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 枭雄之死
    刘备这一生可谓是跌宕起伏,精彩纷呈,当初他只是孑然一身,后来在黄巾起义之时才开始崛起,招揽了关羽、张飞这等将才,结识了刘虞、公孙瓒等人,一步步的发展壮大起来,其中最得意的时候就是占据了徐州和益州,然而他的徐州由于受到荀彧的驱虎吞狼之计,被吕布所并。【】

    而在占领了益州、交州以及荆州大部之后,却由于一心想要吞并刘和的地盘而遭到孙权的偷袭,导致失去了交州和荆州部分,这时候刘备更是不听诸葛亮的建言,一意孤行,率军征讨江东军,结果赤壁一役,刘备遭到周瑜一把大火,烧毁了十几万大军,将辛苦建立的根基亲手毁掉。

    后来更是不听诸葛亮的建言,擅自决定内附刘和,本来以为可以借力打力,却没想到刘和是此道的高手,让他无力可借,这顿时令刘备的一颗雄心被彻底消磨干净,再无锐气可言,忧愤之下终于累积出了一场大病,这场病越来越重,到了最后竟然已经根本无药可医。

    建安八年,夏四月,刘备的病情再度恶化,终致弥留,自知将死的刘备将关羽、张飞、诸葛亮、廖立及世子刘禅交到了病榻前,对他们做最后的交代。

    “大哥!”看着弥留之际的刘备,关羽和张飞虎目含泪,这就是他们的生死兄弟,这些年来,他们既是君臣,又是战友,更是兄弟,直到现在,当年桃园结义的誓言言犹在耳,可是他们的大哥却要离他们而去了。

    “大业未成而手足断,实在是这世间最大的悲哀!”关羽和张飞心中痛呼,真恨不能以身代之。

    然而生死岂是自身可以代替的?纵然他们想要替代,又有谁能够帮他们实现这个愿望?

    看到关羽和张飞的神情,刘备却是惨淡一笑,然后轻声安慰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们也不必如此,我虽然只有四十三岁,然而这一生却过得如此精彩,别人纵然穷其一生,也都没有我的生活有意思,只是可惜,我在后期太过心急,结果被小儿辈所乘,所创下的基业输却了大半,然而尽管如此,以我半个益州、天下人人称羡的天府之国为根基,我治下尚有十万可战之兵,百万可用之民,足以保我基业。”

    随后,刘备对着他那六岁的儿子刘禅说道:“禅儿,本来为父觉得,能够为你打下一片大大的基业,让你将来继承这份基业,只是可惜,为父后来竟然差点把这点家底给输光,好在还能留下一点,这也算是对你那亡母的一点交代吧,为父自知寿尽,将要陪你母亲去了,益州这幅重担,就要着落在你的肩头了,唉,你的肩膀还稚嫩,实在是委屈你了,你的年纪还小,很多事情还不懂,以后要多跟你关二叔、张三叔和诸葛老师学习,如果内政不懂的话,你就请教诸葛老师,外事不懂的话,就去请教关二叔,他们两个是咱们益州的坚强柱石,只要有他们两个在,咱们益州就能保住,你对待他们,一定要像对待我那样,禅儿,你关二叔就不用说了,虽然我们是结义兄弟,但是比亲兄弟还亲,而诸葛老师,你也要把他当做父亲去对待,这样,你就在我的面前,拜诸葛老师为父……”

    在刘备的安排下,小刘禅流着泪,向诸葛亮大礼参拜,执子礼,慌得诸葛亮连忙还礼,并且扶起刘禅,连连说道:“世子如此,折煞下官了。”

    刘备点点头,对诸葛亮说道:“此子虽然聪慧,然则毕竟年纪幼小,一切事务还需要孔明多多操心,既然他认你为父,你就要像我一般,对他严厉监督,绝不能疏于管教,孔明你的才能十倍于孙权,此子如果实在不成器,你可以取而代之,我敢保证二弟三弟他们谁都不敢反对。”

    诸葛亮一听这话,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同时感到身后传来两道森冷的寒意,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来自关羽和张飞的杀意,这两道杀意有若实质,让他遍体生寒,诸葛亮知道,只要自己敢贸然答应下来,关羽和张飞一定会立刻将他撕成碎片。

    所以,诸葛亮闻言连忙拜倒在地,对着刘备说道:“下官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竭诚报答主公的恩德,对于主公取而代之之言,誓死不敢从命!”

    刘备接下来又对廖立说道:“公渊大才,可为孔明辅助,孔明由于政务繁忙,平常可能会对禅儿疏于管教,你一定要辅佐孔明,承担起管教禅儿的责任,如果此子不听教诲,可知会孔明与云长,共同惩罚,万万不可宽宥。”

    廖立见状,只能流泪答应下来,尽管他只是刘和派来的细作,然而看到刘备对他如此真诚,心中也颇为感动,对刘备说道:“请主公放心,立不惜舍去这条性命,也定然护佑少主无恙!”

    这句话却是廖立的实话,他知道不久之后刘备的政权肯定会瓦解,但是他一定会想办法保住刘禅的性命,以报答刘备的这份真诚。

    刘备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有公渊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相信有了你你这样的忠臣辅佐,禅儿最后一定能够得以保全。”

    最后,刘备郑重的嘱托关羽和张飞:“二位贤弟,为兄就要离开你们了,我们之间虽然看似君臣,实为手足,为兄实在不忍心离你们而去,可是生老病死,岂有人定?我知二位贤弟犹记当初发出的同生共死的誓言,然而你们却并不能就这样死去,因为你们还有更大的责任,好好辅佐禅儿,实现恢复汉室的誓言,这样才是对我最大的安慰,二弟你善待士卒而骄于士大夫,三弟你爱敬君子而不恤小人,这是极大的性格缺陷,以后一定要注意。”

    刘备说完之后,仰天长叹道:“我这一生也算是得其所,只可惜后来太过相信什么天命,导致盲目自信,嘿嘿,天命,天命,天命纵然真的有用,却也在人事,我实在是忽略了人事,如果能够给我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能够实现大汉的中兴……”

    说完之后,刘备呕血三升,竟溘然而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