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割须弃袍
    然而曹操想要退走也没有那么容易,因为背后立刻飞来了第二波弩箭,虽然因为是在背后发射,造成的伤亡比较少,却仍然让曹操再度伤亡五六千人。

    曹操大军冲进来之后,连对方的面都没见到,竟然就伤亡了近四分之一,这样的战例别说见,听都没有听过。

    “可恶的刘和,不是说他根本无法识破我们的计策吗?却为何在此布下埋伏,而且准备得如此充分?他这里该埋伏有多少兵马?”

    由于刘和的士兵都潜伏在以刘和大帐为圆心,直径在百步之外的一个大圆形战壕之中,所以曹操根本无法看到对方潜伏有多少人马,只能根据弩箭的密度以及己方将士伤亡的情况作出大致的判断,在他看来对方在营寨中埋伏了至少五六万人马,五六万人同时发射弩箭,这样的规模,这样的场面绝对让他无比的震撼。

    不过曹操同时还有些放心,因为这意味着刘和将不会在他们的背后埋伏人马,就算是埋伏,因为在营寨中已经伏下那么多的弓弩手,后方的人马绝不会太多,根本无法阻止己方的突围。

    然而事情的发展再次出乎曹操的预料,因为当他下令鸣金之后不久,就见从营寨外面也传来了密集的弩箭,虽然弩箭的密集程度比起营寨之内的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然而这一轮弩箭也造成了己方三千余人的伤亡。

    “该死!真没想到贼兵在外面竟然也有埋伏,一旦让贼兵造成内外夹击的态势,我们就危险了,所以现在无论如何都要拼命杀出去。”

    曹操想到这里,随后下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冲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支羽箭不知从何处飞来,竟然从曹操的鼻尖擦过,吓得曹操出了一身的冷汗。

    “主公,我来保护你。”关键时刻曹洪奋勇上前,护住了曹操,然后保着曹操继续向前冲杀。

    然而就在这时,一将突然步行来到面前,这人不认识曹操,却认得曹洪,大声笑道:“曹洪匹夫,哪里走?你家周仓爷爷在此!上一次被你袭了我的营寨,损失了好几千弟兄,你家周仓爷爷早就想着找你报仇,不想今日正好遇见你,相逢不如偶遇,今日便乘机向你讨些利息来,哈哈,曹洪,纳命来。”

    周仓一边说,一边持着手中长刀猛地劈向曹洪,曹洪一方面是为了保护曹操逃走,另一方面也是要杀周仓立威,所以并没有逃走,而是挥舞着长枪进行格挡。

    然而他之前因为掉落陷马坑、保护曹操就几乎将力气耗尽,根本无法挡住周仓的这一刀,再加上他手中只是一把普通木杆长枪,而不是他平常惯用的那把铁枪,所以在他抵挡的过程中,周仓手中的刀毫不费力的斩断了曹洪的枪杆,然后就像没有任何阻滞一般,直接劈到了曹洪的肩膀上,把曹洪从左肩到右腰斜斜的劈成了两半。

    “.…..”曹洪连吭都没吭一声,瞪大着一双眼睛,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竟然就这样被周仓一刀劈死。

    “子廉,子廉……”看到堂弟曹洪被周仓一刀劈死,曹操悲痛欲绝,泪流满面,这时候却在另一名堂弟曹纯的保护下往外继续突围。

    周仓一刀劈了曹洪,心中大为得意,大声笑道:“兄弟们,你们的大仇终于得报,真不枉我今日和张任将军互换防区一场。”

    这时却见从不远处赶来的陈到冷声哼道:“你这蠢货,只是杀死一个曹洪就如此得意,你可知道你方才错过了谁?那个骑着白马、穿着红袍,留着长胡子的是曹操,你杀了曹洪,却放过了曹操,简直就是因小失大,竟然还在这里自鸣得意!”

    “啊?什么?我错过了曹操?啊啊啊啊,我可真是蠢啊。”周仓恨不能狠狠地抽自己几个耳光,竟然就这样让曹操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这可实在是太遗憾了,太可恨了,绝对是自己这一生第一憾事!

    所以周仓这时候也不再得意了,拖着长刀,撒开丫子就往曹操那里跑去,想要生擒曹操。

    然而曹操与周仓之间隔着不少人,再加上曹操坐下马也是天下名马,叫做爪黄飞电,能够日行一千二百里,比周仓还快,所以不仅追不上,与对方的距离反而越来越远。

    周仓看到这一幕很是急躁,这时候他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穿红袍的是曹操,可不要让他跑了。”

    周仓的声音很是粗犷,远处的将士们都听到了,他们连忙举目望去,果然发现有一个穿红袍的人在奔逃,于是全都向着曹操那里奔去,想要捉住曹操,立下不世奇功。

    曹操也听到了周仓的喊声,更是看到有不少人向他赶来,于是他果断的解开战袍,将其丢弃到地上,然后再度骑马狂奔。

    这时候周仓再度喊道:“留长胡子的是曹操,可不要让他跑了。”

    周仓的喊声再度惊动了不少人,他们全都朝着留长胡子的曹操围拢而去,想要生擒曹操。

    在马上的曹操见状,心下一狠,从腰间取出来佩剑,将自己的长胡子用佩剑割断,然后再继续逃走。

    周仓虽然离得不算近,然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曹操,所以曹操的一系列动作根本无法瞒过他,于是他再度大声喊道:“留短胡子的是曹操,大家可不要放过他。”

    “.…..”曹操之前可以割须弃袍,可是现在胡子已经被割得很短了,这反倒成了主要的特征,胡子割断了可不能再长,所以曹操的目标重新变得特别明显起来,再度成为众人围追堵截的对象。

    “吾命休矣”,看到自己渐渐落入合围之中,而周仓也渐渐赶上来,曹操不由得暗暗感叹道:“我今日割须弃袍,狼狈至极,终究还是无法逃过这一劫,司马仲达,为何你前次作战大获全胜,这一次却让我一败涂地?莫非这是你有意要陷害于我吗?亏我对你如此信任,将许都暂时托付给你,你竟然如此报答于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