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 蜀中惊变(三)
    其实这一次张飞真的没打算喝多,只不过是打算破破戒,过过瘾也就算了,然而奈何范强和张达这两个家伙竟然劝起了酒,尤其是他们神通广大,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一坛子五粮液,这可是驰名天下的好酒,号称一斤五粮液一两金子,浓郁的酒香让张飞腹中的馋虫被彻底勾引出来,抛开了一切顾虑,抱着酒坛子大口饮了起来。

    “哈哈,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喝过酒了,尤其是这还是驰名天下的五粮液,要说这秦王,别的本事倒也罢了,可是这酿酒的功夫实在是炉火纯青,我看就算是酒圣杜康也未必会有他的酿酒技术高超,饮完这五粮液,别的酒都让人看不上眼了,因为比起它来,那些酒简直就不算是酒,跟白水差不多。”

    张飞对这五粮液十分的满意,一边狂饮,还一边含混不清地说道。

    满满一坛子的五粮液就这样被张飞饮了个一干二净,尤其令人啧舌的是,在这期间张飞竟然连下酒菜都没有吃,这样的惊天豪饮实在令人钦佩。

    不过纵然张飞好酒,酒量也不错,可是这毕竟是五斤高度粮食酒,在饮完这一坛子之后,顿时也变得烂醉如泥,躺在榻上打起了雷鸣一般的呼噜。

    范强和张达见张飞喝了个酩酊大醉,心中自然十分高兴,立刻暗暗派人通知诸葛亮,将张飞大醉的消息告知。

    诸葛亮在得到消息之后顿时大喜,立刻命孟获率领早已到达成都城外浣花溪附近驻扎的蛮兵进入成都城。

    一时之间只听的鼓声阵阵,连天地都为之色变,成都成瞬间被数万大军围了个水泄不通。

    “尔等,尔等是什么人?为何深夜来到此处?”城头上的守将吴班看到这一幕,又是震惊又是紧张,连忙开口向着城下问道。

    只见来人冷冷说道:“我乃益州太守孟获,奉了主公之命进城平叛,如果耽误了军情,致令主公有什么闪失,你吃罪得起吗?”

    “平叛?平什么叛?孟太守莫非是弄错了?如今城内一切太平,并没有什么叛贼啊。”吴班情知对方来者不善,却在这里装糊涂道。

    这时候只见一辆四轮车被推出,上面一人羽扇纶巾,对着城头上的吴班笑道:“城头上的可是吴班将军?可还识得我诸葛亮否?当初老主公临终之际,指定我为故名之臣,让我辅佐主公,并让主公以父子之礼待我,然而关某依仗自己与老主公生前结义,竟然蛮横的逼迫我辞去职务,这也罢了,如果我国能够长期安稳发展下去的话,亮也绝对无话可说,可是现在的关将军是怎样的,估计你比我更清楚,他专横跋扈,目无余子,甚至连主公都不放在眼中,把主公当做是子侄那般训斥,弄得主公多次下不了台,吴将军应当知道楚公曹丕和他的顾命之臣曹仁,虽然曹仁是曹丕的血亲叔父,可是却依然对曹丕无比恭敬,从来不敢有丝毫不顺从,相较之下,关某的做法岂非太也无理?”

    诸葛亮看了看城头上默然不语的吴班,接着说道:“最重要的是,他纵容他麾下的谋士廖立收受贿赂,欺压良善,令英雄扼腕,智者失望,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不顾国内政局动荡,擅自出兵征伐,这简直就是不给我国任何活路啊,在这种情况下,我作为老主公的托孤之臣,以及主公的义父,如何能够坐看我国灭亡?故此率军入城,拥立主公,免去关某的职位,将军如果打开城门放我等入城,等到见了主公,定然向主公举荐将军首义之功,如若抗拒的话,到时候定会问你个叛逆之罪。【】”

    吴班一听诸葛亮这话,顿时面色大变,他现在才算知道,原来诸葛亮竟然存了这样的心,可是现在城头上只有三千人,根本不可能是对手,想要对抗几乎没有任何胜算,想要顽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他也对廖立种种的举动深为不瞒,可是却也不想背叛关羽,所以他立刻命人通知张飞,相信只要坚持到张飞率人赶来,凭着张飞的英勇,己方就有击退叛兵的希望。

    所以,吴班一方面准备利用缓兵之计拖上一拖,另一方面悄悄命人通知张飞。

    然而随后没多长时间,就见麾下亲兵说道,张飞已经派了两名麾下将领前来支援。

    吴班没想到张飞的动作竟然那么快,顿时感到心中无比的欣喜,然而那两名将领刚与他悄悄说了几句,就乘着他不注意挥刀将他劈死。

    “你,你们......”吴班一脸的难以置信,他没想到张飞麾下的两名部将竟然选择了背叛,将他给杀死。

    这时只听得那两人一齐哈哈大笑道:“现在的张飞已然醉卧帐中,还未醒来,指望着他前来援助?简直就是笑话!另外,关羽所做之事早已引起了天怒人怨,就算他活生生的站在面前,也绝对没有脸再做抵抗,我们今日所为,乃是顺天应人之举,谁敢不从?”

    吴班身边的亲兵们见主将被杀,尽皆愤怒,准备找二将拼命,然而二将都是张飞帐下的勇将,城头上的守军又都放弃了抵抗,甚至因为主将吴班已死,有的转而帮助那些叛军,这让吴班的那些亲兵们全都苦笑一声,他们眼看着城头上的守军投降的越来越多,凭他们根本无法阻止这种趋势,于是纷纷惨笑着自刎而死。

    “真没想到张将军麾下竟然还有这等烈士,传我命令,不准为难他们的家眷,凡有违犯者,一律杀无赦,还有,对这些人予以厚葬!”

    这时候城门已经被打开,看着这一切,诸葛亮轻轻叹了一几口气,随即命令大军进城。

    而与此同时,张飞还在他的大帐内酣睡,丝毫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就在这时,帐幕被打开,一人气喘吁吁的闯进来,拼命摇醒张飞,大声说道:“张将军,大事不好了,诸葛亮勾连孟获背叛,如今城门被破,大势已去,我们还是赶快逃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