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 雄心已不复
    临江的失陷给蜀军带来了极其大的影响,因为从此之后江东军就能长驱直入,进一步威胁到成都,这可是动摇其根本的大事件。

    这时候的刘备正在成都城内的益州牧府内大宴宾朋,今天是他的儿子刘禅五岁的生日,此子长得聪明伶俐,身体也很健康,竟然都已经有五尺高了。

    虽然年纪幼小,可是刘禅在礼法教育之下,十分的循规蹈矩,待人接物就像是一个小大人一般,令人称颂不已。

    “哈哈,主公,公子虽然年纪幼小,然而却如此聪慧沉稳,实在是难得啊。”

    “是啊是啊,下官还听说公子有着过目不忘之能,小小年纪就已经熟记《论语》,这可真是汉室之福啊。”

    “那还用说?也不看看主公是何等英雄?这可是煌煌汉室之胄!”

    “此子不凡,将来必成大器,将来即便是那刘和,也定能超过……”这名官员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突然住口,不再说起。

    对于这样的话刘备却是没有任何反应,他当然是假装没有听到,以免这位官员难堪,而另一方面,自己又何尝不是也这样认为的?自己这个儿子十分聪明,又性情沉稳,身体也很结实,相信将来就算超过刘和也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亲兵将领马忠闯了进来,满脸悲戚的来到刘备面前。

    “怎么了?”看到这幅模样,刘备疑惑地问道。

    “这……”马忠虽然想说,可是却看了看周围的宾客,没有开口。

    刘备一见这幅情景,顿时心中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走出大厅,示意马忠跟上去。

    “到底怎么回事儿?”刘备和马忠来到一处无人之地,刚刚到那里就忍不住问道。

    “主公,前线传来消息,法孝直在三日前突发重病,不治身亡,昨天夜里张将军因为怀念法孝直,忧闷之下饮了一些烈酒,却不料周瑜突然发动火攻,并且乘机攻城,张将军酒醉之中无力应战,只好弃城而走……”

    “什么?法孝直死了?临江城丢了?”听说这个消息,刘备的一张脸顿时变得煞白,随后不久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然后流泪说道:“孝直啊孝直,这个时候你怎能舍我而去?”

    “主公,主公……”看到刘备吐血,马忠顿时慌了,连忙扶着刘备,同时大声喊人,让他们速去请医生。

    刘备连忙挥手制止,然后苦笑说道:“死不了,不必惊动众人。此事你先不要张扬,我先到大厅之中,今天的宴会还要照常开,你速去请吴懿过来,让他在偏厅等候。”

    刘备知道,这时候要封锁消息,否则的话一旦军心大乱,自己必败无疑,甚至连成都都守不住了。

    勉强打起精神继续参加宴会,直到宴会结束之后,刘备才赶到偏厅之中,将法正死亡和临江失陷之事匆匆向吴懿说了一遍,然后下令吴懿统率城内的两万兵马前去接应张飞,并且郑重叮嘱,万万不能有失:“我军已经失去了一个法孝直,可万万不能再失去我三弟了,你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就算是把这两万军队都填进去,也要把翼德给接回来。”

    之后刘备又命义子刘封率军镇守江州,以张松为军师,同时紧急调关羽和诸葛亮返回成都,因为在他看来,只有这两个人才有能力敌得住周瑜。

    “唉,云长和孔明这一回来,恐怕南部诸郡县再也难以保住了,本来局势相对比较稳定,我以天府之国为依托,虽然暂时辛苦点,最终一定能够拖到敌军粮尽退走,可是现在法孝直已死,东线没有了强力的军师,临江失陷,局势失去了平衡,一旦再有变故,就连整个巴郡都保不住,这样的危险我可不能冒,失去了南疆,我还能够维持下去,可是如果失去了巴郡,我将随时面临周瑜小儿的威胁,孰轻孰重很明显,现在也只能避重就轻了。”

    刘备的心中满是无奈,轻轻叹道:“三弟这厮老是饮酒误事,根本无法得到重用,现在军中缺乏良将,也只有一个二弟可用,只可惜上一次我不听劝阻,率军征讨孙权,结果损兵折将,傅肜、沙摩柯、冯习、张南诸将尽皆战死,令我军中人才凋零,否则的话,如何能够对只统率了区区三万人的周瑜小儿如此无奈?上天啊,你既然能够让我有机会夺得益州基业,既然确定我是天命之人,却为何让我遭此挫败?”

    刘备满心的怨愤,怨恨苍天不公,让他遭受这么大的挫败,让这么多的贤才离他而去,如果法正还活着,如果陈登还活着,那么他也绝对不会有今天的下场。

    好在,在吴懿的接应下,张飞顺利的回到成都,然而这时候的张飞再也没有之前的豪气,他来到刘备的官邸内,悔恨不已,跪倒在刘备的脚下,请求刘备将他杀了,以正军法。

    然而张飞毕竟是刘备军中为数不多的猛将,又与刘备多年的兄弟感情,又被怎能下得去手?于是刘备饶了张飞的性命,同时改命张飞为蜀军郡守,让他负责成都的守卫,这其实是刘备亲自看着张飞,不许他再饮酒误事。

    半个月之后,关羽和诸葛亮快马返回成都,这时候他们见到的刘备已经是两鬓苍苍,这让二人心中受到极大的震动,上一次离开的时候,刘备还是满头青丝,可是这一次见面却已经是两鬓苍苍,足见刘备是多么的愁苦?

    “大哥!”看到刘备前后容颜的变化,关羽泪流满面,咬牙说道:“三弟这厮在哪里?都是他贪杯误事,惹出了如此祸端,我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让他坚决改掉这个教训!”

    这时候张飞满面羞愧,多日来他一直躲在自己的家中不敢见人,现在关羽回来,他也不得不到城门口迎接,然而也一直低着头,躲在人群中不敢看刘备,直到此刻才看到刘备的两鬓霜,他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暗中下定决心,牢记这个教训,这一辈子都绝对不再饮酒!

    刘备轻轻叹道:“这不关三弟的事,唉,一切都是天意,看起来我是被左慈那老道给蒙骗了,过分相信自己了,如今想来,制剂可实在有些不自量力了,如今我也不求别的了,能够保住益州北部也就知足了。”

    “主公何苦如此妄自菲薄?主公现在所患,不过周瑜而已,亮虽不才,愿意前往一会,定然让他遗恨而归。”诸葛亮见刘备话中甚是萧索,雄心已不复,顿时有些着急,连忙走上前来,大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