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 愿举国依附
    对于诸葛亮的要求,刘备自然同意,这其实本来就是刘备调诸葛亮返回的初衷,随后刘备正式任命关羽为巴郡太守,诸葛亮为军师,前往巴郡驻守,并调刘封为江阳太守,同时命吴懿为越雋太守,让吴懿驻守诸葛亮和关羽历经数月才终于收复的越雋的江水南部地区,命刘封和吴懿沿着江水沿岸修筑防御体系,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敌军再前进一步。

    “唉,由于云长和孔明的退回,南中各郡肯定会遭受江东军的入侵,孟获他们虽勇,却也无法抵挡,最终难免失败,然而我明明知道这一点,却没有多余的兵力支持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南的云南、建宁、朱提、永昌、兴古、牂牁六郡落入孙权小儿的手中,这简直相当于我失去了半个益州,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洗雪此恨,或者这一生我都无法实现!”

    一想到南部的六个郡从他手中失去,刘备的心中很是失落,自己忙活了大半辈子,靠着坑蒙拐骗各种手段,总算是找到了一块安身之地,本来想着以此作为将来割据天下的根基,却没想到只是转眼之间,竟然就已经失去了一大半。

    “唉,现在各路诸侯基本被消灭,天下之间也就剩下了曹操、孙权、我和刘和,而曹操现在仅仅拥有青徐二州,基本上算是退出了逐鹿中原的行列,孙权小儿也不再与刘和争雄,一心一意的想要划江而治,而我更惨,竟然只剩下了益州北部这几个郡,地盘都没有曹操广大,而且还面临着孙权小儿的威胁,这还是刘和没有乘机进攻的情况,如果刘和也乘机发动进攻,那我直接抹脖子就算了,早知道今日,当初我绝不会卯足了劲想要夺取刘和的荆州,如果是那样的话,孙权小儿也找不到进攻我的机会,甚至都有可能被我压着打,唉,那时候的我,实在是太过自信,或者说是太过盲目乐观了。”

    想到这里,刘备的脸上闪过了浓浓的悔恨,他也姓刘,也是汉室宗亲,当初如果能够与刘和修好,帮着刘和一起攻打江东的话,说不准自己还能乘机捞取一些好处,让基业变得越累越大,可是现在竟然走到了这一步,完全都是自己咎由自取。

    “就连曹操那么强大的势力都被刘和压制的那样惨,我还妄想着要打垮刘和,独自享有拥立汉室的成果,还真的是异想天开呀,嘿嘿。”

    刘和自言自语,不断讽刺着自己。

    到了最后,刘备痛下决心,暗暗地想道:“虽然目前有孔明和云长在,绝对能够抵挡住周瑜小儿的进攻,可是江东拥有如此广大的地盘,麾下更是拥有精兵强将,只需给他几年的发展时间,就能够在经济和军事上全面碾压我军,到了那时候,恐怕我军中就算是有姜太公和张子房这样的人物,也都无法保住这片基业了,与其如此,还不如暂时依附刘和,获取他的保护呢。”

    这时候只见亲兵将领马忠走进来,对刘备拱手施礼道:“启禀主公,外面来了一个文士,自称是武陵林沅人,名叫廖立,前来投奔主公,并且声称有办法助主公退敌。”

    “哦?廖立?不知道此人有何才能?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刘备一听这话,顿时满脸的好奇,命人将廖立请进来。

    待得廖立进来,刘备见对方形容猥琐,其貌不扬,顿时心中不喜,淡淡问道:“听说先生有办法帮我退敌,不知是真是假?”

    只见廖立拱手说道:“此事自然是真,在下知道目前蜀公处于劣势,虽然诸葛孔明与关羽坐镇江州,挫败了周瑜的进攻,可是却也无力对周瑜大军发起反击,而南方的太史慈军团已经占据了江南的六个郡,纵然在那里还有一些抵抗,可是相信最多半年的时间,他就能平定那里的叛乱,到了那时江东军只需再休养生息三两年,就能以绝对优势对蜀公发起全面进攻,要知道,江东军善于水战,纵然蜀公有江水天险,却也无法阻止对方的雷霆进击。”

    “哼,那又怎么样?想当初我也是赤手空拳,便打下了这么庞大的基业,现在我身边还有关张二弟等将领数十员,诸葛孔明等谋士十数人,麾下可战之力三四万人,就算是真的失败了,我还能从头再来,说不准将来的成就还远胜于今日。”纵然心中承认对方说得对,可是以刘备的尊严和骄傲,却也不能让对方把自己说得那样不堪,所以刘备立刻出言反驳。

    然而廖立却是笑道:“蜀公此话可是有些不够真诚啊,毕竟蜀公你也明白,当初蜀公之所以能够建立一番基业,主要是因为中原混战,群雄逐鹿,而蜀公的对手刘表和刘璋都是庸才,如今北方已经接近统一,秦公此人更是无比精明,蜀公想要故技重施,从秦公手中谋取一块地盘,恐怕根本不现实,而江东军与蜀公之间的仇怨也不用立说了,相信等到孙权进入成都之日,就是蜀公大业瓦解之时,到了那时,蜀公总有雄心,恐怕最终也只能含恨离世。”

    “.…..”听了廖立这一针见血的话,刘备也都无话可以反驳,因为对方的话实在是太有道理了,自己不同意都不行。

    所以刘备沉默了片刻,然后就自己刚才的态度向廖立道歉,然后诚心诚意的向廖立请教:“如此,不知我该怎么做?还请先生教我。”

    只见廖立直视着刘备的眼睛,然后正色说道:“秦公要想保全性命和地位,如今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益州内附秦公,这样一来,孙权如果再进攻蜀公的话,那就是在进攻秦公,在这种情况下他必然会遭到秦公的大举报复,所以,即便孙权再猖狂,也绝不敢再动,只能无奈的率军退回,只要孙权率军退回,蜀公便拥有了喘息之机,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发展经济,招募士卒,训练军队,等到机会合适了,便联合秦公展开反攻,那时候不要说尽复失地,就算是反攻江东的地盘也不是没有希望,蜀公自身实力变强了,以后的事情就不用立再说了吧?”

    刘备一听这话,自然明白廖立的意思,而对方的话也正好与他所想的相同,顿时点头说道:“先生的意思备明白,这可真是天降先生,给备送来了这样一位大才,哈哈,吾这就任命先生为益州治中,兼蜀公府东曹掾,希望先生能够不辞劳苦,前往长安去见秦公,表明吾之诚意,备愿举州内附,纳子为质,还望秦公能够接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