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四章 孙权投降
    大汉建安十年,冬十月初十,吴县城外。

    虽然是在江南湿暖地区,可是也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寒意,更兼这是自家主公出降,这让贾华等文武大臣尽皆感到心中发冷。

    孙权的心中其实也不好受,毕竟经过父兄三代的努力,他才能取得今天的成就,然后就这么断送在自己的手中了,心中不好受是在所难免的。

    然而孙权却不得不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表现得自己很是欢喜的样子。

    这时候只见贾华一脸悲戚的来到他的面前,轻轻说道:“主公,张子布先生昨天晚上突发恶疾,药石罔效,于黎明时分病逝;张子纲先生于昨晚醉酒之后跌入河中溺亡,等到发现的时候早已经死亡多时。”

    “什么?”尽管马上要投降了,孙权闻听消息,脸上仍然很是抽搐了一番,失声问道:“这是为什么?张子布的身体一直很好啊。还有张子纲,平日里是不怎么饮酒的,为何昨夜大醉?”

    “据说”,贾华叹了一口气,小声说道:“据说,二张在入暮时分还在一起饮酒,说起主公谋害兄长之事,主公也知道,他二人与伯符将军一向亲厚,听说是主公谋害了兄长,自我感觉为主公做事多年,愧对伯符将军,更兼主公投降,伯符将军开创的江东基业丧失,所以才以死谢罪,只不过毕竟主公对他们也不薄,他们照顾主公的名声,故此一个托病,一个溺水……”

    “可是,当初张子布曾经还劝我向刘和投降的,现在我真的投降了,他竟然又寻死了,这种转变也实在太快了吧?”孙权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喃喃的说道。

    “这个末将也不清楚,不过有人说张子布是为了试探主公,到底真相如何,随着张子布的逝去,一切都将成为一个谜了。”

    “既如此,那就由他去吧,反正我也不再是江东之主了,若说心中有歉疚,那也只能以后想办法弥补了”,孙权叹了一口气,摆摆手说道:“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顺利的将江东的户籍交给秦公,然后听凭他的发落。”

    “.…..诺。”贾华苦笑一声,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从命。

    不多时,只见前面马蹄声阵阵,一队人马急速而来,当先一名大将狮盔兽带,银甲白袍,掌中虎头攒金枪,胯下大宛宝马,正是西凉锦马超,在马超身后是数百名装备精良、杀气充盈的西凉骑兵,这些骑兵浑身透着血煞之气,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精锐猛士。

    马超这数百名骑兵分站两旁,闪出一条道来,随后就见一将引着数百骑缓缓而来,此人身高八尺,浓眉大眼,手中一条涯角枪,胯下照夜玉狮子,正是刘和军中第一猛将赵云。

    当初赵云随着刘和过江招亲,闲暇之际,孙权部下诸将与他比试武艺,大都不出一合就败北,即便是被誉为仅仅屈居太史慈之下的猛将周泰,也只勉强接了两个回合即宣布败北。

    也正因为如此,孙权麾下众将士大都认识赵云,所以一见他出现,顿时变的鸦雀无声,因为这样一尊大神坐镇,根本没有任何人有别的想法。

    而在赵云身后,一字排开四名大将,身强力壮,横拉五马、倒曳九牛,力大无穷的虎痴许褚,手持宣花大斧、怒目圆睁的潘凤,强盗头子出身、剃着光头的裴元绍,还有身为传说中天下第一精锐的白毦军统领陈到,每一个都不是好惹的狠角色。

    在这之后,刘和缓缓从后面走出来,含笑看着面前负荆自缚的孙权,抱拳说道:“二哥,久违了。”

    孙权则赶紧艰难的拜倒在地,恭声说道:“罪臣孙权见过秦公,蒙秦公宽容,饶我性命,允许我麾下众文武尽数归降,让我江东百姓从此结束战乱,此恩此德,天高地厚,权代表麾下众文武,以及江东数百万子民拜谢秦公大恩。”

    刘和赶忙扶起孙权,笑着说道:“我们都是一家人,二哥你说的太客气了,其实并不是和的能力威望比二哥强多少,只不过和乃是汉室宗亲,这江东始终还是我大汉的土地,江东的子民始终还是我大汉的子民,因此他们心中都盼着能够回到我大汉的治下。”

    “而至于二哥你的生死”,随后就见刘和收敛起笑容,正色说道:“此事吾已说过,并不由我做主,而是由苦主大嫂和大侄子绍儿决定。”

    这时候只见后面家眷队伍中传来一道声音:“姑爷,贱妾吴氏这厢有礼了。”

    刘和觑眼看去,见面前的女子约莫二十五六岁年纪,长得欺霜赛雪,只是眉宇间带着悲戚之色,身边还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料来应该就是孙策的遗孀。

    果然见虞翻上前介绍,此人的确就是孙策的孀妻。

    刘和连忙对吴氏行礼,以家礼拜见,随后对吴氏说道:“事实已经查明,大哥是被二哥的人所害,如今人在这里,应该怎样对他进行处置,还请大嫂给拿个意见,尚香在小弟来时已经说过,不管大嫂如何处置,她都坚决拥护。”

    这时只见孙权浑身微微颤抖,带着祈求的目光看向吴氏,虽然之前已经征得对方的原谅,可是谁知道这时候人家会不会改口?自己的性命捏在对方手中,不得不示意哀求。

    然而吴氏并不看向他,而是幽幽的说道:“先夫临终之前已经说过,此事虽然是二叔的侍卫所为,其实二叔并不知情,姑爷恐怕是弄错了。二叔这些年来对我母子颇为照顾,亦是一个孝子,母亲膝下尚需他尽孝,还请姑爷高抬贵手。”

    孙权从来没有想到大嫂竟然如此以德报怨,顿时跪倒在地,流泪说道:“大嫂,小弟不是人,小弟这些年来亏欠你母子实在是太多了,大嫂的恩情,小弟只有来生再报了。”

    吴氏却不受他的礼,避到一旁,淡淡说道:“二叔这话,倒叫妾身不明白了,亏欠云云从何说起?再者说了,妾身也不是为了二叔,而是为了母亲,二叔如若念着妾身这点恩情,以后尽心侍奉母亲,代先夫行孝便是。”

    刘和一听这话就知道,肯定是吴国太到吴氏那里求情去了,其实说起来也情有可原,现在吴国太身边只有孙权能够为他养老送终了,虽然对他当初做下的事情很是气恼,可也不能当真就眼看着他死去,自然要为他求情。

    不过不管如何,吴氏开口,他就能顺理成章的饶了孙权的性命,这也算是了了孙尚香的一番心愿,算是功行圆满了。

    不过刘和却也不能亏待了这一对苦命的母子,当即上表,免去孙权的吴公之爵,降为吴侯,同时封孙绍为吴公,孙绍之母吴氏为越国夫人,又追封孙策为吴桓公,追授镇东将军。

    之后刘和接过孙权递过来的户口版籍,交给新任的扬州刺史周瑜,接下来开始准备接收孙权麾下的人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