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章 朱崖州
    交州,九真郡。

    经过多日的作战,关羽收复了原本属于蜀国的大部分土地,除了汉中之外的整个益州完全光复,荆南四郡得到了武陵、桂阳和零陵三个郡,而整个交州除了南海郡之外,几乎全部落入蜀军囊中,现在的蜀国地跨荆交益三州,虽然荆州和交州比较贫困,可是也有山民数百万,蜀国也向刘和学习,施展屯田和均田制,相信只要再给其十几年的发展时间,也一定能够把这些地方建设成为富庶之国。

    当然,现在的交州西部地区其实还没有完全蜀军手中,因为太史慈和陆逊的军队还没有退走,现在他们正困守在九真郡无编城,拒不投降,垂死挣扎。

    这时候只见关羽的义子关平来到他面前,对他拱手说道:“父亲,刚刚有信使从长安送过来一封秦公的亲笔书信,说是孙权已经率部归降,现在这太史慈和陆逊已经是他麾下将领,恳请父亲能够网开一面,放他们返回江东,或者将他们遣送回长安。”

    关羽闻言,顿时皱了皱眉,然后说道:“太史慈是当时猛将,陆逊年纪虽幼,却也是智冠天下,这两个人如果归顺了秦公,定然会让他如虎添翼,实力大增,而我西蜀虽然土地不小,可是人才实在很缺乏,如今吴国已然灭亡,我军没有了可以联盟的对象,我军本来就与秦公相距甚远,如果再放任这两个人归顺,彼此之间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一旦秦公率军打来,那我们将会败得更惨,且先将这封书信压一压,待我先向太史慈和陆逊进一步施压,如果能够迫使他们投降,我军就能多获得一位绝世猛将和一位顶级的军师,我们若是这样向秦公进行解释的话,他就算是不高兴,也无法怪罪我们。”

    “不可”!就在这时,只见军师廖立开口反对道:“君侯,虽然你的担心不无道理,可越是现在,我们就越不能让秦公找到进攻我们的理由,如果君侯将太史慈和陆逊让给秦公,秦公念及我们诚心,估计不会对我们动手,可是如果君侯强行招降太史慈和陆逊的话,一定会引起秦公的不满,接下来他就会这个理由进攻我们了。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要想找个进攻我们的理由,那可实在是太容易了。”

    “不,公渊,你不明白,随着吴军的灭亡,不管如何,我军与秦公之间的反目是早晚的事,我没有必要再在这时将太史慈和陆逊这样的人才送给他。”关羽这一次却是非常少见的拒绝了料理的提议,断然开口说道。

    “可是这样一来战争一定会提前,我军不做持久准备,根本没有希望打赢啊。”廖立一脸痛心疾首地说道。

    关羽却是摆了摆手,怫然不悦的说道:“公渊你不要再说了,此事就这么定了,传令下去,大军集结,第二天发动总攻,对方已经接近断粮,士气早衰,只要我们不计代价的强攻,对方一定会抵挡不住,恰好现在碧眼小儿已经投降,对方无主,这正是我军乘机将其收服的最佳时期。”

    廖立听了关羽的话,心中顿时暗暗叹息一声,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关羽的判断其实是正确的,只要统率大军强攻上数日,对方一定会开城投降的,就算不投降,也会被因为饥饿而伺机发动叛乱的乱兵乘机杀死。不过他却不能眼睁睁看这太史慈和陆逊投降给孙权,那样的话,岂不是白白让关羽得到了天大的好处?

    所以,廖立必须想办法暗中阻止这样的结果发生。

    廖立虽然不是顶级军师,可毕竟96的智力在这里摆着,所以只是略一思考,便想出了一条妙计。

    廖立装作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向关羽承认自己的错误,随后主张亲自到城外探查军情,以便做好决策。

    关羽听了廖立的话,心中很是喜悦,不过他说亲自前去比较危险,还是派遣士兵前去吧,然而料理为了“恕罪”,坚持要亲自去一趟,并且表示只有亲自去一趟,才能有针对性的制定破敌之策。

    关羽见廖立如此坚持,只好无奈答应下来,并且命令关平挑选几名身手好、脑子灵活的亲兵跟随,以便保护廖立。

    廖立当然知道关于这么做一方面是真心的关心她的安危,另一面也有派遣士兵监督自己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说破这一点,而是装作十分感激的样子,同意了关羽的安排。

    当天下午入暮时分,廖立率领着关羽派来的几名亲随,一起来到城下,对着城墙四处转了一圈,结果果然发现有一处的城墙有些松动,廖立见状大喜,指着这处松动说道:“诸位可曾看见?这可是天佑我军,相信明日一早大军从此发动进攻的话,我军必定能胜。”

    其实廖立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感受到这里有意思的杀气,他就知道这里一定埋伏着敌军将士,不过这却正和他的心意,所以才这样说道。

    廖立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足够墙内的吴军将士听到。

    果然,他的话刚说完,就听得城头上一人喝道:“什么人?竟然敢偷窥我军虚实,实在可恨!今日就让你尝一尝我的弓箭。”

    说完之后,那人舒展猿臂,就要一箭射来。

    却见廖立大声说道:“城头上的可是太史子义?我听说你善射,今日特意前来找你比试,不过今天的比试和以往不同,我先射你三箭,看你能否躲过?接下来我再接你三箭,也不知道你可敢先接我三箭?”

    太史慈闻言呵呵一笑,轻蔑的笑道:“休说是三箭,哪怕是接你三十箭又如何?你且射来,我若是躲一躲,就不算是好汉。”

    廖立闻言点点头,从背后取出弓箭,对着城头就是一箭射去,大声叫道:“这一箭你可接得住?”

    却没想到太史慈根本连躲都没躲,竟然劈手抓住那支羽箭,不屑的笑道:“你就这点本事?”

    廖立淡淡笑道:“我的本事在近处显不出来,我最擅长在一百五十步外射箭,如果实在远处,你绝对躲不过。”

    “那你且到一百五十步之外,我看你的神箭。”太史慈也不多想,看着廖立逃到一百五十步之外。然而没想到廖立到了之后,立刻撒腿而逃,大声笑道:“太史慈,你中我计也,再会。”

    随后竟然逃之夭夭,太史慈嘿嘿冷笑道:“一百五十步外,我也照样让你逃无可逃。”可是当他拿着廖立的羽箭想要射的时候,突然愣住了,只见羽箭上绑着一块布条,上面写着一行小字:“三日后关公将攻城,久守必失,莫如远走朱崖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