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迁都
    刘和一听司马懿的话,顿时感到浑身轻轻一震。

    其实说句实话,他虽然很渴望得到曹操的地盘,现在也的确在为迎回汉帝之后的事情而头疼,毕竟对方才是大汉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对这个位子自己不管是巧取还是豪夺,将来在史书上都会留下恶名,至于所谓的逼迫汉帝禅让,这也同样是哄骗傻子的举动,因为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当皇帝的好处,绝对不可能主动退位让贤,更何况当今的天子不仅不傻,而且还很聪明。

    自己之前是以天子的名义建立的势力,如今攻下了许都,迎回了天子,交还大权自然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刘和深深地知道,无论是在朝廷还是在他麾下,都有一些人忠于汉室,希望天子****,这个时候他如果拒绝,那自然就是下一个曹操,而如果同意,之前的所有努力岂不是都化作了流水?

    更何况他也知道,他的便宜老爹刘虞对于大汉可谓是忠心耿耿,如果死了倒也罢了,可是现在还活着,绝对不会接受他篡权的行为,刘虞对他的感情出自真心,他也不愿意伤了老父亲的心,很是希望能够有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

    而最关键的是,如果曹操统率大军拼死作战,那么刘和肯定要折损不少人马,不要说现在还要用这些人马防备孙刘之战的胜者,吞并败者,就算是用不着,这也都是刘和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百战精兵,是刘和称霸天下的根基,他怎么能舍得就这样让他们折损呢?

    现在司马懿就是摸准了他这个命门,所以才如此自信满满的来找刘和谈判。

    “你且先说一说你的条件吧。”对于真正的一代奸雄,刘和也不屑于再去伪装,而是要与司马懿打开天窗说亮话,好好谈一谈。

    “首先,我家主公的条件是,归还令尊,让出兖州和豫州,只需让我家主公保有青徐二州便可,当然,青州的河北部分已经被秦公占据,我家主公自然不会再生非分之想……”

    “哦?如果仅仅这些条件还不够,我相信就算我真的破了许都,曹操也不敢把我父亲怎么样就算他不想活命,难道想要连他的满门一起受到连累吗?至于天子,我自有办法对付,相信水到自然成。”刘和的眼中泛着神采,对着司马懿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却见司马懿说道:“这些条件当然不够,徐州和青州将来也要着落到懿的身上,秦公只需容朝廷存在三年便可,三年之后,我保证为你解决天子之事。”

    “嘿嘿,你这话说的倒是轻巧,到时候如果你没有践行诺言,我又能把你怎么样?”刘和仍然是一脸的不信,嘿嘿冷笑道。

    “呵呵,这一点就不用懿再提醒了吧?秦公麾下百万大军,我以小小的青徐二州之力,难道还能挡得住你的进攻吗?懿难道会如此不知死活?”

    “仲达先生,你明白这一点就好。”刘和对司马懿的识趣很是赞赏,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今天夜里,我会召集三军将士在营内庆功,届时北门空虚,孟德兄可率宗室百官从那里离开。”

    “下官明白,虽然一切有些紧张,但是下官一定会安排妥当的”,司马懿连忙答应下来,与此同时心中苦笑:“这刘和也真是够狠的,就算是谈判成功了,结果也不会主动放行,而是让我们以逃走的形式实行迁都的计划,不过现在身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更何况就算是丢脸也是曹操丢脸,跟我有有什么关系呢?”

    司马懿离开之后,就向曹操说明了刘和的意思,曹操闻言果然很是不满,大声说道:“这样一来,让我堂堂大汉丞相,日后还有何颜面面见天下百姓?”

    却见司马懿说道:“对方实力太强,而我军新败,根本无力对抗,如不妥协,只有一死,且忍一时之辱,以图将来。”

    “嘿,我军还能有将来吗?”曹操不由得嘿嘿冷笑,满脸萧索的说道。

    “最起码主公可以保全族人性命,如若就这样坚持下去的话,估计主公连立身之地都找不到,而刘和最多伤一些元气,以他现在的实力,最多只需数年,就能更胜今日,孰轻孰重,还请主公三思。”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来人,请华司徒。”

    曹操叹了一口气,命人把华歆给请来,随后不久,华歆到来,曹操嘱托他胁迫天子率领百官收拾行装,在夜间离开许都,前往下邳,百官之中如有不从者,一律杀无赦,而天子则以其妻伏皇后和伏皇后所生的儿子相威胁,如不遵从,便杀死伏皇后及其子嗣。

    华歆原本投靠孙策,后来被曹操征辟入朝,之后为曹操所笼络,又被曹操扶上了司徒的位子,视曹操为伯乐,对曹操忠心耿耿,尽心尽力为曹操做事。

    华歆在得了曹操吩咐之后,便率兵入宫,以献帝和百官家眷的性命相要挟,迫使他们答应迁都之事,之后督促他们收拾行装,到晚间二更时分,在皇宫南门前集合,待得三更时分,悄悄打开宫门以及城门,出发前往下邳。

    献帝和百官虽然并不愿意离开许都,然而在对方的胁迫下却也不得不低头,只好收拾行装,准备迁都事宜。

    这时候只见荀彧冒死闯进曹操的营寨,向他进谏道:“丞相,以如今的形势,实在不宜迁都,因为只要迁都,我军将彻底失去豫兖二州,再难收回,司马懿此人包藏祸心,千万不要听从,彧听说前太尉刘公并未身死,丞相可以刘太尉相胁迫,令刘和退兵,刘和这人为人狠辣无情,且又足智多谋,一般很难对付,可他最大的弱点就是重情,只要以刘太尉相协,他纵然再不情愿,也只能退兵……”

    “哼,刘和是什么样的人,我可比你清楚,荀文若,我知你心向汉室,又对我将你明升暗降之事心存不满,这一劝并非是为我好,是想借刀杀人吧?”

    曹操暗暗冷哼一声,并没有听从荀彧的建言,而是下令将荀彧投入牢狱,一并带往徐州,如果不是因为迁都杀人不吉利,估计他当时就一道疤荀彧给杀掉了。

    不久之后,二更天到,在曹操的亲自督促下,献帝和百官、宫人、家眷一共万余人悄悄集结于皇宫南门外,之后曹操更是面无表情的命令大军启程,来到早已洞开的北城门口,率众悄悄离开许都,前往徐州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