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全线溃败
    而在夏侯渊被杀的同时,洛阳这里也发生了变化,在经过了近三个月的故意示弱之后,进攻洛阳的主将吕范突然率军对洛阳发起了猛攻。

    虽然洛阳城坚池深,守城将士也十分卖力,然而在关键时刻,洛阳城内的将领王忠突然叛乱,杀死了洛阳守将娄圭,然后率众投降。于是洛阳收复。

    其实在攻城之前,主将吕范就说过,只要今日攻城,一定会有人帮助破城,李通和郝昭二将还不相信,因为他们并没有见吕范主动联系过曹操营中的任何将领,也没见有任何人主动联系他们说是要投降。

    然而事实就在眼前,二将目瞪口呆,对吕范佩服得五体投地,方才知道吕范的“问卜”技能在某些时候实在很逆天。

    等到进入洛阳之后,二将问起王忠投降的原因,只见王忠说道:“不瞒二位将军,此次忠一直所以献城,最主要的是因为大将军乃天命所归,民心所向,忠不敢违逆天意,另外一点倒是私情,末将与那娄圭有些不和,这厮并无尺寸之功,竟然能够作为河南尹,而末将率军作战多年,立下大小战功无数,竟然只是一个副将,这倒也罢了,昨日末将提出来应当乘着贵军僵持多日、心无防范之际率军偷袭,结果那厮竟然说我乱他军心,将末将拉出去痛打了三十军棍,这分明是眼中无法容人,正是因为这样,末将才决定反了他,归顺大将军麾下。嘿嘿,末将初来乍到,以后还要二位将军多多照顾。”

    听了王忠的话,李通和郝昭都是心中暗暗好笑,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宿将,作战经验无比丰富,自然听得出来王忠实际上并没有一点谋略,而娄圭的做法才是老成持重之法,只可惜这样有才干的人被杀,投奔己方的反而是这等无谋之人。

    “此人日后绝不能用。”二人几乎同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对于这一点吕范自然知道,而且吕范还能判断出来,以这王忠的德行,最终也一定会在洛阳搅出乱子来,所以吕范把王忠改调成了文官,让其做河南尹的从事中郎。

    对于这一点王忠自然十分的不满,于是他暗暗集结旧部,准备在夜间袭杀吕范,然后以武力收服李通和郝昭,再度叛向曹操,向曹操邀功请赏。

    然而对于他的这点图谋,吕范早就洞若烛火,知道的一清二楚,当天晚上他刚刚展开行动,就迅速被吕范麾下的将士生擒,然后在明正典刑之下将这王忠给杀掉。

    王忠死了之后,吕范乘机收编他的余部,获得精兵四五千人。

    在洛阳收复之后,弘农就成了一座孤城,被刘和的各路大军团团围困,外援断绝,吕范又命李通率领精锐骑兵五千人驰援弘农,同时命郝昭率领一万人攻下了离洛阳城不远的虎牢关。

    在苦苦坚持了半个月之后,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孤立无援的弘农郡太守袁涣在邓芝的劝说下出城投降。

    至此为止,除了青州和徐州在夏侯惇统一率领和指挥下还能坚持之外,曹操的军队在战场上出现了全线溃败的局面,消息传到许都之后,曹操顿时大惊失色,寝食难安。

    “我曹操以陈留一郡起家,后来一点点占领了东郡,又遭受吕布的偷袭,然后再度夺回东郡,并且一步步扩充,夺弘农、护送天子回洛阳,征吕布,战袁术,败袁绍,一桩桩一件件,九死一生,历经十年才有了如今的局面。可是一旦失去却用了仅仅三个月的工夫,唉,人生之风云变幻,实在令人预想不到啊。”

    忧闷之下的曹操摒去左右,下令谁也不得打扰,之后伏案长饮,一边饮酒一边感叹道:“我得了弘农,刘和却得了关中,我打败了袁绍,刘和却得到了冀州,数次以来,一直都是我在前方浴血奋战,而刘和这小儿却乘机得了大好处,否则的话,我的地盘也断不致于这样狭小,早就得到了整个河北之地。”

    “我虽挟天子以令诸侯,可是这天下诸侯我能命令得了谁?刘和年纪小我一半,可是我也只能把大将军之位拱手相让,现在连秦公的爵位都给了刘和,而我自己呢,连做个丞相都顾虑再三,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将自己的女儿许给天子,这才让天子一时头脑发热,给了个相位,可是我这丞相却是如坐针毡,因为刘和一日不死,我这相位一日坐不稳,唉,天下英雄,唯刘和与操耳,然而双雄不能并立,我与刘和之间注定要争个生死,我本以为这一次以杀死刘虞为由,激怒刘和小儿来战,在我做好充足准备之下一定可以将他打败,然而却没想到他的计策谋略竟然每一次都能够出人意料,而我弟妙才更是惨死…….”

    想到夏侯渊之死,曹操更是泪如雨下:“妙才贤弟,我本以为将来得了天下,也让你做个王侯,方不枉你我兄弟一场,不负你为我征战劳苦之功,只可惜天下未定而贤弟你舍我远去,让我肝肠寸断,对月伤怀。”

    曹操哭了一会,又叹息了一会,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如今刘和小儿在西线、南线和北线战场上节节胜利,我的大军则节节败退,军中十余万人更是被困在许都城下内,如今城内粮草已然不多,最多也就能够维持一个月,一个月后,不用刘和小儿进攻,城内自己就能乱起来,到时候就算两个寻常壮汉,都能把我绑缚起来送到刘和面前,哼,大丈夫怎能受此屈辱?我曹操就算是死,也决不能沦为阶下囚,嘿嘿,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我连死都不怕,又何必怕司马懿会夺我的基业?就算他要夺,也必须等我先击退刘和再说吧,否则的话一旦我败了,基业没了,他又能夺走什么?嗯,看起来是该让他发挥出应该有的才能了,我明天就赐予他技能,让他协助我一起击退刘和小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