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二章 张昭的叹息
    由于刘和的到来,刘备不仅没有全部占领包括汉中在内的整个益州,也没有称帝于蜀汉,更是提前二十年病逝。

    刘备病逝的消息传来,不仅仅是益州北部,就连整个天下都深为震惊。

    许都的曹操得闻消息,先是大笑三声,又是大哭三声,这让身边的程昱很是不解,连忙询问原因。

    只见曹操说道:“刘玄德起于微末之中,本是这天下一位了不起的英雄,之前刘和小儿并未崛起之时,我自谓这天下之中,若论英雄,唯刘玄德与操耳,后来刘备的发展果然迅速,连我都不由震惊,他以数千败兵,竟然占据了荆南三郡、整个交州和益州,治下广袤千里,横跨三州,麾下能战之士几近三十万,然而他太过自信,竟然妄图以一己之力与刘和争雄,尤其是忽略了孙权从背后的偷袭,终致大败于荆州,这时候的刘备竟然失去了理智,与孙权争雄于江面,终于被周瑜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后来刘备总算是认识到刘和小儿诚不可与之争锋,向刘和妥协,这才获得暂时的安定,然而其气量又何其狭窄?竟然在刘和与孙权结亲之后忧闷而死,刘备不自量力,先是妄图以自身之力挑战刘和,后又率军与孙权争锋于江面,失败乃是必然,吾故笑之。”

    程昱闻言点了点头,然而接下来又问道:“可是主公又为何大哭三声?”

    只见曹操哀叹道:“不为他,只为兔死狐悲尔。我现在的处境又比刘备强到哪里去呢?虽然看起来身为大汉丞相,挟天子以令诸侯,可是我能命令得了谁?不仅如此,还在刘和的羽翼之下苟且偷安,我知道刘和之所以不率军攻我徐州,只主要是因为他不想要天子,然而我却还不能不接,因为如果没有天子的话,我会立刻陷入刘和与孙权大军的围剿之中,以我区区两州之地,数万残兵,如何能够与之对敌?所以,我现在虽然苟活,却也只是勉强支撑而已,什么雄心,什么进取,也都只是自欺欺人的话而已。”

    程昱听了曹操的话,顿时沉默不语,心中暗暗叹息了片刻,过了一会突然说道:“司马仲达曾经不是提起过攻略倭国吗?主公何不试一试?说不准到时候就能开辟出一片新天地呢。”

    曹操闻言苦笑道:“仲德,我如今年届五旬,早已经没有了进取之心,让我在一片荒蛮的土地上建立起一片基业,需要多少时间?我还有多少时间可等?更何况,我曹操身为大汉臣民,生于斯长于斯,见惯了大汉的繁华富庶,见惯了冠冕风流,宽衣博带,怎会与无知蛮夷生活在一起?再说了,我自幼生活在陆地上,可不愿到海上经历风浪,天子也绝对不愿,我把天子请到徐州也就罢了,毕竟这是我大汉的龙兴之地,可是如果我把天子带到海外蛮荒去,一定会遭到天下群雄的一致讨伐,即便是我自己,也会心中不安。”

    程昱闻言顿时叹了一口气,情知曹操说得有道理,也不再说话,对曹操拱了拱手,默默退下。

    在这之后,曹操更加沉迷酒色,然而没想到错有错招,他这几个月的努力倒也没有白费,房内姬妾如有受孕者,竟然给他生下了二十个儿子,然而曹操的身体也很快垮了下去,尤其是头风病的折磨,每日里让他痛不欲生,恨不能死了才好。

    而在江东,孙权听闻刘备病死的消息,则是大为高兴,在他看来刘备死了,益州就是他的了,于是他下令周瑜整顿兵马,准备进攻益州,以便一举吞并刘备的势力。

    然而就在这时,孙权听闻一个消息,刘和向朝廷保奏,追谥刘备为蜀昭烈公,并且保奏刘备之子刘禅继任益州牧、蜀公、骠骑将军之位,同时承诺,对益州的盟约继续有效。

    “什么?我这个妹丈到底是要做什么?这么好的吞并刘备实力的机会都不要,如果错过这个机会,真不知道以后还会有没有?”

    孙权听说消息之后,忍不住沉声抱怨道。

    这时候只见长史张昭说道:“这或许是因为秦公不想让主公乘机发展壮大,同时想要在益州市恩卖好的结果吧?”

    孙权闻言一愣,仔细思索了片刻,然后点头叹道:“子布,你说的应该是对的,看起来我这妹丈果然跟我不是一条心啊,他之前的种种,只不过是在利用我对付刘备,现在刘备死了,估计他下一步就要乘机收复益州那些文臣武将了,一旦得了益州北部,估计下一步就是我了,这个小子,实在是可恨,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听他的摆布了。”

    只见张昭突然开口说道:“其实,不知道主公想过一种可能没有,等到秦公真的统一了益州北部,又扫除了徐州,主公如果举江东归降,将来定会受到秦公厚待啊,再加上主公与尚香小姐的兄妹关系,将来的地位绝不会比现在低……”

    孙权闻言却是面色阴沉,对这张昭冷冷说道:“我现在拥有了江南百万之众,与刘和划江而治,论起国土广阔,未必就比刘和差,刘和现在虽强,可是在江北尚有曹操及刘禅未平,等到他平定了曹操和刘禅,我的实力就已经足够自保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为何要投降刘和?子布,对于这种论调,以后还请勿再说起!我有些累了,你先下去吧。”

    说完之后,孙权再也不看张昭,只是自顾自的把玩兵书。

    “唉,我这一番金玉良言,本是为你,可是没想到你却如此不识时务,你这几年养精蓄锐,秦公又何尝不是?他的国土比你广阔,人才比你众多,人口也远胜,农业商贸之繁荣更是你远远无法比拟的,在这种情况下,你靠什么跟他相争?难道仅仅凭着长江天险?嘿嘿,难道你不清楚,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仅仅一条长江天堑,是根本无法阻拦对方进攻的决心的,相信过不了多久,江南地区战火再起,受苦受难的只是百姓而已。”

    张昭心中哀叹,自己本为良言,对方却弃而不用,偏偏听信周瑜的什么天下两分,而自身其实并没有保住这份基业的胸怀与能力,这其实是最悲哀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