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 孙权之罪
    “这,这,怎么会这样?这些刁民竟敢如此大胆,攻我官府,杀我官兵,这简直就是杀官造反,他们还要不要命了?”孙权听说泾县反叛的消息,顿时面色煞白,喃喃的说道。

    这时只见虞翻轻轻叹道:“这都是翻之罪,真没想到吕壹竟然如此刚强,不知道变通,结果引发了民变,不过在这其中,肯定是有曹操的细作从中教唆,这才会出现民变这样的事情,如今之计,我们也只能尽快将这场民变镇压下去,否则的话,到时候我们攻不下曹操,却反而会被曹操乘虚而入。”

    孙权闻言点了点头,立刻下令大将凌操,将辛苦训练的三万水军全部调来,对叛乱的百姓进行武力镇压。

    与此同时孙权还在叹息:“如果太史慈能够在这里就好了,凭他的勇武,绝对能够轻易平叛,只可惜他被困在交趾这一带,与关羽大军对抗多年,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就算是周泰将军在这里,也绝对能够轻松平叛,只是可惜他现在正远在交州的番禺,远水不解近渴。”

    虞翻闻言顿时也是无语,心想这个孙权果然就是一个凉薄之人,之前太史慈与陆逊被困交趾多日,从没有听说他派一兵一卒前去支援,也没有听说他派人与蜀军讲和,而是打着通过太史慈拖住蜀军主力的目的,现在到了用人之际,却又想起了太史慈。

    在此之后,凌操果然率军对变乱的百姓进行镇压,那些百姓们都是乌合之众,其实很难取胜,被凌操大军三战三捷,杀伤两万余人,尤其是凌操之子凌统,在其中更是表现杰出,曾经率领身边数十名将士,直接闯入对方中军,杀死副将王举、王恩兄弟,就连起义的首领杨墨都受到了惊吓。

    然而接下来不知道为何,这杨墨竟然率军死守城池,再也不出战,凌操率军围城多日,强攻十数次,伤亡数千人,却始终无法攻下泾县城。

    “对方只是区区乌合之众,为何能够坚守这许多日子?莫非其中有能人?”孙权闻听消息也是惊讶不已,开口问道。

    虞翻也是摇了摇头,轻叹一声,然后说道:“主公不必忧心,泾县城高池深,贼众拒不出战,能够坚守这许多日子也是情有可原,我不过对方接连战败,士气已经低落,我军只需再围困上一些日子,变乱必生,到了那时我们再下令攻城,必能一举破敌。”

    孙权听了虞翻的话,轻轻点了点头,事到如今,那也只能这样了。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贾华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对这孙权说道:“主,主公,不好了,根据长沙传来的消息,秦公刘和突然于日前历数主公罪状,发兵二十万,对我江东发起了全面进攻,张绣率五万大军进攻长沙,甘宁率五万大军进攻豫章的柴桑,刘和亲自率十万大军向着庐陵方向进发,我军将士根本抵挡不住,长沙太守潘濬拒不投降,城破被杀。豫章太守孟达率众投降,现在甘宁的五万水军前锋已经到达南昌,不日就会前往鄱阳……”

    “什么?秦公宣布我的罪状?而且还下令对我进行讨伐?我,我不是在做梦吧?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目前叛乱局势基本稳定,眼看着只需要再过一些日子,就能彻底平定,孙权刚刚感到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竟然听到了这样一则消息,宛如晴天霹雳,让他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一点信心被彻底破灭了。

    “主公,这是真的,这是秦公宣布主公罪状的露布,现在都已经传遍天下,还请主公过目。”贾华苦笑着将一物从怀内取出,递到孙权的手中。

    孙权双手颤抖着接过露布,打开之后轻轻念道:“盖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夫非常者,固非常人所拟也。仅有江东孙权者,以弟弑兄,以子悖父,目无君王,欺凌天子,更且凌虐百姓,致使民心思变,吾故奉天讨贼,为其君正名,为其父讨逆,为其兄洗冤,统率虎狼之师二十万,誓要擒拿孙权,诸军将士当奋勇向前,杀敌立功,若有迁延不前,畏敌如虎者……”

    孙权越看,脸色越难看,最后实在忍不住,将那露布扯碎,然后大声吼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你当初不是说这是造谣吗?你不是惩罚那些造谣生事的将士了吗?为何又拿这件事来说事?就算我真的杀了我兄长,跟你又有何关系?你不过是仗着自己兵强马壮,想要以此为借口攻灭我江东而已,你说,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什么狗屁姻亲,什么狗屁主持正义,你就是一个欺凌弱小的混蛋!枉我对你这么信任,早知今日,当初还不如听诸葛瑾的建议,与刘备联合,共同对抗你呢。”

    说到最后,孙权难掩心中的悲愤,竟然吐出了一口鲜血。

    “主公……”

    看到孙权这副模样,贾华和虞翻等人连忙上前,扶住孙权,然而孙权却一把推开虞翻,大声说道:“你当时不是说,我那好妹夫会保证我江东的和平吗?你当时不是说,那一切都是谣言,已经被处置妥当了吗?为何今日会是这幅样子?虞翻,虞仲翔,如今你有何话说?”

    虞翻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当时楚公的确是那样做的,如今既然直接出兵讨伐,想是抓住了什么证据,下官这里斗胆问上一句,伯符将军当真便是主公你派人刺杀的吗?”

    只见一旁的贾华立刻喝道:“大胆!虞先生,我虽然敬你,可是如今你竟然如此对主公说话,真是胆大包天!”

    然而没想到孙权却厉声喝道:“我是杀了我哥哥,那又怎么样?谁让他不肯接受太平清领经?谁让他不承认仙人于吉?当今的时代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凭着武力和智谋就能横行天下的时代了,这已经是技能横行的时代,没有掌握技能,最就算是像袁绍和吕布那样强大,最终也只能灭亡,我好不容易有一个能够赐予麾下武将技能的机会,可是他却对我呵斥,并且要我抛却那些杂念,不要相信妖术,我怎能眼看着好不容易开创的基业就这样灭亡?所以我才杀了他,你们说说,我为了江东基业而杀他,有何过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