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四章 当年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这样的话禅儿就放心了,成都的防卫就交给你了,其实本来这些事情都不应该劳烦师父的,只是可惜母亲她的身体实在有些不太好,而禅儿现在也太小了,如果当初二叔三叔他们……算了,不说了,反正他们现在已经归降了刘和,成为了可耻的叛徒。”

    刘禅说到这里,小小的年纪竟然带着几分苦涩的意味,实在让人感到一种悲愤和无奈。

    诸葛亮听了之后却是悔恨不已,轻轻叹了一口气。

    本来他发动兵变的目的是怕关羽采取激进措施激怒刘和,从而引发蜀国的灭亡,可是没想到现在仍然是这样的结果,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他还不如不发动兵变的好,这样的话最起码蜀国还能多一支保卫的力量。

    “唉,说起来这都怪杨仪,他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唆使我这么做的,结果引起了我国武分裂,这才给了刘和以可乘之机,其实再想想的话,我这样做其实倒也不算错,如果真要让关羽那样下去的话,蜀国只能更快的灭亡,现在在我的筹划之中,或许能够延缓灭亡,最起码我能够预测到刘和的进军方向,并且将益州守得如同铁桶一般,让刘和无法下口,而以关某的谋略水平,是绝对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这倒并非是诸葛亮的夸大之词,事实上的确如此,让诸葛亮当权比让关羽当权的确更加让刘和感到忌惮,也是因为这一点,刘和在当初才极力促成关羽当权,迫使诸葛亮下野。

    诸葛亮想了片刻之后也就不再多想了,随后又问了几句糜夫人的病情,他听说糜夫人现在病得很厉害,也是很担心,安慰了几句刘禅,然后劝刘禅好好侍奉糜夫人,这才将刘禅“赶”回了府中。

    刘禅一直就对诸葛亮的智慧比较佩服,所以现在既然有了诸葛亮的保证,他也不再担心,放心的回到了府中。

    刘禅刚刚回到府中,就听家丁说道:“主公,你可算是回来了,不好了,老夫人的病情又反复了,刚刚晕过去了,医士正在全力抢救。”

    “什么?”听说糜夫人晕了过去,刘禅立时就着急了,急匆匆地跑进去,见医士正在全力抢救,却也不敢说什么,心中却是紧张的厉害,默默地向上天祈求,希望能够让糜夫人好起来,如果真能让糜夫人好起来,他不管什么样的代价都愿意付出。

    刘禅的祈求好像是得到了回应一般,过了没多长时间,就见糜夫人呻吟一声,幽幽醒转过来。

    “母亲。”刘禅抢步上前,含着眼泪喊道。

    “阿斗,你来了,你不是去找诸葛先生了吗?”糜夫人见刘禅正在面前,脸上顿时浮现笑意,有些吃力的说道。

    “孩儿只是关心国事,去找师父商议一下对付刘和的办法,好在师父早已经成竹在胸,不需要孩儿挂心,所以孩儿就又回来了,也幸亏回来,否则的话,母亲方才那副样子,可是吓死孩儿了。”

    “阿斗,你有如此孝心,我很欣慰,不过人的命,天注定,我自知命不久矣,岂是人力可以挽回?乘着今日还有些精神,我索性告诉你一件隐秘,你可要用心的听。”

    “不,母亲,现在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好好休息,等那一天身体好了,再对孩儿说也不迟。”

    刘禅见糜夫人的状况不是多好,并不想让糜夫人耗费体力,所以拒绝说道。

    糜夫人却是苦笑一声,轻轻叹道:“我知道我这副身体,坚持不了太久了,万一哪一天睡着了再也醒不来,这个秘密就被带到了棺材中去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以后到了九泉之下,恐怕我也没有连绵去见甘姐姐,现在乘着我还清醒,还是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吧。你先屏退了左右,我有话对你说。”

    刘禅闻言叹了一口气,他见糜夫人坚持,无奈之下只好接受,随后摆摆手,除了留下糜夫人的两个贴身婢女之外,将其他所有人全部屏退。

    糜夫人吃力地看了看周围,看房间内就剩下了她、刘和以及她的两个贴身侍女。

    “当年之事,她们也有参与,所以想要瞒过她们也没有必要,既然留下来,那就留下来吧”,糜夫人缓缓说道:“此事要从那一年徐州失守说起,当年由于三弟的疏忽,导致下邳被吕布攻陷,我们姐妹成了吕布的俘虏,夫君舍弃了我们,到了荆州,我们却被吕布辗转带到了长安,那时候吕布正与刘和商讨他女儿的婚事......”

    糜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略哟意思的忸怩,然后说起了那一夜发生的糊涂事。

    “.......在那一夜之后,我们被他派人送回了荆州,从此回到你父亲身旁,然后没多长时间,姐姐就怀有身孕,我们两个非常清楚,她所怀的孩子绝不是夫君所生,然而却也只能说在之前就怀有身孕,后来事有凑巧,这孩子竟然在九个月的时候被生下来,如果按足月算的话,恰好是我们与夫君分别之前,所以,夫君对此没有丝毫的怀疑,还对那人感激不尽。”

    “什么?母亲所生的孩儿,那不就是我吗?”刘禅听了糜夫人的话,顿时回过味来,然后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不由得颤抖着说道:“母亲方才的意思,莫非我,我.......”

    “不错,其实你并非是先主之子,你的生身父亲乃是当今的秦王,刘和。”糜夫人几乎是一字一顿,对着刘禅正色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你怎能骗我?我父亲是刘备,是当今之世屈指可数的大英雄,绝对不是刘和那个坏人!”刘禅的情绪顿时有所失控,他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失声大喊道。

    糜夫人却是摇头苦笑道:“事关你的生身大事,我又怎能骗你?事实的确如此,谁也没有办法,你要怨,就怨我们姐妹吧,谁让我们当年不知检点,被刘和所犯?可是另一方面,这世上并非先主这一个英雄,刘和这一生所取得的功业,未必不是英雄,只不过有些人嫉恨他的功业,导出对他造谣中伤,所以才使得你心中认为他是一个大大的坏人,可如果真要说的话,你父亲当年为了自己的基业,竟然忍心抛弃我们,就连两个女儿也都在战火中丧生,难道就不是坏人?”3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