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 失手被擒
    原来典韦因为乘坐马车,扮作商队,前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而典韦虽然恨不能身长双翼,立时飞到长安,可是又怕妻儿在路上不安全,所以只好耐下性子,缓缓前往长安,却不想被臧霸给追上啦。

    后来臧霸到来,只是一开口典韦就听出了对方的身份,只不过他不知道对方的虚实,并不敢随便出来,后来见管家试探出了对方的底细,便再也不怕,直接在马车内开口说话,并且决定乘机擒住臧霸,一旦有楚军追过来,便以臧霸为人质,要挟对方退兵。

    所以,在听到对方的问话之后,典韦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开口说道:“嘿嘿,少说废话,你不是要捉我回去吗?今日我便在这里,你可敢与我一战?只要被你打败了,我就跟你一起返回徐州,可是如果我胜了,你就跟我一起回长安吧。”

    臧霸没想到典韦竟然就在这里,更没想到典韦竟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队客商的首领,心中暗暗庆幸,幸亏燎原火死在这里,自己乘机寻找马匹,否则的话就算与对方擦肩而过,自己也决计认不出来。

    在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之后,臧霸心中略略安定,对着典韦大声说道:“典韦,主公如此有诚意的想要招揽你,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识抬举,打伤看守,越狱而逃,你若乖乖束手就擒的话,我保证不会让你受一丝罪,到了徐州之后还帮着你一起求情,如果你敢于反抗的话,俺虽认得你,俺这条枪却不认得你。”

    却见典韦哈哈大笑道:“真没想到七年不见,臧宣高你的武艺没有听说有什么见长,可是吹牛的本事却大为见长啊。就你这点本事,还真想凭着一己之力擒下我?真是可笑。”

    “哼,与什么可笑的?你要真有本事,你我之间便决战一场,就像你刚才所说的,如果我赢了,你跟我回徐州听候主公发落,你若赢了,我便随你一同前往长安。”

    “嘿嘿,就这么定了。”典韦见对方竟然真的答应与自己比斗,心中甚是高兴,他知道这臧霸一身武艺不俗,若论带兵打仗的本事更是远远胜过自己,如果这一次能够把他生擒到长安,劝他归降的话,也算是为新主公刘和送了一份大礼。

    随后典韦从自己所在的马车内取出来一物,对着臧霸说道:“来来来,让我领教领教你的武艺。”

    臧霸一看典韦手上之物,顿时瞪大了眼睛,震惊的说道:“双,双铁戟?你竟然把它也给带来了?”

    却见典韦淡淡说道:“本来我以为这一趟用不到这老伙计,可是当时秦公非要让我带着,说是以防万一,后来在徐州的时候,我妻儿被擒,如果不是怕他们被害,早就仗着它杀出去了,后来侥幸出逃,接应我的兄弟心细,把它也给带出来了,废话少说,今日我就用它与你一战,决个高下。”

    典韦本就是个步战之将,提着双铁戟也不答话,直接就是一挥手,将其中一根铁戟直接向着臧霸扔了过去。

    臧霸虽有长枪在手,可是对方这一对铁戟有八十斤,一把有四十一斤,另一把三十九斤,就算是三十九斤那一把,一旦抛掷出去,也万万不是一枚长枪能够遮架的,所以臧霸自然只是躲闪,却也不敢硬接。

    然而没想到等下一刻,另一把铁戟也被抛了出来,臧霸无奈之下只好继续躲闪。

    在躲过之后,臧霸心中反而放松了,因为对方将两把铁戟都抛出去了,手中再也没有了武器,这样的话自己的赢面反倒大了。

    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他刚松了一口气,却突然又听到急剧的破空声传来,大惊失色的臧霸在无奈之下只好再次躲闪,因为这一次没有做好准备,所以躲避的十分狼狈。

    接下来更让臧霸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一直处于躲闪状态,而对方的铁戟竟然像是无穷无尽一般,一直被扔过来,等到他终于发现没有铁戟飞来的时候,却赫然发现典韦竟然已经来到了面前,而且手中拿着双戟,轻松递到了他的喉咙上。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臧霸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却见典韦笑道:“我在长安的这几年,闲来无事之下练了一手绝活,可以将扔出去的铁戟再接回来,所以看起来手中的铁戟无穷无尽,实际上也就只有这两把,我不断的抛掷出去,又不断的接回来,而你在不断的躲闪,所以我才能一步步逼近,轻松把你擒住,不过说句实话,这也只是打发闲极无聊的时间,用来玩玩的,在战场上并不实用,然而面对你这种只知道躲闪不敢硬接的单打独斗,却也颇为方便。”

    臧霸一听这话,顿时泄气了,对方只是用来打发无聊时间的小把戏,就能轻松把自己击败,如果是硬拼的话,自己恐怕更没有胜算,这都怪自己太高估自己了,其实自己与对方的差距实在不小。

    随后臧霸在无奈之下,被典韦带来的人上了绑绳。

    这时候在臧霸身后,一人笑着问道:“臧刺史,不知道是否认得小人?”

    臧霸仔细看了看那人,最后说道:“你不是展飞那小人的手下吗?怎么到了这里……我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这小人捣的鬼,是他放了你,也是他污蔑我放你,估计就连主公的燎原火,也是他暗中下了药,亏的主公对他如此厚恩,却没想到这厮竟如此歹毒,连主公都要害!”

    却见那人哼了一僧,淡淡说道:“你根本就不知道,展飞并不是他的真名,他的原名叫做邓展,是秦公麾下的大将,后来因为发现自己武艺低微,所以才离开秦公,便访名师,后来投靠到剑客王越的弟子史阿门下,我们都是史阿的弟子,邓展是我们的师兄,后来我师兄北上准备重新投靠秦公,却偶遇曹丕的一名护卫,那人见我师兄武艺高强,便将我师兄推荐至曹植手下,我师兄一想,在他身边有个卧底也好,于是便答应了下来,你说的没错,诬陷你放走典将军的就是我师兄,对燎原火下毒的肯定也是出自我师兄的手笔,不过一直对你心存忌惮,想要害你的,可是你的主公曹丕,他见你在徐州威望太高,自己根本无法驾驭,于是便想着要将你除去,以便彻底掌控徐州,这里是我师兄和曹丕之间的秘密信件,你在路上无聊之际,可以看上一看。”

    说完之后,那人从怀中取出一叠信件,在臧霸的面前晃了晃。

    “为什么?”臧霸看着那些秘密的信件,发现里面的确有曹丕指示邓展陷害他的话语,最后苦笑一声,悲愤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