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 诸葛亮的叹息
    杨仪本来还存着一点忠义之心,可是突然之间利欲熏心,竟然妄图做蜀国的权臣,心中火热之下也顾不得君臣之礼,直接命人强行将刘禅及城内百官以及士兵的家眷们带往建宁。

    刘禅这一路上可是受尽了苦楚,虽然因为他的身份和地位,被理所当然的安排了一辆马车,与吴夫人一路同行,然而杨仪这一路催逼得甚急,大军昼夜不停地赶路,很少休息,刘禅年纪幼小,从小又缺乏锻炼,即便坐着马车,这一路的舟车劳顿也让他吃不消。

    然而现在杨仪的态度十分恶劣,刘禅即便是心中有怨言,却也敢怒不敢言,对杨仪的痛恨已经到到了一中前所未有的高度。

    不仅如此,刘禅捎带着连诸葛亮也都怨上了:“哼,都是师父这个老糊涂,派谁来主掌成都局势不好?偏偏派了杨仪这么一个野心家,有了他在这里,我不仅无法获得安全,反而随时出于他的威胁之中,建宁那么远,又是那么偏僻荒凉,我就算到了,又哪里能受这些苦楚?如此说来,还不如一开始就下决心投降,就算刘和,额,那个人不知道我与他的关系,最起码看在我主动投降的份上,也会封我个爵位吧?”

    不仅仅是刘禅不满意,杨仪对刘禅这种蛮横的态度还引起了诸葛瑾与诸葛均兄弟的不满,他们本来以为是诸葛亮让他们随着刘禅一起前往建宁的,走到半路才知道原来错了,这一切都是那杨仪擅自作主张的结果,于是在一次刘禅祈求稍稍休息一会而遭拒的时候挺身而出,强行压住怒气,对着杨仪说道:“威公,你也看到了,现在主公年纪幼小,受不得车马劳顿,吐得脸色都变了,难道你就不能体谅一下,让他稍事休息再走?更何况大伙们都已经疲惫不堪,你真要这么强行走下去的话,恐怕大家都会累坏的。”

    杨仪本来就想找个人来立威,现在见诸葛瑾兄弟出头,哪里还管他们是诸葛亮的兄长和弟弟?顿时淡淡笑道:“这一点仪不敢苟同,先生应当也知道,现在绵竹被破,而绵竹离成都不过百余里,一天的时间就能赶到,虽然我们大家累一些,然而只要逃到了建宁,大家的生命就得到保证了,如果这时候稍微放松,一旦被刘和的大军赶上来,恐怕我们全都做了俘虏,到了那时候,恐怕诸位就算是哭着喊着要多走几步,已经是不可能了。所以,与其将来后悔,倒不如现在加紧赶路。”

    杨仪在说完之后,再也不理会诸葛兄弟,反而下达了一条命令:凡是有谏阻主公继续前进的,当以造反论处,此事涉及到主公和所有人的安全,无论是谁都承担不起这样的罪责。

    杨仪在下令之后,反对的声音果然少了不少,不过所有人在心中更加怨愤,只不过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这样一来刘禅就更加倒霉了,他满脸的悲戚与愤懑,心中充满了诅咒,可是还不敢多说话,现在的他充分体会到了当朝天子的感觉,做一个这样的傀儡君主,实在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

    最后诸葛瑾终于看不下去了,再度提出来要休息半个时辰,这一提议立刻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赞同,迫于形势的杨仪终于同意全体休息,然而时间仅仅是一柱香的工夫。

    然而到了当天晚上,就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诸葛瑾竟然被几个醉酒的军士杀死在营房之外,之后据说那几名军士连夜逃走。

    惊闻消息之后,几乎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甚至有不少人怀疑诸葛瑾是死于谋杀,尤其是诸葛瑾的弟弟诸葛均,对此更是笃定,因为据诸葛均所说,当时诸葛瑾只是起来如厕,却在外面惨遭杀害,那个时候是在四更天,哪里会有人在那个时候还在饮酒?

    杨仪也对此事表示强烈的愤怒,立刻派人调查,然而却始终没有结论,而且第二天一早大军还要开拔,此事自然就这样不了了之,只留下了人们心中强烈的怀疑和更加强烈的不满情绪。

    却说诸葛亮在绵竹败退之后,在亲兵们的保护下返回成都,然而等来到的时候,却发现那里早已是一片荒凉,百姓们由于四处逃亡而十室九空,就算是主公刘禅和百官及家眷也都不见了踪迹。

    诸葛亮心中奇怪,便回府准备问问他的兄长和弟弟,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莫非刘和另外率军偷袭了成都不成?

    然而等来到府上,却发现他那里竟然也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这时诸葛亮的心中隐隐感到了一种不安,就在这时,只听得负责向百姓打听消息的军士回来,告诉诸葛亮说是杨仪听说绵竹失守,诸葛亮下落不明,故此护着主公刘禅前往建宁。

    “原来如此,我说成都为何如此荒凉?这杨威公见机得也算不差,否则的话,要等我回来再忙碌,恐怕大家走的就没有那么从容了。”

    然而就在这时,诸葛亮突然感到心中一阵发闷,面色都变得发白。

    旁边的军士见状,连忙扶住诸葛亮,关切的询问诸葛亮是不是不舒服,并且立刻分出几个人去寻大夫。

    却见诸葛亮摆摆手说道:“我没事,只不过是突然有些气闷而已。想来应该是亲族之间发生了一些什么事,待我问卜看看。”

    诸葛亮说完,随即就起用奇门遁甲之术,手起一卦,然而片刻之后却是面色大变,随即猛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咬牙说道:“杨仪小儿,白白辜负我的信任,不仅威凌主公,而且还害死我兄长,这等仇怨,我诸葛亮若不报回来,枉为人也!”

    随即诸葛亮给孟获写了一封信,命一个值得信任的亲兵伪装之后,乘着快马飞送到孟获手中,命其擒杀杨仪,除此国贼。

    “唉,这一切都是我识人不明,竟然将成都托付给这样一个奸贼,致令主公受辱,兄长蒙难。”在亲兵带着诸葛亮的书信离开之后,他兀自摇头叹息,深深地忏悔自己之前的过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