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荀彧
    刘和与刘虞来到许都城外的时候,天色已然放亮,他与刘虞并辔入城,这时候早已经有吕蒙等人在城门外迎接。

    这时候的许都城早已不复当初帝京时期的繁盛,这个年轻的城市现在充满了暮气,满街都是挨饿的灾民,他们满脸的愁苦。

    因为大军的长期围困,城内粮草奇缺,无论是官府中的府库还是皇宫之中,早已经没有什么余粮了,百姓们有的本来有一些粮食,也都被官兵给搜刮走了,现在的他们一个个全都饿着肚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刘和下令将军中的一些粮草分给百姓,已暂缓燃眉之急,同时下令将南阳、洛阳等地的一部分余粮紧急调往洛阳,一部分作为安民所用,另外一部分则作为将士们收复整个豫州和兖州的支撑。

    虽然之前司马懿代表曹操答应,要将整个豫州和兖州让给他,可是刘和却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相信他们会遵守诺言,想要得到这两个州的土地,自己必须靠军队占领下来,好在因为曹操战败,夏侯渊战死,无论是兖州还是豫州现在都很空虚,正是占领的最佳时机。

    所以刘和并不敢耽误,立刻任命麹义为兖州刺史,令其统率张郃、高览、田豫、鲜于辅等将并三万大军,以最快的速递占领兖州各郡,又任命赵云为豫州刺史,令其统率三万大军,并周仓、裴元绍、方悦等将迅速占领豫州各郡,至于曹操所劫持的天子和百官,只需给他们让出一条前往徐州的道路即可。

    与此同时,刘和又命张绣统率本部人马坐镇襄阳,在他看来,孙权和刘备之间对峙已经半年多了,应该很快就能决出胜负了,而且还料定没有了诸葛亮、法正等人辅佐的刘备这一次是必败无疑,所以他让张绣返回襄阳,目的自然是乘机夺取巴蜀的地盘,吞并刘备的部众。

    最起码的,这一次也应该夺取整个南郡,再加上之前占领的江夏和南阳,再加上刚刚恢复行政区划的竟陵郡,这也算是占领了荆州八郡中的四个,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与孙权平分荆州。

    刘和的这些命令在进城之前就已经安排下去了,赵云所统率的人马更是连休息都没有,就直接前往汝南而去,蹑在曹操集团的后面夺取城池,对于这一点,军心涣散、士气低落的曹操根本就是敢怒不敢言。

    且说刘和在进了许都城后,直接入住在曹操的丞相府,却被皇宫给封存了,这时候其实也有人劝刘和搬进皇宫,在他们看来,只要不住进皇帝的后宫,那就不能算是违制,然而皇宫毕竟这是天子曾经住过的地方,刘和住在那里可是有瓜田李下之嫌,所以刘和拒绝了这个提议。

    也不知道是刘和的运气太好,还是当真有善恶报应这一说,当刘和住进曹操的丞相府之后,却在曹操书房的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中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天下奇才荀彧被关在相府地字号囚牢甲戌囚室之中,本来曹操下令将其杀死,小人怜其才干,并未奉命,将其留于明主,小人自愧才干不足,无颜面见秦公,故此追随曹公前往徐州,日后若有机会,定会暗中襄助。”

    “这,这,莫非又是那位暗中帮助我的恩人所为?唉,此人一次次的帮助于我,保全了我的父母,现在又冒着风险将荀彧留给我,可是我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此人究竟是谁,受人恩惠却不知对方是谁,心中实在是惭愧。”

    刘和捧着字条,呆呆的看了半晌,随后在陈到的陪同下来到了字条所说的囚牢之中,砸开了囚牢,走了进去,果然看见一名四十岁左右的文士被关在那里。

    “可是荀文若乎?”看着那文士,刘和强行抑制心中的激动,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

    “正是,不知尊驾是?”

    荀彧转过身来,在昏暗的光线下看这来人,轻轻问道。

    “嘿嘿,地牢昏暗潮湿,先生在此受苦了,请随我到外面说话。”

    刘和示意陈到将荀彧扶到外面,却被荀彧拒绝道:“这位先生请先说明你是谁?有何来意?咱们再出去也不迟。”

    刘和不得不佩服荀彧的精明,他只好表明自己的身份来意:“在下刘和,素闻先生大才,且又对我汉室忠心耿耿,然而却被曹操猜忌,竟然被关于此处,险些丧命,今日来此,一是搭救先生出狱,为先生洗冤昭雪,这第二嘛,还是希望先生能够出仕,助和一臂之力,我们精诚合作,共同诛杀逆贼曹操,迎回天子,重振我汉室。”

    “哦?原来是秦公,这可真是久仰了,秦公愿意搭救,实在是彧的福气,彧心中感激不尽,然而彧有一个疑问想要问秦公,秦公这一次邀请彧出仕,到底是想要彧效忠汉室?还是想要彧效忠秦公?”

    荀彧之前受了曹操的冤屈,性情变得有些敏感了,一上来就先问到底是要他效忠汉室还是要他效忠刘和自己。

    不过对于这一点,刘和心中倒是有数,他正色说道:“自然是效忠汉室,不仅仅是和自己,就连当今天子,也必须效忠我汉室。”

    “呵呵,这一点秦公说得倒是新奇,足下作为汉臣,效忠汉室自然是应该的,可是当今天子代表的本身就是汉室,难道要他自己向自己效忠?”

    “非也,有一点文若先生需要弄清楚,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汉室也是天下人的汉室,并非某一人所私有,所谓天子,乃秉承天命而生之人,其存在的意义有两点,一是敬天,二是保民,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保民的意义甚至大于敬天,作为天子,如果仅知敬天而不知保民,即便是傀儡也能做得,然而这对于天下万民来说,对于江山社稷来说又有何用哉?当初海昏侯为帝,祸乱苍生,仅知敬天而不知保民,结果天下大乱,乌烟瘴气,民不聊生,后来孝宣帝即位,汉室中兴,万民悦服,天下大治,风调雨顺,这才是忠于汉室,我等忠于汉室,并非是愚忠,即如当今天子受曹贼挟持,若是贸然下诏,令和交出兵权,付与曹贼,莫非和也要遵守?此和之浅见也,还请先生三思。”

    “这……说的好像也有道理。”荀彧听了刘和所言,微微点头,随即陷入了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