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深受信任
    “杀啊!活捉曹操。”眼见自己这一场大战取胜,大破敌军,孙权心中很是兴奋,立刻下令大军展开反攻,准备一举攻破广陵,进而占领徐州,夺取天子,实现自己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目的。

    然而没想到曹军竟然顽强死守,吴军发动多次冲锋,都是无功,眼看着天快烟了,孙权无奈之下只好下令撤兵。

    “真没想到这老贼麾下的将士竟然还有能力死守,哼,便宜他了,让他白白捡了一条性命!”孙权哼了一声,不过脸上却尽是得意。

    这时候只见亲兵统领贾华上前说道:“主公,战况已经统计好了,此战楚军损失两万余人,大小战船五千余艘,而相应的,我军也损失一万六千余人,战船两千余艘,将士们虽然战意高昂,然而也看得出来,他们很是疲惫,期待着能够休息休息。”

    “既然是军中将士们共同的意愿,我又怎会拂逆他们的这种意愿?既然如此,那就撤兵吧,虽然未收全功,可是这一战却也振奋人心,战到这里已经足够了。”

    孙权虽然表面上说得漂亮,可是事实上却也是因为损失的太严重,无奈撤兵。

    尽管如此,这一战因为得胜,的确也振奋了士气,让自己的威望再度上升。

    “哈哈,虽然曹操老贼守住了北岸,可是这一战让他威风尽失,估计这老贼以后也没有什么雄心了,以后我们只需不断对徐州采取攻势,终有一天会攻破下邳,迎回天子的。”

    孙权获胜,心中很是得意,下令鸣金收兵。

    在返回南岸之后,孙权下令论功行赏,并且将虞翻定为首功,任命虞翻为丹阳太守,吴公府长史,东曹掾,掌管管理的任命,一时之间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

    “主公,你对下官的封赏实在太厚了,这让下官如何敢受?”在庆功宴上,当孙权第一个就向他敬酒时,虞翻假意退让道。

    却见孙权面色一沉,然后正色说道:“仲翔你可不要这么说,对你的封赏我只觉得太薄了,当初我军在攻打曹贼水寨的时候,遭遇对方的抛石车攻击,就那时候军心正乱,将士们没有战心,连我都想着要退兵了,幸亏当时你向我提出建议,如果没有你的建议,恐怕现在在这里开庆功宴的就是曹操老贼了,还有,昨日未开战之时,你就向我提出建议,要谨防曹贼有诈,可是我当时沉浸在战胜曹贼的幻想中,并不以为意,结果致有此败,如果当时就听你的劝告,我军就不会损失那么多人,今天很有可能就能一举攻破广陵了,我这一杯酒,既是敬你,也是向你道歉,希望今后你能全心全意的辅佐于我,多多指出我的缺点,也让我避免犯下类似的错误。”

    “嘿嘿,如果不是看穿了你前恭后倨的真面目,如果不是早已经归属主公,恐怕我真的会被你这一番演戏给迷惑了。”看着那一张表现得十分真诚的脸,虞翻心中暗暗冷笑,他早已知道孙权是一个用得着人的时候就拼命拉拢,哪怕是让他喊爹都行,用不着就对你冷若冰霜,恨不能除之后快的虚伪本质,自然对此人的这一番表演免疫了。

    不过虞翻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表现出一副受宠若惊、感恩戴德的样子,对孙权动情地说道:“主公如此待我,翻就算是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此恩此德。”

    看到虞翻如此说话,孙权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拉拢虞翻的计划成功实现,以后只要有这样的人物效忠,自己就能够以此为倚仗,稳定江东秩序,同时慢慢的夺取徐州,实现自己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计划,只要这个计划实现,自己再实行与刘和结好的策略,自己的地位就能安如泰山了。

    在宴会结束之后,孙权单独将虞翻留下来请进书房,与虞翻商议今后的大战略,只见虞翻说道:“如今在秦公的主持下,我军与蜀军、汉军的边界安定,这种格局想要打破恐不容易,目前我军拥有零陵、长沙、桂阳这荆州三郡,再加上交州苍梧郡以东的地方,还有江东之地,实力足以与蜀军相抗衡,不过鉴于之前周大都督擅自进攻蜀地之事,我们不宜进攻蜀地,好在如今曹操遭受重创,我们以后需要集中兵力,先对付曹操,只要能够攻破徐州,迎立天子,主公就能获得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优势,到了那时,刘禅与秦公以汉室宗亲之名,而主公则以拥立天子之名,与他们鼎足而三,退一万步来讲,即便到最后秦公统一天下,主公将来也不失王公之位。”

    “哈哈,仲翔之言正合我意,这真是上天把你赐给我的啊。”孙权握住虞翻的手,大声笑着说道。

    第二天,孙权就下令,全军将士除了分出一万人镇守西部边境各郡,余下的全部集中在曲阿,由水军都督黄盖负责全城训练。

    其实本来以资历威望和才能来说,黄盖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只不过因为黄盖是孙策的老臣,后来又与周瑜友善,这让孙权心中不喜,所以改成了凌操,而让黄盖继续负责修筑秣陵石头城。

    现在面临着进攻徐州的大好形势,孙权更加期待能够将治所搬迁到丹阳,所以严格督促黄盖,务必加快工程的进度,必须在三个月内修筑完毕。

    得到命令的黄盖顿时苦不堪言,因为他知道,现在的民力都已经使用的够多的了,如果按照孙权所说,在三个月内完成的话,需要征发几个县三分之二的民力,这就意味着不仅是成年男子,就连少年、老年和妇女都要抽调一大部分,到了那时,民怨沸腾,恐怕就不是自己所能压制得了的。

    想到这里,黄盖心情十分复杂的给孙权写了一封信,苦劝孙权宽限一些时日,然而得到的回复却是,孙权下令将附近的新都郡百姓也列入征发的范围内,任由黄盖指派征发民力,但是必须克期完成这个任务。

    “新都虽然紧邻丹阳,可是即便从最近的黟县到石头城也有八百里左右,如果是征发民力到达的话,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等他们到的时候,离限期就剩下两个月了,这还是最好的情况,可是现在正在夏收时节,百姓都忙得要死,谁肯应征?逼得狠了,很容易发生民变,如果不逼迫的话,我就是一个办事不力的罪臣,唉,我现在是在时左右为难啊,与其如此,我还不如不干了,也免去百姓一场灾难。”

    黄盖想到这里,便毅然作下决定,向孙权递出辞呈,自己要致仕不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