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夏侯渊之死
    “什么?妙才战死!这,这,这怎么可能?以他的能力,就算是守不住,也不至于战死吧?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曹操一听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难怪曹操难以置信,实在是因为夏侯渊的武力值在曹操军中算得上是顶尖高手了,就算是放眼天下,也绝对是超一流的高手,这样的高手就算是遇到特别顶尖的人物,就算是打不过,保命的能力总还是有的,可是现在竟然被人给杀了,实在令人不敢相信。

    其实又何止是曹操,就连当事人的张郃与夏侯渊两人也都难以置信,只不过二人现在一生一死,无法对话罢了。

    要说起能够相信这一战己方能够斩杀夏侯渊的,自然是刘和留在冀州智力最高的沮授和逢纪二人定的计,现在的沮授智力值达到了106,单纯论属性的话就算比起一名天罡将星的谋士都丝毫不差,再加上逢纪的“善谋”技能,根本就不是夏侯渊能够识破的。

    当然,夏侯渊营中也不是没有军师,然而那个军师满宠的智力值满打满算才只有87,比逢纪的智力值还低了11点,有六成的几率无法识破逢纪的计谋,再加上沮授的参与,导致满宠识破计谋的几率更低,而夏侯渊就更无法识破逢纪的计谋了,所以就算满宠能有一定几率识破,夏侯渊也绝对不会听的。

    其实这一次的作战计划仅仅是针对夏侯渊的一次伏击而已,看起来很是简单,然而因为逢纪的技能而变得不简单起来。

    至于为何不在一开始就施展这个计谋,非要拖到三个月之后,这一是因为时机不成熟,战争刚刚爆发,夏侯渊的戒备心还是比较重的,想要不被对方识破技能的可能性比较低一些,第二自然是因为沮授的“渐营”技能发挥了作用,到现在双已经对峙了三个月,全军的战力能够提升两成,这已经非常变态了,在这种情况下审配自信凭借着张郃、高览,以及从幽州请来帮忙的麹义和田豫、鲜于辅等将的合围,这一次将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斩杀夏侯渊。

    于是在众人的精心谋划之下,张郃率军前往夏侯渊营外挑战,之后采取诱敌之计,将夏侯渊一步步的引入埋伏圈内,之后四处伏兵尽出,张郃也返身杀了过去。

    这一次夏侯渊所率领的将士本身就不多,只有中军营三千余人,在不防之下遭遇到了对方万余人的围攻,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抵敌,夏侯渊的部众虽然忠诚,在这种四面夹击之下却也只能节节败退,护着夏侯渊准备突围。

    然而刘和军中的这几名武将每一个都很不俗,就算是武力比较低的高览和鲜于辅不是对手,可是拖上数十个回合还是没问题的,而现在的形势哪里用的了几十个回合?只要十几个回合,甚至几个回合的工夫,就会有己方的武将赶来支援,将夏侯渊死死的缠住。

    这时期其实满宠也回过味来了,他立刻率领大军前来援救夏侯渊,然而却被奉命狙击的先登营将士死死射住阵脚,根本冲不过来。

    夏侯渊本来感到自己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今日先杀敌军几员将再说,可是今日中了埋伏,遭到刘和麾下四员一流以上大将的围攻,渐渐被杀的汗流浃背,骨酥筋软,无力再战,无奈之下只好死战突围。

    然而接下来让他感到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他发现他现在竟然已经无力突围!

    “怎么会这样?敌军的将领为何都这样强?”夏侯渊心中几乎在发狂,可是现在再怎么发狂也都无法解决问题,如今的形势对他来说除了投降之外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曹操和他是堂兄弟,因为曹操的父亲曹嵩本是大宦官曹腾的养子,曹嵩本姓夏侯,与夏侯渊的父亲是亲兄弟,以他们之间这种血脉相连的关系,他怎么可能背叛?

    然而他也不愿意就这样死去。

    于是夏侯渊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出了一个诈降的主意。

    所以,眼见自己要死,夏侯渊连忙大声喊道:“莫要再打了,我情愿投降。”

    这时候围着他的四将果然停止了攻击,其中为首的大将麹义说道:“既然你愿投降,我们也不难为你,扔掉武器,束手就擒,我们可以饶你不死。”

    “好的,多谢麹将军,诸位将军活命之恩,渊日后定当厚报。”夏侯渊扔下手中长枪,然后缓缓下马,可是在他眼看就要下来之际却突然又再度飞身上马,然后猛夹马腹,坐下马飞一般的向前冲去。

    “多谢诸位手下留情,再会了,诸位的情意我夏侯渊日后定当图报…...咦,这是……不要……”

    夏侯渊眼看就要逃出去,可是没想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剧的破空之声,这声音非常尖锐,只是一眨眼间就来到了他的后背。

    夏侯渊下意识的矮身去躲,可是她的身体还没矮下去,就感到背后传来一股剧痛,随后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沿着后背往下流。

    夏侯渊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后背流血了,他十分吃力的扭头往后看去,果然见一把长枪差劲了自己的后背之中,而在后面不远处,则是张郃那张冷酷的脸,张郃手中的长枪不见了,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把腰刀。

    随后夏侯渊亲眼看着张郃上前推动枪杆,剧烈的疼痛使得夏侯渊几乎窒息,他大声惨叫着,然后从马上往地下撞去。

    随后他见张郃赶上前来,挥起手中那把刀,十分迅速的砍向他的脖子。

    只听得扑哧一声,鲜血喷涌,夏侯渊的首级被一刀剁下,变成了一具无头的尸体。

    直到这时张郃才嘿嘿冷笑道:“夏侯氏与曹操乃是血脉至亲,这种忠诚根本没有任何手段可以改变,既然如此,那又何必白白养活他们呢?以后遇到这样的人,直接杀了就是,不要心存俘虏招降之念,否则这将有可能给你们带来灾祸,切记切记……以上这些都是主公的吩咐,所以今日末将抢在头里将此人杀了,诸公莫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