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三章 刘备战败的消息
    华歆奉命将曹丕给请过来,这时候的曹丕虽然只有十四岁,却已被任命为五官中郎将,身边还有华歆、吴质等人作为老师进行随时教导,完全是被当作接班人来培养的。

    可是现在的华歆却丝毫没有当老师的风范,而是声泪俱下的请求曹丕帮他隐瞒真相,千万不要把自己慌乱之下并没有顾得上杀死荀彧的事情说出来:“公子只说是下人办事不利,擅自将荀彧放走,然后暗中潜逃便可,公子只要救下官这一命,下官以后定当以死报效,助公子夺得继承人之位……”

    曹丕闻言顿时一愣,不由得想起来自己的弟弟曹植,此子虽然只有九岁,可是现在的曹操却对他一直很是喜欢,严重的威胁着他的地位,如果被曹植夺得了继承人的位子,那自己将来这真命之主可就没什么戏了。

    虽然曹丕才只有十四岁,然而由于出身的关系,再加上身边那些老师的教导,让他小小年纪就有了满肚子的阴谋算计,鬼蜮伎俩。

    “那老神仙也说了,现在的局势和我本来的命运已经不同了,我要想办法努力争取,才有可能会获得自己应得的地位,这时候一旦退却,将来恐怕什么都不是,三弟想来才思敏捷,我所不如,又被父亲称许,我身边如果没有几个亲信的话,又如何能够获得这继承人的位子?”

    曹丕想了想,然后就答应了华歆的请求,不过他却将此事处理得十分圆满,表现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对华歆说道:“要按说此事既然老师吩咐了,学生自当答应,可是此事却在隐瞒父亲,我朝向以孝道治天下,父亲和老师们都是在学生小的时候就一直教导,要学生,孝敬父母,不得虚言欺骗,现在老师教导学生欺骗父亲,这实在让人为难,然而学生又不忍眼睁睁看着老师被治罪,心中之苦恼实在不亚于老师,也罢,学生这一次就豁出去了,欺骗父亲一次,以便保老师的性命,不过也仅此一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学生是万万不敢从命的。”

    “多谢公子,下官以后绝对不会令公子失望的。”华歆现在对曹丕简直就是感恩戴德,连忙拱手答应下来。

    紧接下来,因为曹丕的作证,曹操只能相信,华歆当时非常认真的执行了他的命令,然而因为曹丕的几个护卫没有执行命令,导致荀彧最后没有四成,而那几个护卫也知道犯了死罪,竟然乘着迁都之际逃走。

    “想来荀彧未死的消息一定是这几个逃走的护卫告诉刘和的,这几个小贼为了邀功请赏,这才将荀彧给献出去,唉,这都怪我,当初一念之仁,竟然没能杀了荀彧,导致现在此僚为刘和所用,对我可是一个大大的威胁。算了,既然事已至此,那就由他去吧。”

    曹操情知此事已经无法再追究,只好摆了摆手说道。

    “刘和小儿的实力本来就远远强过我,现在又得了荀彧和许褚这一文一武,这样一来我和他之间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有这个荀彧做河南尹,再加上赵云、麹义等当世一流名将镇守豫兖二州,我想要恢复故土难如登天,如今看来,也只好期盼刘备能够打败孙权了,这样我才有机会乘机夺取江东,争取与刘备、刘和三分天下,唉,我曹操英雄一世,却没想到最后竟然靠祈求别人战胜来决定自己未来的发展,这可真是一种耻辱……”

    然而就在曹操苦笑不已的时候,忽然听得亲兵将领曹纯上前说道:“主公,据探子回报,刘备和孙权的争夺结束了,孙权麾下大将周瑜一把火烧掉了刘备建在江水对岸的大营,火烧连营七十里,刘备大军惨败而回,麾下大军损失了七成以上,那副情形要多悲惨有多悲惨,这刘备当初舍我们而去,今日得此报应,也是活该,哈哈…….”

    随后曹纯发现曹操的面色有些不对,顿时住口,小心翼翼的说道:“主公,这,这里面莫非有何不妥?”

    “哼!自然不妥,刘备一战败,孙权小儿实力将会更进一步,这样的话,我不仅无法攻打江东,反而要防备他率军进攻我的广陵!”曹操的面色阴沉如水,沉声说道。

    曹纯这才意识到刘备战败对己方带来的消极影响,脸上的笑容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担忧,喃喃的说道:“真没想到刘备战败竟会给我们带来如此影响,这,这可怎么办?”

    这时候忽见曹操问道:“你刚才跟我说,周瑜在南岸纵火,烧了刘备在江北的大营?”

    之后曹操不待曹纯回答,就从曹纯的手中一把抢过曹纯手中的情报,然后读了起来,只见上面写道:“蜀军由于不习水战,故此战争经常失利,后有人献连环计,刘备欣然接受,乃将战船用铁索相连,此后蜀军在大船之上如履平地,战力大增,建安五年冬,腊月初十,江东军部将黄盖以苦肉计向刘备诈降,刘备不防有诈,率众欢迎,却未曾想到黄盖竟将准备好的火船点燃,结果引燃了刘备的战船和营寨,火烧连营四十里,导致刘备大败而回,麾下大军损失七成以上……”

    “是啊,探子的报讯中就是这么说的,难道有什么问题吗?”虽然曹操再看情报,曹纯还是照旧回答道。

    只见曹操思索片刻,然后说道:“这不应该啊,现在可是寒冬腊月,江面上刮的可是西北风,江东军在东南方向,正是下风处,如果纵火的话,应该直接烧到自己,却为何烧到了江北的刘备?”

    “咦?是啊,如果主公不说,末将还真想不到这一点,这时倒真是奇怪了。”曹纯一听这话,也是诧异不已的说道。

    “哼,此事问你也是白问,我相信在我朝中,也许只有一个人知道其中的原因。”曹操说完之后,径直来到了司马懿的住所,现在的司马懿虽然在名义上是司隶校尉,可是由于曹操身兼徐州牧,所以实际上也只是一个虚职,这主要是曹操为了防范司马懿而有意为之。

    不过曹操却知道,司马懿是自己军中智力最高的人,就连他一向倚重的程昱和戏志才都概莫能外,更何况现在戏志才身患重病,恐怕不久于人世,所以现在他也只能请教司马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