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九章 被迫低头的孙权
    “周都督,周都督……”看到周瑜吐血,周围的将士们全都慌乱不已,连忙扶起周瑜,并且关切的问他有没有事。【】

    周瑜却是面色阴沉,双目呆滞,口中喃喃的说道:“刘和这厮身边到底都是些什么人?他为何能够让尚香妹子对他如此忠诚,而且还能同时射出六根羽箭?还有,那个裸衣骂人的家伙又是什么人?竟然能够乱我心智,好生的了得。还有,最后,不知道是谁,竟然改变了天象,召唤了东南风,幸亏赤壁之战时我没有遇到那人,否则的话,估计那一把火最终会烧到我江东军,刘和麾下如此多的能人,不得不令人忧虑……”

    周瑜浑浑噩噩的来到了吴县,然后满脸愧色的向孙权回报结果。

    “你,你说什么?刘和跑了?而且连尚香都被他给卷走了?这,这,怎么会这样?”听了周瑜的报告,孙权顿时感到无比的沮丧,他为了能够杀掉刘和,可以说做足了准备,仅仅刘和的婚后生活,各种各样的珍馐美馔,华丽的铺设,依仗,华贵的丝绸衣袍,再加上刘和麾下那一千军队的供应,都足足花了他上亿钱,别的不说,仅仅是刘和与孙尚香二人每天的饮食,都能达到万钱,这样奢靡的生活连他自己也连想都不敢想,这一来一去,他可是赔大发了,结果自己不仅什么都没捞着,最后还大大得罪了刘和,这要传出去,自己可就成了天字第一号的傻瓜,以后定会沦为千秋笑柄。

    “唉,这一切都怪末将,真没想到这个刘和仅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竟然就让尚香妹子彻底倒向了他,不得不说,这个人在驭人之术方面确实有一套,还有,尚香妹子不知为何,竟然学得了一套妖法,竟然能够同时将六根羽箭同时射到我们六名将领耳畔,我能够明确地感到她是手下留情了,因为她完全可以将那羽箭射入我们的咽喉,总之以后,我们如果在战场上遇到了尚香妹子,一定要小心,身边必须有重重护卫才行;还有他营中有人裸衣而出,对我们一番痛骂,顿时让我迷失了心智,率军撤退,直退到十余里,末将才清醒过来,等到末将率军去追的时候,刘和大军刚刚上了船,末将见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便想着命水军拦截,却没想到霎时之间风云变幻,东南风起,刘和命人扯起风帆,那船如飞而去,末将竟然阻拦不得……”

    “什么?竟然连老天都在帮他?这,这,这是不是说明,这一切都是天意?”孙权一听这话,面色更是不好看,苦涩的说道。

    却见周瑜说道:“这肯定不是,瑜可以清楚地看到,刘和身边有人懂得改变天气的妖术,主公是否听说过,当年马腾、韩遂联合羌人,乘着刘和北征之际突袭长安,当时已经来到了长安城下,却突然出现了诡异的天象,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伸手不见五指,随后是电闪雷鸣,好似是天公发怒,马腾韩遂等人心中惧怕,连忙撤兵,如今细想来,肯定就是那个懂得改变天象妖术的人在长安城内。”

    “如果真是有这样的人才的话,恐怕更是我军的极大威胁,如果是天公相助,又能相助几回?可是有这样的人才,那就是我们的灾难了,嘿嘿,尚香的秘术,不知名人物的骂术,还有另外不知名人物改变天象的妖术,真没想到刘和麾下竟然有这么多的鸡鸣狗盗之辈,如今看起来,想要与刘和全面为敌,我们实在是差的太远。”

    孙权的雄心壮志顿时被周瑜的那一番话给抽走了,心中一直在暗暗后悔,最后关头实在不该那么冲动,并且暗暗思索,还有什么办法可以修补与刘和的关系。

    孙权简单的安慰了周瑜几句,命周瑜不再管这些事了,休息几天就到巴郡上任去,等到周瑜离开之后就把黄盖招来,派遣黄盖作为使者,到长安弥合关系,告诉刘和这一切都是周瑜自作主张,自己已经处罚了他一千万钱,并且把他打发到巴郡做太守了,除此之外,还奉上两千万钱,以及十颗价值连城的合浦珠以示歉意。

    黄盖答应之后又轻轻叹道:“早知如此,主公又何必当初?当初秦公到我江东,如果主公真心与其修好,只要不是我们主动进犯,我江东就绝不会受到秦公大军的侵犯,主公再好好休养生息数年,率军直捣下邳,迎立天子,并将天子迎回江东,主公的声势将会盖过原来的曹操,到了那时,主公挟天子以令诸侯,这该是多么好的一个局面?只可惜主公竟然被周瑜所误,一错再错,竟致今日之局。”

    孙权闻言,虽然表面上笑着道歉,心中却是大怒,暗暗想道:“大哥留下的那些老臣们尤以此老贼为甚,狂傲无礼,不值得信任,当初若不是你暗中配合刘和,估计现在的刘和早已经成了我的阶下囚了,甚至早已经人头落地了,哼,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我就先饶你这一回,日后你莫犯在我手上,否则的话,到时候定然有你的好看!”

    黄盖只是仗义执言,一心为了孙权着想,却不想竟然已经暗暗得罪了孙权,这个目前还对自己笑容满面的人,正在想着以后如何暗害自己的事情。

    随后黄盖率领着仆从,将金钱货物装满了数车,先是来到了自己的丹阳郡,之后又从秣陵上船,然后扬帆出发,直往江夏而去。

    黄盖来到江夏之后,又是一路赶往长安,沿途对刘和治下的安定富庶景象赞叹不已,最后来到长安,拜见刘和,说明了孙权的悔过之意。

    对于黄盖的到来十分的欢迎,对于孙权的悔意也丝毫没有在意,大笑着说道:“我就知道这肯定都是周瑜的主意,跟我的二舅哥无关,只可惜周瑜机关算尽太聪明,最终还是赔了夫人又赔钱。哈哈,不说这个了,公覆,你也算是我娘子尚香的属下,咱们不算外人,再说了,当初如果没有你的帮忙,我又如何能够抱得美人归?今天你好不容易到了长安,我可要好好感谢感谢你。”

    随后刘和下令设宴,款待黄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