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诸葛亮的忧虑
    对于荆州发生的战事,不仅仅是关羽在关注,身在徐州的曹操也在密切的关注着,虽然他现在失去了进取之心,可是那也是因为刘和的实力太强,同时倭国又太蛮荒偏远,导致进取之路被堵死的原因,现在一听说刘和与孙权开战,就觉得现在有可能浑水摸鱼,夺取江东的土地,所以立刻下令曹仁整顿兵马,建造战船,一旦江东兵力空虚,立刻出兵曲阿,占领江东的土地。

    作为一个智计超绝的人物,司马懿自然也不会缺少探听外界消息的渠道,当他得知曹操准备派曹仁乘乱夺取江东的时候,心中暗暗嘲笑不已,因为他相信曹操一定不会成功的,这一次刘和一定会让曹操彻底绝望,而完全丧失希望的曹操,将来恐怕只能走刘备的老路,而只要曹**去,曹丕继位,那自己的机会可就来了。

    “不自量力的老家伙,自身都难以保全,竟然还想着要夺取江东,你越是有雄心,就死得越快,狡猾如你,竟然连这一点都想不到,也真的是利令智昏、老糊涂了。”

    只有在暗夜之中,司马懿那看起来有些暗淡的眼神才会恢复本来的神采,变得冷厉而深邃。

    而另外一人则不像司马懿这样淡定,这个人就是隐居成都乡下的诸葛亮。

    对于荆州的局势,他也密切的关注着,虽然关羽是他的政敌,可是他也希望关羽能够做出正确的决策,让益州的力量进一步的发展壮大,然而当他听说关羽准备与刘和的荆州军一起夹击周瑜,顿时变得不再那么气定神闲了。

    “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就算最终能够击破周瑜,我们最后恢复了整个益州以及武陵以西的领土又能怎样?毕竟损失的将士很难在短期内得到有效补充,而想要击破周瑜,估计我军最少也要付出三万精锐的代价,而三万精锐一旦损失,我们还有什么能力再阻挡刘和的攻击?到了那时候,也不用刘和率军近攻,只需要他陈兵国门,我们也只有投降一途了,关将军怎会这样糊涂?嗯,这肯定是那个廖立想出来的主意,我就知道这人一定有问题,只可惜一直到现在,竟然还无法找到他通敌的证据。”

    廖立原本在洛阳的时候,只是扮作刘虞的书童,为人很是低调,根本不可能有人会认识,而后来廖立逃回刘和军中,向刘和禀报刘虞“被杀”的军情,也只有少数人见到,而这些见到的人都是刘和的亲信将士,根本不可能会有人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所以就算诸葛亮费尽心力的去调查,也只能调查到廖立入川之后的情况,至于廖立入川之前的一切线索,竟然不知为何都是中断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诸葛亮一直不能找到廖立通敌的任何证据,只能通过廖立的那些决策以及自己无法看穿对方的属性尤其是忠诚度来判断,此人应该是刘和派来的细作。

    然而诸葛亮现在也只是怀疑而已,就算是他把这个推断告诉关羽,现在正十分倚重廖立的关羽也绝对不会相信。

    尽管知道自己写这么一封信,关羽也不会相信,可是诸葛亮终究不忍蜀军走向歧途,所以还是给关羽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劝说关羽千万不要听信谗言,率军进攻周瑜的大军,对于目前的蜀军来说,最好就是坐山观虎斗,然后乘着吴军内部空虚,收复益州南部诸郡,然后徐图进取,图谋割据。

    关羽看了诸葛亮的信,沉吟不语,也觉得诸葛亮说的有些道理,于是他就把这封信交给廖立,想听一听廖立的意见。

    却见廖立苦笑着说道:“我就知道诸葛先生一定会这么说,说句实话,如果按照诸葛先生的做,我军确实能够收复益州南部诸郡,最后成功实现割据一方的战略,如果君侯的目标仅止于割据一方,那我不必再说,然而如果君侯还想着迎立天子,兴复汉室,就必须按照下官所说的去做,因为一旦关将军南下,秦公定然会想办法夺取江东、交州以及荆南四郡,到了那时候,我军就被死死的限制在益州大地上,想要攻入徐州已经是不可能,两条战略的优劣都已经摆在这里了,到底该怎样做,全凭将军一言而决之。”

    廖立的这句话实在是太毒了,可以说是抓住了关羽性格中最鲜明也是最初脆弱的一点,或者说是刺激了关羽最敏感的拿一根神经,这种鲜明的性格就是忠义。

    关羽和诸葛亮,甚至和刘备都不同,他们在一开始就存在着割据一方的思想,而关羽的志向在于彻底兴复汉室,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拒绝与孙权这种背叛大汉的乱臣贼子结亲,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以降汉不降曹的名义向曹操投降,才会对朝廷册封的“汉寿亭侯”如此在意,以至于后来张飞都被封为了乡侯级别的“西乡侯”,而关羽还是亭侯级别的“汉寿亭侯”。

    所以,正是因为兴复汉室的责任感,驱使着关羽根本没做犹豫,立刻就下定决心,按照廖立所建议的去做。

    闻听消息的诸葛亮一声叹息,心中忧虑更甚,然而却没有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