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二章 劝降
    贾华闻言大惊,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位主公竟然真的派人杀死了亲哥哥,而且还当众承认。

    只不过他是孙权一手提拔起来的,早已对孙权忠心耿耿,所以虽然对此有些惊讶,但也不致于会因此而造反。

    然而这毕竟难掩心中的震惊,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时候只见虞翻的脸上也同样惊骇,随后开口说道:“虽然伯符将军不应该抵制技能,但是这也不是主公你杀他的理由啊,毕竟这江东基业是他一手开创的,哪怕再由他一步步断送,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不管如何,长兄如父,伯符将军对你自幼提携,又亲自将你扶上江东之主的位子,仅仅这份情意就已经恩同再造了,你怎能不顾情意,将他刺杀?”

    虽然只是臣下,可是虞翻这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让孙权哑口无言,过了一会才见孙权说道:“虽然他对我恩深似海,虽然是他一手开创的江东基业,然而这也不是他一人的基业,如果没有父亲遗留下来的那些老臣们的帮助,他又如何能够开创江东基业?我可不能坐视父亲遗留下来的那点根基被他完全毁灭,所以这才暗中派人将他刺杀,更何况,当初于吉仙人已经说过,我有天命在身,而他却没有,这也注定将来由我继承江东的基业,我怎能看着自己的基业被他断送?自然要想办法将他杀死,然后自己打理自己的江山。”

    “嘿嘿,天命!”虞翻听了这一番话,即便孙策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也仍然悲愤的说道:“我现在想问一句,你的天命在哪里?如今你内有民变,外有强敌,简直就是风雨飘摇,朝不保夕,马上会成为别人的阶下之囚,如果真有天命,如何会到了今天?只可怜你为了这一句所谓的天命,白白害了孙伯符这位不世英雄!”

    这时候的虞翻并没有用“下官”、“主公”的称呼,而是用“我”、“你”这样的词汇,可是孙权却像是没有听出这种差别一般,恨声说道:“如果不是他杀了仙人于吉,我怎么可能不会得到神仙的庇佑?我怎么会沦落到今天的结局?”

    “哈哈,真没想到都到了今天了,你竟然还在怨恨伯符将军,我真是为他所不值!”虞翻听了之后,随即又说道:“如果你真有天命,就算没有仙人的庇护也一样会有天命,可是如果你没有,就算你自己是仙人,也照样无法得到天下,否则的话,这天下的主人岂不就是那些仙人?在我看来,你之所以失去了天命,主要就是你行此不义之举的原因,如果没有你刺杀伯符将军之事,如果你真有天命的话,将来伯符将军出现了意外,也一定会把江东之主的位子传给你,那样的话,你就不会对伯符将军那些旧臣心存猜忌,你如果团结他们,相信就算秦公率举国之军攻打,也很难攻破江东。所谓福祸无门,惟人自召,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惹下的祸根啊。”

    “你,你是什么东西?凭你也配来教训我?”孙权突然想到了这一层,指着虞翻厉声说道:“我就杀了又怎么啦?大不了我自己承受最后的结果!”

    “可是这结果你承受得起吗?你要知道,因为你的错误决定,让江东数百万百姓跟着你多承受了多少战火?而以秦公的脾气,你这种不忠不孝的悖逆之人,最终很可能会被处死!人死如灯灭,如果你死了,可是一切都没有了。”

    “死?”孙权听了虞翻之言,顿时有些害怕了,他可不想就这样死去,他现在正年轻,正是大好年华,如果就这样死了,实在是有些不甘,甚至他想,哪怕是屈辱的活着,也总比死了的好。

    “虞先生,你足智多谋,一定有办法能够让我摆脱一死,我在这里拜托你,能不能给我想个办法,让我免去一死?我愿意将我府中的财富都分给你,哪怕是我的妻妾,只要你不嫌弃,我也可以送给你。”

    纵然孙权是历史上一个非常有名的君主,也是背后是广为赞誉的英雄,可是在死亡面前也同样会感到害怕,尤其是在他谋杀亲兄的罪名暴露之后,对于死亡的惧怕更加明显,现在一听自己性命将不保,孙权立刻怂了,对着虞翻说起了好话。

    虞翻见孙权如此态度,自然十分满意,点了点头,然后叹息道:“为今之计,也只有率军投降,交出户口版籍,以求秦公饶恕一条性命了。”

    “可,可是,他会饶我性命吗?毕竟我杀了我大哥,又犯下如此多的罪名……”

    孙权仍然对此很不自信,苦笑着说道。

    虞翻笑笑,然后说道:“正如你方才所说,你杀死亲哥哥只是你的事情,如果你答应让出吴公的爵位,并且亲自向伯符将军的眷属赔罪,相信他们也只能选择原谅你,如果他们都选了原谅,秦公也没有理由将你处死了,对于你凌虐百姓,只需要将罪名推到吕壹身上,就能撇清关系,秦公虽然正直,可是你毕竟是他的妻兄,总不能真的赶尽杀绝吧?如果主公真的选择归降,下官不免再到秦公营中走一趟,务必让秦公给一个明确的答复。”

    “既如此,我情愿率众归降,版籍户口都在府内,只要秦公答应饶我一条性命,我就将这些东西,并我扬州十郡二百万人口一起献给秦公。”情知自己必败,而只要投降,刘和看在自己妹子的面上,还能给自己一条活命,孙权再也没有抵抗下去的勇气了,立刻决定接受虞翻的建议,向刘和请降。

    “好,那下官便向秦公营中走一遭,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让秦公答应,保住主公一条性命,也请主公先到富春县老家,换取大夫人和孙绍公子的原谅,这样秦公就算是征求他们的意见,主公也定能保住一条性命。”

    虞翻对着一抱拳,然后收拾一下行装,便前往刘和的营中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