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 单骑追杀?
    曹仁在听说臧霸有私下纵敌的嫌疑之后,顿时疑惑不已,因为根据他的了解,臧霸不可能做下这样的事情。【】

    然而既然是曹丕的命令,曹仁也不能不执行,无奈之下只好调集五千兵力,先去擒拿臧霸再说,他相信只要抓住了臧霸,自己可以到曹丕那里去为臧霸解释。

    然而当曹仁率兵围住了臧霸的府邸之后,臧霸却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集结他的部将,与其对峙。

    “曹子孝,连你也不信我?”臧霸的脸憋得通红,对着曹仁大声喝道。

    曹仁拱了拱手,平静地说道:“宣高你稍安勿躁,我也没有说不相信你呀,只不过我是奉了主公的命令,不得不执行,而主公很明显是受了小人蛊惑,不过我在这里向你保证,只要你肯跟我走,我见了主公之后一定会向主公解释,既然你身正不怕影子斜,又何必怕见到主公?”

    “哼!谁说我害怕了?我就是不甘心,为何主公宁愿相信一个毛头小子,也不愿相信我?不管是论战功,还是轮资历威望,我哪一样不比那姓展的强?可是为何他的一句话,主公就毫不犹豫的下令捕捉我?既然如此,我为何还要辅佐他?还不如反了他的,直接去投奔秦公的好。”

    “宣高,噤声!这样的话也能随便乱说?”曹仁立刻打断臧霸的话,严肃的说道:“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也相信你对主公的忠诚,可是有些话却是不能说的,就刚才那样的话你可知道,如果让别人听去会为你惹来怎样的麻烦?到了那时候,就算是我也都难以保住你。”

    臧霸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其实他也知道,刚才说的不过是一时气话,自己因为感念曹操的恩德,还没有另投他人的打算。

    只不过现在想要让自己乖乖的跟着曹仁走,实在有些抹不开面子。

    然而毕竟曹仁一番好意相劝,自己也不能当真就与曹丕死磕到底,到了最后还是放弃抵抗,随着曹仁一起去见曹丕。

    再见了曹丕之后,臧霸勉强行礼,却见曹丕冷喝道:“臧霸,你这厮好大的胆子,竟敢拘捕,而且还出手殴打我派出去的亲兵,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臧霸低着头,过了一会忽然说道:“主公又不是不知,末将与你麾下的展飞一向不合,这一次典韦逃走,那姓展的在你面前献谗言,主公不问情由,立刻命他来拿我,主公你没见他那一番得意洋洋的嘴脸,末将对此不服,所以出手教训他一顿,让他心中有些忌惮…….”

    “哼!昨天晚上典韦逃走,丞相府是不是你在当值?典韦在你当值期间逃走,我不问你还能问谁?这难道也是谗言?哼,总之是你没有完全尽责,让典韦逃走,这是不是你的责任?展飞履行正常程序,派人前去捉你回来,难道有错?你若没错,大可以回来找我分辨,却把他们打得鼻青脸肿,实在是太过嚣张,我这一次如果不是派子孝叔父前去捉你,估计你还要把奉命前去的将士们打一顿呢?你与展飞不和这我知道,可是展飞说得合情合理,并没有过度的言行,反而是你,一再藐视于我,你且说一说,今天的错误在谁?”

    臧霸闻言,把曹丕的话细细想了一遍,发现自己方才的确鲁莽了,那展飞虽然明明是公报私仇,可是却只是提出了合理化的建议,从表面上来看,并没有什么错,要怨就怨自己倒霉,典韦偏偏在自己值守期间逃走。

    想到这里,臧霸轻轻叹了一口气,对曹丕拱手说道:“确实是末将有些鲁莽,错怪了好人,末将愿意前去擒拿典韦,以洗雪冤屈。”

    这时候曹仁也在一旁劝说道:“主公,臧宣高一向忠心耿耿,之前虽然与典韦相交,却也不能说这就是背叛的理由,因为当初典韦是孟德兄长的亲兵将领,几乎所有文臣武将都与其相交,就连末将都与他相交甚厚,所以,这并不是他要放典韦的理由,现在臧宣高愿意亲自擒拿典韦,这就更加意味着他心中坦荡,所以,末将希望主公能够允许臧霸前去擒拿典韦,以便立功赎罪,戴罪立功。”

    除了曹仁之外,其他文武众人也都在一旁附和,纷纷劝解曹丕饶恕臧霸。

    “如果是这样,那再好不过了。”曹丕见那么多人都为之求情,知道想要乘机除掉臧霸的计划不可能实施了,于是点了点头,大声说道:“我本来就知道臧宣高是冤枉的,然而此事必须拿出证据来才行,对于典韦逃走的原因我一定会详细调查,绝对不会放过凶手,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追回典韦,宣高,既然你提出来要前去擒拿典韦,那你就去吧,因为前后耽误,估计现在典韦都跑远了,你就骑上我的燎原火前去,务必给我追上了,如果不能将他生擒,那就缠住他,拖到后续的兵马赶上来。”

    “啊?主公,你的意思是,让臧宣高单骑追杀典韦?”听了曹丕的话,曹仁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满脸诧异地问道。

    “是啊,宣高文武双全,人才出众,再加上骑上我的燎原火,追杀一个典韦还有什么难度?再说了,我可是知道,那典韦手中没有趁手的武器双铁戟,在这种情况下,难道宣高还没有把握生擒他?”

    曹丕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悦,开口说道。

    臧霸明明知道曹丕这话是说给他听的,意思其实很明显,就是告诉他,如果这样你都没本事生擒典韦的话,那就证明你内心里有鬼,就证明典韦就是你放走的。

    臧霸是个心高气傲的主,怎能受到这种激将的手段?当即昂然说道:“请主公放心,即便是单骑,末将也有信心生擒典韦回来,请主公等末将的好消息。”

    “嗯,臧宣高果然是一条汉子,我相信有你出手,一定可以把典韦给擒回来,我命人摆好庆功宴,只要你一回来,立刻为你庆功。”曹丕高兴的笑了笑,随即下令道:“展飞,去,把我的燎原火牵过来,我要让它陪着臧宣高去建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