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夜宴
    “母亲,母亲请息怒”,孙权一听这话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苦笑着解释道:“其实并非是孩儿将尚香许配给那个刘和,母亲且想一想,孩儿纵然再不肖,那刘和纵然再富贵,孩儿也不致于把尚香许给他做妾吧?这一切都是公瑾出的计策,目的就是要把刘和诳到吴县来,然后将其杀死。”

    “哼,周瑜这小子糊涂,难道你也跟着糊涂?你怎能拿你亲妹妹的名声如此作践?婚姻大事岂同儿戏?现在倒好,闹得满城皆知。沸沸扬扬,你再将刘和杀死,这岂不是让全天下的百姓跟着看笑话?你失信于天下之人,以后还有谁会服你?再说了,你让尚香怎么办?尚香尚未进门而克死未婚夫,她这一辈子可就完了。”

    “那,那怎么办?孩儿倒是没有想过这些。”孙权满头的冷汗,小声的说道。

    “这倒也好办,等到刘和来了,你先好好招待于他,数日之后我将去甘露寺上香,你让他也去,我要先见他一见,如果这个刘和不配尚香,任由你们处置,可是如果她果真是个英雄,也不妨将尚香嫁给他。”

    “啊?这,这怎么能够?”孙权一听这话,顿时呆了,刘和是不是英雄他自然清楚,凭他的气质形象一定会被老太太看中,这样一来的话事情岂不弄假成真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还如何谋害刘和?自己与周瑜的这一番密谋岂不是化为流水了?

    “怎么就不能?”吴国太冷冷看了一眼孙权,然后说道:“难道你果真不肯听我的话?其实说起来也是,你现在是吴侯,麾下统领荆扬交益四州数百万之众,又如何真的会听我这个老太婆的话?”

    孙权一听这话,顿时冷汗直流,连忙跪下拜道:“母亲这话言重了,孩儿如何敢不遵母训?既然母亲吩咐下来,那便这样做吧。”

    吴国太见孙权答应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与孙权说起了其中的一些细节。

    孙权则顺着吴国太说话,直到把老太太哄高兴了这才离开,在离开之际,他又悄悄的调查,到底是谁向老太太走漏了消息,后来听说竟然是黄盖的妻子,心中顿生不满,暗暗说道:“黄公覆,我本以为你是个好人,对我忠心耿耿,却没想到竟然也在为刘和效力,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会让你知道背叛我的滋味。”

    孙权含着一腔怨气返回自己的营寨,恰好遇见周瑜。

    原来周瑜也听说了坊间流传着孙权嫁妹的消息,又见孙权被吴国太给叫走了,心中担忧,连忙赶过来看一看情况。

    现在他见到孙权的神情,就不免心中一沉,知道吴国太肯定知道了,于是问发生了什么事。

    孙权一脸的苦涩,随后把他与吴国太的对话述说了一遍,然后叹道:“难道我们的事情就这样无果而终?这可实在令人不甘心啊。”

    周瑜暗暗想了想,然后说道:“其实如果主公能够痛下决心,我们还是有机会的。”随后周瑜就凑到孙权的耳边,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

    孙权一听,顿时眉开眼笑的说道:“我自然能够痛下决心,公瑾,我会命幼平准备一切的,看那刘和到时候该如何逃走?”

    两人正说着,突然听贾华报告,刘和的队伍离吴县还有二十里,孙权闻讯大喜,立刻带着周瑜等人前去出迎。

    两人见面之后,自然又是一番客套,之后孙权一脸“无奈”的向刘和表达出了吴国太想要到甘露寺相女婿的事情,希望刘和原谅一个做母亲的那一点舐犊之情。

    对于这点要求刘和自然是满口答应,不仅如此,心中还暗暗想道:“甘露寺相亲之事可是我有意安排的,当然不会介意,这一次保管叫你成为我的二舅哥。”

    当天晚上,孙权下令宴请刘和,对于这样的要求刘和自然不能拒绝,留下潘凤统率一千将士在营外等候,率领着赵云、陈到、许褚、王双四名大将一同前往营内接受孙权的宴请。

    这四员将全都顶盔掼甲,面无表情的跟在刘和的身边,虽然没有流露出杀意,但是因为都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仅仅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淡淡的冷厉气,就让人忍不住感到浑身发冷,从而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

    “不知秦公身后所站都是何人?可否为我引介引介?”孙权看到刘和身边那四位勇将,心中很是忌惮,同时也很羡慕刘和能够招揽到这种人才,于是对刘和说道。

    刘和淡淡一笑,指着赵云说道:“这一位名叫赵云,如今已是豫州刺史,官拜平南将军。”

    “莫非是打得吕布都落荒而逃的勇将常山赵子龙乎?真是失敬失敬,权久闻其名,只恨一直未能相见,今日能够得见,实乃三生有幸。”

    “这位是陈到,官拜领军将军。”莫非是享誉天下的白毦军的统领乎?权亦是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幸何如之?

    “这一位名叫王双,虽然并不出名,然而武艺却绝不在陈领军之下。”

    “久仰久仰。”

    “这一位……”

    “这一位莫非是闻名天下的勇将虎痴许褚徐将军?这,这怎么可能?你。你当初不是战死了吗?”看到许褚,孙权顿时感到十分熟悉,脑子里突然想起来对方的身份,顿时吃惊地说道。

    只见许褚嘿嘿笑道:“吴侯也只是听信了别人的传言,当初在河北,俺因为不敌,被主公所生擒,然而自以为对曹公效忠,并未归降,直到后来才听说曹公为了一己之私竟然杀死贵妃,欺凌天子,后来更是把天子掳掠至徐州,褚虽不才,如何效命于这种****?同时当然也是为主公的风采所折服,最后甘心归降,蒙主公不弃,被拜为中领军,以前末将在曹公帐下,没少与吴侯为敌,亦杀伤了吴侯帐下不少兵将,这里先行赔罪。”

    “这有什么?之前也不过是各为其主,哈哈,咱们光顾着说话来,快快坐下,宴会,马上开始,”孙权现在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刘和麾下猛降都集中在这里,自己只要一声令下,帐后的伏兵尽出,就能将这些心腹大患砍为肉泥,可是忧虑的是,现在这四将都是站着,而且离得自己很近,如果真的派出伏兵,估计自己也会把命丢在这里,不禁陷入了犹豫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