家贤宗子,卫武公、东平宪王之俦也,惜乎为贼人所误,致令无辜丧命,为荆刘公之志,特追授为燕公,钦此。”

    王朗说完之后,把诏令递到刘和的手中,然后叹息着说道:“事后查明,那一次许都城内刺杀曹公之事,令尊其实是被冤枉的,只是被奸人所利用而已,曹公和天子对此都十分后悔,故此追封令尊为燕公,追赠大司马。朗素知秦公是忠孝之人,虽然令尊之事确实伤痛,然而却一定不会怪罪天子,毕竟身为臣子的,要容许人君犯错误,现在天子名义上是在册封,实际上却是向秦公认错,所以,希望秦公不要再摆出这幅姿态,速速退兵吧,如今刘备对荆襄虎视眈眈,而荆襄百姓期盼秦公就像是大旱期盼甘霖。”

    “嘿嘿,天子并没有错误,无需谅解,此事不在天子,根本不必承担什么责任,王司徒,此事很是明显,乃是曹操老贼肆意为之,却为何要把罪责推到天子的身上?董承等诸位将军谋杀老贼,还政天子,此事难道有错?我刚才还以为王司徒身为大汉三公,必有高论,却没想到竟是这般言论,既是如此,你且静听,昔日桓、灵之世,朝政混乱,宦官酿祸;国乱岁凶,四方扰攘。黄巾之乱以后,董卓、李傕、郭汜等国贼接踵而起,迁劫汉帝,残暴生灵。因此导致一些无耻之徒不认主君,认贼作父,奴颜婢膝,令人作呕。”

    刘和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对着王朗说道:“我知道你昔日所谓种种,你世居东海之滨,后来举孝廉入仕,做了会稽太守,帮助吴郡太守严兴对抗孙策,后来却独自出逃海上,听说曹操劫持了天子,自以为找到了明主,于是前来投靠,因为对曹操的忠诚和个人的脸皮足够够,心足够烟而上位,一步步被扶上了司徒的位子;你的官位是朝廷的官位,吃的食朝廷俸禄,奈何竟然帮着曹操奸贼四处害人,不仅杀了许多忠义之士,还闹得整个许都人心惶惶,道路以目,你这老贼可知道?天下之人,都想着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以为大汉气数已尽,行将就木,就可以为所欲为了?错,只要有我在一天,你的主子休想亡我大汉!你既然是谄谀之臣,只应潜身缩首,苟且偷安,如何敢在我面前,打着天子的旗号,行亡我大汉之事?王朗匹夫,你就算今日将归于九泉之下,又有何面目见我大汉二十四帝?今日你持着天子诏书而来,我不便杀你,还不快滚,让曹操老贼率军于我决战?”

    “你你你,我我我……”王朗听了刘和的话,顿时说不出话来,一方面是被刘和一顿羞辱抢白,另一方面则是心中有愧,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指着刘和说道:“小辈,我昔日与你父同朝为官,连他都不这么对我,你竟然没有一点尊重之意。”

    “哼,谄媚鼠辈,无耻匹夫,现在还有脸说与我父同朝为官之事?如果不是你做帮凶,我父也不会惨遭横祸,我还没有找你报仇,你今日到送上门来了。我今日虽然不会杀你,但是却不代表不会羞辱你。”

    刘和冷冷一笑,随后命左右将王朗扒掉衣服,吊到旗杆上进行展览,让人看一看卖主求荣的小人到底是怎样的下场!

    “你,你,你可恶,哇……”王朗这几年来一直顺风顺水,无论是曹操还是献帝,都对他很客气,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再想想接下来自己要被扒光了吊在旗杆上的情形,实在有辱斯文,与其这样,倒还不如死的好。

    王朗怒气填膺,实在受不了刺激,猛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而接下来,王朗不知道为何,鲜血竟然一口一口的往外喷,最后呕血数斗,竟然就这样死去了。

    “哼,这老贼还有一丝廉耻,这样死算便宜你了,照我的意思,就该把你扒光了游街,然后再在粪坑里泡上三天,让你遗臭万年!”

    刘和踢了一脚王朗的尸首,命人收敛起来,然后亲自向天子写了一封奏报命人将王朗的尸首和奏报一起送达天子,说王朗因为气恼曹操把持朝政,欺凌天子,一口气没有缓过来,竟然呕血而死,像这样的汉室忠臣应该好好表彰,绝对不能让他受了委屈。

    刘和这话真是够狠,估计如果王朗泉下有知的话,都能够再被气活过来。

    半天之后,许都城内,收到王朗尸首和刘和奏报的曹操不由得大怒,狠狠拍了拍桌案,面色狰狞的说道:“刘和小儿,实在欺人太甚!我曹操不必不报此恨,誓不为人!”

    虽然愤怒,然而曹操却也无可奈何,现在的他真不敢擅自率兵出城与刘和作战,只能暗暗盼着臧霸赶紧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