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偏要嫁给你让他看看
    “这弓箭的箭尖发蓝,明显是淬了剧毒,你竟不知此事?”刘和看孙尚香的态度不似作伪,连忙问道。【】

    “什么?箭尖发蓝?这,这怎么可能?”孙尚香闻言一惊,连忙说道。

    这时候刘和将他手中一支羽箭递给孙尚香,孙尚香接过一看,果然见那羽箭箭尖发蓝,顿时面色大变。

    不过她还是不敢相信,于是硬着头皮说道:“我的箭怎会在你手中?你可不要说是自己空手接住的,这可我可不信。”

    这羽箭的确是刘和空手接住的,他当初原本想着将这羽箭再甩回去,吓唬一下这个小丫头,可是却猛然发现羽箭有毒,于是就装死,然后等孙尚香来到面前的时候将其擒住,拷问凶手。

    他知道这孙尚香虽然有些高冷,却也绝不会有害人之心,尤其是当着她母亲的面害人。

    刘和苦笑着说道:“尽管你不信,可这羽箭就是我空手接住的,要不然我往哪里再单独弄出这么一支羽箭?”

    “哼,我还是不信,我只是从箭壶中随意抽出的一支羽箭,怎么就有毒?除非是里面全有毒,否则的话根本就不可能达到害你的目的。”

    说完之后,孙尚香就要向她背上摸箭,可是这时候她还被压在地上,哪里能摸到自己的背?

    这时候刘和也不顾的逼迫孙尚香答应嫁给自己了,连忙翻身站起来,让她自己摸箭。

    孙尚香乘势坐起,在背上的箭壶中摸了一根羽箭出来,低头一看,顿时面色一变,因为那箭头上果然是一汪蓝。

    随后孙尚香不信邪一般的又取出来几支羽箭,结果每一支的箭头上都涂抹着毒药,这让她的面色更加难看。

    最后孙尚香一咬牙,把整个箭壶取下来,然后把所有的羽箭全都取出来,结果竟然发现这一壶箭竟然全都淬了毒,孙尚香面色惨白,将那一壶箭全都扔到地上,还用脚踩了几下,大哭着说道:“坏蛋公瑾哥哥,竟然骗我害人,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哼!果然就是周瑜这厮!”刘和听了这话,面色顿时一沉,轻咬银牙,暗暗说道:“我没招惹你,你却如此待我,这一次不出这一口恶气,我这姓就倒着写。”

    刘和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将孙尚香箭壶中的羽箭全都捡起来,装进了箭壶,又对孙尚香劝慰了几句。

    这时候吴国太走了过来,问刘和发生了什么事,刘和于是将箭壶交给吴国太,将周瑜将毒箭交给孙尚香,并且骗孙尚香暗害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然而说道:“其实周瑜害我,这也无所谓了,可是他为了害我,竟然不顾尚香妹子的名声,如果尚香真的拿这羽箭射杀了我,定会落下一个恶毒之名,以后还有谁敢再娶她?可怜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孩子,就会这样被他毁了一生!”

    孙尚香虽然娇蛮高冷,可是她这一生实在是连只鸡都没有杀过,现在自己差一点杀了人,心中正难受,现在刘和这一句“恶毒”的评价更是说到她心里去了,顿时委屈的大哭起来。

    吴国太的一张脸这时候都已经沉的滴出水来了,对着侍立在身旁的侍女说道:“去,把孙权给老身叫过来。”

    侍女见老夫人发怒,不敢怠慢,连忙离开。

    片刻之后,侍女回来,对吴国太说道:“启禀夫人,周都督突患重病,主公吩咐他回去休息了。”

    “哼!突患重病?患了心病了吧?走,随我一道到他府中去看看,看他到底得了什么病?”吴国太自然不信周瑜患病之说,恼怒地说道。

    刘和闻言却是劝阻道:“夫人息怒,你今日也忙了半天了,何必因为这一点小事再专门跑一趟?”

    刘和这话明是劝阻,实际上是火上浇油,实在有些阴险。

    而事实也的确如刘和所料,吴国太听了他的话,顿时怒道:“这怎么能是小事?你现在已经赢了尚香,是我未来的女婿,周瑜这小子竟敢暗害我女婿,此事如果不找他要个说法,老身颜面何存?贤婿,你不用管了,此事一定叫他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这时候只见孙尚香轻轻咕哝道:“谁说要嫁给他了?连贤婿都喊上了。”

    吴国太闻言更怒,大声说道:“都是因为你不听从我的话,这才导致我这贤婿险些被害,你还在这里给我说这话!再者说了,刚才你明明答应,只要被他打败,就嫁给他,难道还敢反悔吗?我可告诉你,如果你敢拒绝的话,以后就别喊我母亲,我也只当是从来没你这个女儿!”

    说完之后,吴国太怒冲的率众离开,片刻之间,偌大的后花园只剩下了刘和与孙尚香两个人。

    孙尚香见母亲离开,心中更是委屈,不由得轻轻抽泣。香肩一耸一耸的,令人望而生怜。

    刘和见状,顿时叹道:“如果你果真不愿嫁给我,我也不勉强你,过一会就给令堂提出来也就是了,何必如此?我刘和虽然不堪,却也从不愿意勉强别人,只道是我们无缘而已,不过我有一事相求,此次我之所以刀江东来,实际上是周瑜的一个毒计,以将你许配给我为借口,将我谋害于此,所以,如果小娘子有心的话,和恳请小娘子帮一个忙,让我顺利返回长安,如果小娘子不愿意的话,那我死在此地又有何妨?”

    孙尚香听了刘和的话,顿时也感到一丝的歉意,毕竟对方是为了她来的,于是也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你都不知道我长得什么样子,竟然就为了我而不顾生死来到江东?你这个人是不是傻?”

    “我早就听说江东孙策有一个妹妹,这个妹妹虽是一个女子,然而性情刚强豪迈,与他最为相似,孙伯符本来就是天下少有的英雄,他的妹妹能差到哪里去?所以我相信小娘子你一定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巾帼英雄,像这样的女孩子如果错过了,那才是我这一辈子的遗憾,于是我就鬼使神差的来了,来了之后才发现我的判断果然没有错,哪怕被周瑜给杀了,这一辈子也不后悔了。”

    “啐,你这个人花言巧语的,让人难以相信,不过公瑾哥哥实在有些过分,竟然用我的名义把你骗到江东,此事既然由我而起,我自然要解决此事,既然他以嫁我来骗你,我偏要嫁给你让他看看,就是让他的诡计难以得到实施。”

    孙尚香低下脑袋,一张小脸早已经通红通红,可是语气却是如此的坚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