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 巧遇典韦
    “多谢主公!”

    说句实在话,当臧霸见曹丕将其坐骑借给他使用的时候,他的内心里是充满了感激的,因为这燎原火是曹丕最心爱的宝马之一,此马色红,浑身没有一根杂毛,远远看起来像是一团火在燃烧,其速度就算是比起号称“马中赤兔”的赤兔马也慢不了多少,是一匹真正的千里良驹。【】

    “主公能够把这样的宝马借给我,足以证明对我的信任和恩典,可是我之前竟然还对他有所怀疑,实在是惭愧。”

    臧霸躬身领了曹丕的将令,这时候燎原火也被牵来了,他出于对曹丕的感激,竟然非常难得的对展飞抱拳,说了一句有劳了,这才纵马离开下邳城。

    然而就在臧霸离开之后没多久,只见曹丕在书房之中,对着“展飞”邓展问道:“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回禀主公,一切都安排好了,我在马的食料中下了巴豆,保证他追不上典韦,到了那时候,他既追不上典韦,又把主公的燎原火给害死了,就算他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可是主公……”

    “可是什么?”看到邓展欲言又止的样子,曹丕满脸好笑的问道。

    “可是……”邓展犹豫了片刻,之后又咬牙说道:“为了一个臧霸,竟然害死一匹燎原火这样的千里名驹,是不是有些不值?更何况,我们难道就不管典韦了吗?就这样让他逃走,实在是没有面子啊。”

    却见曹丕说道:“典韦既然逃了,人海茫茫,我们又该去哪里追捕?更何况出了下邳没多远就是小沛,典韦昨天晚上逃走,只要出了城,到天明时分就进入小沛了,那里可是赵云的地盘,就算能够追的上,赵云又怎会允许我军的将领进入?所以,典韦不是不追,而是追不上了,除非他现在还在城内,所以,我们当前要做的只有封锁下邳城,四处盘查,只是希望典韦不会逃出城去。而至于燎原火,虽然我很喜欢这匹马,可是如果用它来换取臧霸的性命,那也算值了,你可不要小瞧此人,他可是青、徐之间的一霸,在青徐二州都颇有威望,只要他一日活着,对我的威胁就存在一日,只有他死了,我才能彻底掌控青徐二州。”

    “原来如此,末将受教了。”邓展对着曹丕拱手行礼,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可是内心里却是冷笑不已,因为他深深的知道,现在曹丕身边能用的人才本来就不多,臧霸算是一名比较有能力的人才,如果连他也失去,曹丕的力量将会更加削弱,这样的话,一旦秦公刘和率军发起进攻的话,岂不是会更容易?

    而这时候的臧霸根本不知道曹丕是要害他,满脸感激的骑马上路,这马果然是一匹千里良驹,竟然在顷刻间就窜出了上百丈,臧霸也没有进入小沛城,而是直接绕城而过,往前追过去,由于他的马速度快,又只是一个人,所以守卫豫州的军士并没有在意,任他离开,臧霸过了赵云麾下将士的防区,更是纵马驰骋,只是半个时辰的功夫,就跑出了上百里,这种速度就连他都感到咋舌不已。

    不过臧霸正在得意之际,突然见胯下宝马一声悲鸣,竟然口吐白沫,栽倒在地,幸亏他骑术高明,武力也不凡,在关键时刻反应及时,从马上跳了下来,否则的话,这一次如果被摔下去,以战马这么快的速度,至少也会摔个七荤八素,甚至摔成重伤摔死都不是没有可能。

    “这马跑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摔倒了?莫非出了什么意外?”臧霸心中很是奇怪,连忙检查骏马的情况,这才发现这马匹竟然一路狂泄,看起来像是拉脱了水。

    “我竟然把主公的宝马给骑坏了,回去之后该怎么交代?”臧霸心中一沉,满脸苦笑的说道。

    不过这时候臧霸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自己应该怎么找到典韦,完成主公交代的任务?

    这时候臧霸极目四望,发现不远处来了一支商队,这商队打着徐州客商的旗号,其中拥有一辆豪华马车,还有十数辆运货的马车,如果自己能够从中借的一匹骏马,估计也能够追上典韦。

    臧霸想到这里,快步来到商队前,大声喊道:“不知这家商队何人做主?”

    这是只见一名管家模样的人上前说道:“不知足下是何人?为何拦我商队?青天白日的,莫非要抢劫不成?”

    臧霸一听这话,连忙笑道:“这位兄台说的是哪里话?实不相瞒,在下本是徐州刺史臧霸,前来此处有紧急公干,只是在下坐骑不幸得了急症,死在此地,在下因为无马,故此想要向贵上借来一匹好马,在下见贵商号打的是徐州的旗号,想来我们应是同乡,不知贵上尊姓大名,等到回到徐州,我定将购马之资奉上。”

    “哦?原来足下是徐州臧刺史,不知到豫州来,有何贵干?”那管家一听臧霸的话,并没有说是借还是不借,反而向他问道。

    臧霸叹了一口气,只好说道:“不瞒这位先生,在下是奉了我家主公之命,前来追捕逃犯典韦,只是奈何坐骑死在这里,附近又没有马市,正好遇上你们这个商队,这也算是天无绝人之路…...”

    “哦?这话怎么让人感到有些不尽不实呢?足下既然是追捕逃犯的徐州刺史,麾下最起码也应该跟着一些亲近将士吧?足下只有一个人,哪里像是一方刺史?反而看起来像是一个剪径小贼。”

    那管家说话也不客气,出言嘲讽道。

    臧霸却是老脸一红,他根本不知道对方是在套他的底细,自觉自己无人跟随,确实让人难以置信,随后从背后取出长枪来,大声说道:“纵然只有一个人,我也能生擒典韦……”

    这时候却突然听得前面轿子中一道粗豪的声音传来:“好大的口气,今日我便看看,你究竟是怎样将我生擒回去的?”

    随后之间轿帘掀开,一人从马车上钻了出来,臧霸抬眼一看,发现那人竟然就是他奉命要捕捉的典韦,顿时讶然说道:“典将军?没想到你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