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 如此之惨败
    就在曹操绝望之时,忽见曹仁奋勇杀来,护着曹操且战且退,之后又有乐进、朱灵等人聚集,再加上曹操原本的护卫曹纯、夏侯恩等人,奋力向外突围。

    这时候只见斜刺里一将赶来,大声叫道:“常山赵子龙在此,曹贼休走。”

    “主公快走,这赵子龙由我对付。”不知道是不是无知者无畏还是为了表现自己的勇武,夏侯恩当即绰枪在手,前去迎战,并且大声呼喊着让曹操先走。

    “好!好!好!恩弟果然不愧为我的佩剑大将,一身勇武热血令人赞叹。”

    曹操一边走,一边赞叹道。

    然而曹操刚刚逃了数丈远,突然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惨叫,曹操心中一紧,便知道夏侯恩已经死了,因为那声惨叫正是夏侯恩所发。

    曹操闭目不语,一颗浑浊的泪珠流下来,默默想道:“我的兄弟们又少了一个。”

    随后曹操又想起了一事,失声惊呼道:“我的青釭剑!竟然又被刘和这厮得到了。”

    这时候只见曹操身边一将说道:“主公快走,我来挡住赵云。”

    这时候赵云在杀了夏侯恩之后,感到他背上的那口剑很是不凡,所以顺手取来,见那剑柄上用篆书刻着“青釭”二字,才知道是曹操手中的名剑青釭。

    就在这时,指间伊人纵马而出,来到赵云面前,苦笑着说道:“子龙,还认识故人否?”

    “你,你是小兰?”赵云看了看对面那人,感觉似曾相识,随后像是想起来什么,然后问道。

    “正是,小弟夏侯兰,多年不见,子龙兄竟然还是如此英武,而我却老了。”

    这时候由于刘和的妙术,现在的赵云看起来只有三十岁的样子,而夏侯兰却已经年届四十,看起来竟然比赵云还老,无怪乎说出这样一句话。

    只见赵云说道:“人这一生,充满了变数,各种风云际会却也不必说,真没想到你竟然投奔了曹操。”

    “嘿嘿,虽然我们是同乡好友,然而子龙你不知道,我原本就是谯国夏侯氏分支,我的祖父与夏侯渊的祖父是亲兄弟,我的族兄曹孟德建立基业,作为族弟的我自然要前去投奔,只可惜我才能并不出众,于是潦倒至今,只是混了一个中郎将的职位……”

    “闲话少说,小兰,你来这里,是不是要阻止我擒拿曹操?”赵云虽然与夏侯兰少年亲厚,可是却不愿耽误了大事,连忙打断夏侯兰的话,沉声说道。

    “各为其主,你也休怪。”夏侯兰苦笑一声,随即说道:“孟德既是我兄长,又是我主,我自然要舍身保护,所以今日除非是你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否则绝不可能前进一步。”

    “哼,那也未必。”赵云哼了一声,随即纵马上前,右手中长枪舞成一团,乘着夏侯兰躲闪之际,舒展左臂,抓住夏侯兰的绊甲绦,轻轻松松的擒下了夏侯兰,然后扔到地上,吩咐左右亲兵将其绑了,然后又嘱托好生看待,这才再去追杀曹操。

    然而尽管仅仅耽误了片刻,这时候的曹操已经跑远了,赵云追之不及,只能无奈返回。

    而就在曹操率主力大军进攻刘和的营寨之时,佯攻城北和城南营寨的牵招和梁习也遭受了刘和大军的埋伏。

    佯攻北方营寨的牵招首先遭到了张任和严颜的伏击,五千人马瞬间乱成了一锅粥,将士们逃跑都尚自不暇,人马踩踏,伤亡大半,而最令人感到无语的是,不仅主将牵招被张任一枪刺死,就连随着牵招出战的军师董昭也被流矢射死。

    梁习那里也同样遭受围攻,主将梁习也在此战中死去,只不过不同的是,梁习竟然是被投降的将士给杀死的,因为他进攻的这座营寨恰恰是吕蒙的营寨,在吕蒙的攻心技能之下,将士们纷纷倒戈,不待吕蒙吩咐,就已经把梁习的人头给交上来了。

    回到许都之后,曹操计算损失,己方竟然折损五六万人,大将曹洪、梁习、牵招、夏侯恩,还有谋士董昭全部阵亡,除此之外夏侯兰被生擒,曹操还损失了一把青釭宝剑,这种惨重的损失让整个许都城人心浮动,军心涣散,就连曹操也都再也没有坚守下去的信心了。

    “之前司马懿的计策明明能够让刘和无法探知,为何今日竟然如此之惨败?莫非是司马懿有意害我?”这时候的曹操再度对司马懿产生了猜疑之心,然后下令把他召来,沉声问道:“司马仲达,你且给我说一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对你如此信任,完全按照你的吩咐去做,可是你看一看,这一战我军究竟造成了怎样的损失?你当初不是保证刘和一定不会识破你的计谋吗?可是现在怎样?你且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什么?怎么竟然有这么多的损失?”就连司马懿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战果”,他接过曹操递来的战报,认真的看了半晌,最终轻轻叹道:“主公,懿也不知刘和为何竟然能够探听到我军的机密了,或许这不是技能的错,而是我军中果真藏有他的内线,如果是这样的话,下官就算是技能通天,也都无法避免让我军战败的结局,又或者,那刘和经过上一次战败,已经找到了对付下官技能的方法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要坐视灭亡不成?”曹操紧咬着牙,一双眼睛如欲喷火,瞪着司马懿说道。

    “为今之计,恐怕只有迁都了”,司马懿叹了一口气,对着曹操说道:“主公也知道,如今我军新败,军中士气低落,朝中更是出现了不少心向刘和的官员,再加上许都粮草不足,想要支撑下去恐怕不容易,不如我们迁都到下邳,毕竟在那里我们还完整的保有整个徐州,再加上青州的一部分,这样的力量虽然难以支撑我们争霸天下,但是割据一方却也不是难事,毕竟刘备与孙权之间的战争很快就能分出胜负,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刘和就会忙着争夺荆益,很难分出心神来对付我们,再大不了,我们可以从青州或徐州出逃到海上,下官可是听说,海上有一个倭奴国,那里地域广袤,人口众多,只是并未开化,或许能够成为我们的立足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