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孙权的悔恨
    在孙权决定投降的时候,刘和的大军已经来到了南昌。

    “见过主公。”再次见到刘和,虞翻的脸上带着喜悦和激动,郑重的向刘和行礼。

    “仲翔快快免礼,呵呵,这一次亏得有仲翔,否则的话我军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攻入江东腹地,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仲翔这一次来见我,莫非是奉了孙权之命,要向我投降的?”

    刘和自然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立刻就猜出了虞翻来见他的目的,满脸含笑的问道。

    虞翻一听这话,顿时说道:“主公明见万里,慧眼如炬,事实的确如主公所料,孙权派下官前来,主要是要向主公投降的,只不过他投降的条件是,希望主公可以饶他一条性命。”

    刘和一听这话,面色顿时一变,哼道:“虽然此事也容易,然而毕竟这厮人品卑劣,连亲哥哥都杀,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再者说了,苦主大嫂和侄儿绍儿那里又该如何去交代?”

    虞翻上前说道:“翻已为其出主意,让他亲自去见大夫人和大公子,说出真相,表示歉意,祈求得到他们的原谅,大夫人性情良善,心肠软,必定不会让他抵命,下官没有经过主公同意就擅自为孙权出了这个主意,这是翻的一番私心,毕竟他曾经于翻也是君臣一场,不忍看着他被杀,还请主公见谅。”

    刘和闻言轻轻叹道:“你这是顾全昔日的恩情,何过之有?其实孙仲谋毕竟是我的妻兄,就连尚香都不愿当真看他死去,我又何苦做这个恶人?只要大嫂和绍儿选择原谅,我也只能饶他一命,只不过他的吴公爵位却要让给绍儿,我会另行为他请封一个爵位,这也是我对他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了,不过我这样做的条件是,让他写下书信,劝说麾下的黄盖、凌操、凌统、周泰、太史慈、陆逊等人向我归降,如果这些人全都向我归降的话,我当记他一功,允许他的爵位世袭。”

    “主公如此宽厚,世所罕有,请主公放心,下官这就向他表明主公的宽厚,相信他必定喜而从之。”

    虞翻听刘和这么一说,知道刘和固然是因为孙权与孙尚香的亲情,同时也是也是为了全自己的义,对刘和称谢不已,随后就离开了刘和的军营,前往吴县而去。

    “什么?这是真的?秦公真的这样保证?”孙权听了虞翻的回报,顿时惊喜地说道:“真没想到他不仅允许饶我性命,还能给我一个爵位,而且能够允许子孙世袭,这已经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待遇了,哈哈,这可真是我的好妹夫啊。”

    “的确是这样说的,不过秦公说,主公的生死将是由大夫人及大公子决定,至于爵位的世袭,那也要主公写信劝降黄盖、凌操、凌统、周泰、太史慈、陆逊等人才行……”

    “这一点仲翔放心就是,头几天我已经去富春县老家走了一趟,对着大嫂跪下,痛哭流涕,忏悔自己的罪行,大嫂心软,已经原谅我了,唉,其实说句实话,这些年我也一直饱受良心的折磨,兄长当初对我那么好,我也不是不清楚,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总是想到兄长,向他对我的种种好,同时却又害怕他在什么时候跳出来,向我索命。正是因为这样,我屡次生出想要谋害绍儿之心,最终却都放弃……”孙权的脸上闪过一丝的苦笑,随后叹道:“算了,不提此事了,至于秦公要我劝降麾下这般文武的事情,却也不必担心,只需我向他们修书一封,料想他们也不得不降,只不过黄盖之前挂冠逃走,我都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他,所以,恐怕就算写好了劝降信,也找不到他的人。”

    “对于黄盖,秦公在来的时候对下官说道,此人,目前已经客居在长安,只不过顾念着与主公的君臣之情,却并不愿意投降,正是因为如此,秦公才让主公写下劝降信予以劝降。”

    “原来竟是这样”,孙权听到这话,顿时沉默片刻,然后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没想到黄公覆竟然如此忠义,只可惜我到此时方知,如果当初能够重用他的话,恐怕也到不了今天……”

    “何止是黄老将军?就连周大都督又何尝不是对主公忠心耿耿?可是主公却对他并不放心,如果主公能够放心将军中大权交给周大都督的话,当初在江州就能够俘虏刘备,彻底攻占益州了,哪里还有后来秦公的插手?下官最近听说一个消息,这一次进攻我军的水军统帅其实不是甘宁,而是周都督,现在他已被秦公任命为伏波将军,水军大都督,地位等同四镇将军……”

    孙权一听这话,脸色更加难看,苦笑着说道:“我曾经亲手毁掉了多少良才美玉?因为我的猜忌,让我丧失了多少机会?从这一点来看,我的确不如大哥,虽然他不相信仙道,可是在用人方面却是光风霁月,无论是谁,他都没有半点疑心,当初太史慈刚刚投降,就提出来独自出去招募旧部,换做是我,万万不会允许他去的,可是大哥却偏偏对他如此信任,结果不仅换来了数百精兵,也换来了太史慈一生的忠贞。如果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我一定不会利欲熏心,谋害大哥的,就像仲翔你说的那样,如果我有天命,这江东之主的位子终究还是我的,到了那时,我也像大哥那样诚信对待众文武,团结他们,终将能够建立起一番基业,不过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上天不会再给重来一次的机会的,罢了,我这就写信劝说他们投降,只不过不知道,我谋害兄长的事情暴露出来之后,在他们心中还有没有分量?”

    孙权苦笑着摇了摇头,分别对几人写了一封劝降信,他在信中坦诚的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对此表示深深的忏悔,同时也发自内心的劝他们归降刘和,不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而是真诚的想为那些文武官员谋一条出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竟是他这一生中最为坦诚的一封书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