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 关羽的震怒
    “什么?”听到亲卫的汇报,张飞纵然是在酒醉之中也都吓了一身冷汗,连忙从榻上爬起来,穿戴好甲胄,随后拿起丈八蛇矛,骑上乌骓马往外突围,他由于在酒醉之中,筋骨酸软,根本无力作战,只好在亲兵们的保护下杀出一条血路,前往西南方向寻找关羽去了。【】

    大汉建安十五年,夏六月,诸葛亮借关羽率军远赴西南作战,张飞大醉之际,组织军队进入成都城,在入城之后,立刻找到了刘禅,向刘禅详细报告了这些日子关羽以及麾下亲信们所作的种种不法行为,并且请求刘禅下令罢免关羽、张飞等人的职务,将其党羽予以治罪。

    这时候的刘禅虽然聪明,可是年纪却小,只有十三岁,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他见诸葛亮拥兵进入成都,指责关张之罪,一张小脸早已吓得煞白,好在他平素所受到的教育起了作用,自己劝导自己不要慌乱,虽然知道关羽、张飞尽管有错,却也绝不会对自己不利,然而现在还是按照诸葛亮的意思,下令解除了关羽、张飞的职务,并且命诸葛亮逮捕关羽的同党廖立、彭羕等人,并且将一切军国大事全部委任诸葛亮统领。

    在这时候,诸葛亮也没有推辞,他向刘禅拜谢恩情,随后立刻下令逮捕彭羕及其亲随,自任尚书令,又对麾下有功之人进行封赏,同时晓瑜西南盘胡、羌人,对他们进行讨伐之事,是关羽一意孤行的结果,现在蜀国将宣布停止关羽的职务,并且通知对他们的一切援助,此外还向全国发布通缉令,凡是生擒关羽、张飞、廖立等人的,将会论功行赏,凡是私自藏匿包庇的,与犯人同罪论处。

    在此之后,诸葛亮又以刘禅的名义亲自向刘和写信,表明蜀国无意改变双方友好关系,现在他们所处理的,只不过是些许内政而已,并不涉及到双方的邦交。

    诸葛亮相信这样一来,刘和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干涉他们的行动。

    而这时候的关羽却对成都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率领军队来到了永昌郡,扎下营寨,排兵布阵,信誓旦旦的要攻破盘越,实现边境的安宁。

    可是没有想到就在这时,只听得关平进来报告道:“父亲,营外三叔求见,看他的样子十分的......狼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什么?三弟?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应该镇守成都的吗?莫非刘和率军打来了?可是就算真的打来,也不至于这么无声无息的被他攻入成都吧?”关羽闻言,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说道:“你去请他进来,不,还是我去吧,你去把廖公渊给我请过来。”

    关羽说完之后,就心事重重的来到了营门外,见张飞一脸凄惶的站在营外,顿时叹了一口气,看起来应该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也晚了,关羽摆手制止张飞说话,让他走进自己的大帐说话。

    到了大帐之后,廖立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关羽又命关平给张飞弄来一碗水,看着张飞喝完之后才问道:“说吧,发生了何事?”

    “二哥呀,不好啦,诸葛亮那厮乘着你不在的时候,命令孟获率军攻进了成都,如今禅儿被他控制在手中,大局被他掌握,这都怪我啊。”张飞咧开了大嘴,哭得泪流满面。

    “什么?竟然是诸葛亮!真没想到他竟然还来了这么一手!”关羽一听这话顿时震惊不已,失声说道。

    之后略略想了想,关羽又问道:“要按说的话成都城内也有数千人,城墙坚厚,就算敌军再多,最起码也应该坚守个十天半月,再加上禅儿在城内,只要他来得及说出一句话,诸葛亮那厮又怎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张飞苦笑着说道:“不瞒二哥,都是,都是小弟的错,我当时喝多了,这才让对方有机可乘......”

    “哼!我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你的问题。如果不是你贪杯误事,又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你说说你因为贪杯,误了多少大事?当年丢徐州,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又怎会像是丧家之犬一般被人追杀?当年大哥临终之时,你向大哥保证了什么?说过的话就像是放屁一般吗?临来之际,你说向你说了什么?嗯?为何你竟然如此不争气?你说说,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又该如何处理?盘越肯定是无法征伐了,接下来的时间只有拼命率军返回,再杀回去了。”

    关羽听了张飞的话,震怒不已,指着张飞的鼻子大骂不止,而张飞则羞惭满面,根本不敢开口说一句话,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般。

    “二哥骂的是,都是小弟的错,我不是人,我对不起大哥,我对不起侄儿,对不起嫂嫂,对不起所有的人,都是我馋虫上脑,被范强和张达那两个混蛋给骗了.......”

    张飞咧开大嘴哭叫,一脸忏悔的神色,即便关羽看了也不忍再怪罪他,只好说道:“算了,我也不计较你了,不过有句话说得好,浪子回头金不换,三弟,我希望你从今以后一定牢记教训,绝对绝对不能再犯类似的错误了,你可知道你没一次这样的错误都很致命!”

    “小弟知道了,小弟绝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二哥,这一次攻打成都,小弟甘愿为先锋,等进了城,一定要将张达和范强这两个小兔崽子给活剐了!”

    张飞咬牙切齿,对张达和范强充满了怨恨,一双大眼睛充满了血红色。

    关羽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能有这份心,足见还是一条汉子,不愧我饶你一条性命。”

    随后关羽吩咐关平道:“平儿,你去传我命令,全军集结,连夜拔营,退回成都,这一次我要血洗成都,诛杀叛逆......”

    “大将军,且慢!”就在这时,突然见廖立开口阻止,对关羽劝说道。

    “哦?不知先生有何高见?”关羽奇怪的看了廖立一眼,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劝阻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