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 周瑜被擒
    “真没想到我周瑜竟死于此地,伯符!只可惜你的嘱托我无法帮你实现了,以后等到了九泉之下我再向你赔罪吧。”

    周瑜苦笑一声,知道自己这要被擒,一定会遭受屈辱,他宁可去死也不愿受这份屈辱,所以一咬牙,便决定自刎而死。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一根羽箭如飞一般赶来,准确无误的射入周瑜握剑的右臂,这让周瑜再也无力握剑,手中剑就此掉到了地上。

    周瑜顿时苦笑一声,他抬头一看,发现此人是潘璋身旁那位将领,此人虽然看起来很是平常,可是当初潘璋再下令之时都看向此人,看起来是要征询其意见,足见此人绝不低于潘璋,又见对方箭法了得,知道定非常人。

    只见那人手中已经换成了一把长枪,面色冷淡,对着他说道:“有我张任在此,你就是想死也死不了,嘿嘿,我家主公向我们要你,如果你死了,让我们如何交人?”

    周瑜闻言,顿时明白了那人的身份,竟然就是昔日的西川名将张任,于是开口说道:“当初刘备率军攻入西川,夺了你家主公的基业,听闻你作为西川义士,宁死不降,义名传遍天下,可是却没想到你竟然中途投降了刘和,如今你家主公现在武陵,与我家主公感情甚笃,不如你就随着我一起去见你家故主,依旧在他帐下做事,也不枉你当初义气一场。”

    张任闻言却是面色一红,然而随即昂然说道:“此事休要再提,任直到后来才知道,秦公方是我真命之主,吾早已决意以死报效,非是语言所能动摇的。”

    周瑜闻言顿时默然,他真不知道刘和到底有怎样的魅力,竟然连这样一个半路归降的人也都如此死心塌地。

    随后只见张任喝道:“到了此时,你竟然还在摇动唇舌,做那离间之事?只可惜我等心如铁石,你的奸计注定不能实现!周公瑾,束手就擒吧。”

    张任说完一摆手,就见几名将士涌上前来,将周瑜上了绑绳押走。

    周瑜心中苦笑,到了现在,生死已经不是他所能选择的了,接下来只希望自家主公能够看在昔日立下微功的份上,以重金将自己赎回去。

    周瑜虽然被俘,可是他麾下还有不少将士乘乱逃走,也有人一路逃到武陵郡城临沅,将周瑜战败被俘的消息报告给了武陵太守朱治。

    “什么?十几万大军全军覆没?即便是水战也是大败?就连周大都督都被俘了?”朱治在听说消息之后大为震惊,面色惨白,整个人摇摇欲坠,险些要摔倒在地。

    略略定了定神,朱治立刻命人将消息飞报孙权,并且表示出自己愿意死守武陵的决心。

    与此同时,朱治立刻安排将士们登城进行防守,这里仅有一万名将士,想要守住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然而朱治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退却,他要用自己的性命来守护武陵。

    而消息传到吴县之后,孙权同样无比的震惊,对周瑜的失望达到了极点,同时又将昔日的猜忌一道发泄出来,拍案怒骂道:“周瑜这厮实在是可恨,竟然葬送了我十几万大军,数年的物资积累,难道他不知道对刘和要忍耐退让吗?谁让他擅自开战的?现在可好了,我要面临天下所有势力的讨伐。哼,我本来还以为他是个人才,却没想到竟然是和姓关的同样是个愚蠢的匹夫!”

    这时候只见一旁的虞翻说道:“主公,周大都督虽然此次战败很是意外,可是他的能力却是实打实的,正是我江东第一名将,现在周大都督被俘,主公务必想办法解救啊,相信只要能够把他赎回来,他一定会对主公感恩戴德,为主公效力的。”

    “哼!他吃了如此败仗,害得我江东损兵折将,又遭受天下群雄的围攻,怎么还有脸面让我赎回来?说什么江东第一名将?我有这样的名将,还不够丢人的。再说了,你说把他赎回来?此事哪有这么轻松?你难道不知道当初的许褚?他被俘了多少年,曹操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了,难道刘和又肯放人?”

    “可是主公,如果你这样不管不问,甚至直接表达出这样的态度,将会促使周瑜直接投降刘和,主公纵然放弃,也不能让此人投降刘和啊,你这可是相当于帮了刘和一个大忙,直接把周瑜这样的天下名将推到刘和阵营之中……”

    “仲翔见教的是,如果周瑜这厮当真投降,我江东恐怕还没有人是其对手!”孙权听到这里,面色突然一沉,想了想,然后对虞翻说道:“仲翔,麻烦你去刘和营中走一遭,向刘和提出赎回周瑜,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也会同意,与此同时,我也会发文通报天下,怒斥刘和突然袭击我荆州的行径,并盛赞周瑜等人英勇不屈,死战到底的精神,我想周瑜在听说这些事情之后,宁死也不会选额投降吧!哈哈……”

    “主公说得是,翻正是这样的想法。”虞翻听了孙权的话,犹豫了一番,然后开口说道:“如果刘和当真答应以一定的条件,比如我军割让某一郡的土地以换回周瑜,那我们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嘿嘿,这话还用问吗?当然是要拒绝了!”孙权说完之后略想了想,又补充说道:“不过你要选一种合理的回话方式,巧妙地拒绝,可不能反而被刘和给利用了。”

    “我原本是想通过这样的劝说让主公想尽办法把周公瑾给赎回来,毕竟土地再广袤,也是人取的,没有了人才,要土地又何用?可是主公现在竟然对周公瑾如此刻薄,看起来我这一番好心也是白费了。”虞翻暗暗叹了一口气,感觉到现在的孙权越来越陌生了,甚至他感觉现在坊间流传的孙权杀兄夺权的事情未必是空穴来风。

    “等我到了长安,要好好的问一问尚香小姐,如果传言属实的话,我也不愿保这样一个刻薄寡恩之人。”虞翻的心中暗暗做出了决定,默默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