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诸葛亮的空城计
    在部署完杀掉杨仪的计划之后,诸葛亮并没有立刻撤离成都,而是组织起城内那些还没有来得及撤走的百姓以及从前线逃回来的军士,重新安定秩序,并且对他们宣告,孟获将军所率领的十万蛮兵不日就要开到成都,只要大家团结抗敌,到时候一定会败刘和于成都城下。

    这当然只是诸葛亮为了鼓舞士气而故意放出的话,其真实目的是为了能够拖延刘和大军的进程,彻底保障刘禅的安全。

    在他看来,现在的杨仪已经相当于是死人,根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只要自己一纸书信,杨仪绝对难逃一死,既然如此,主公刘禅肯定会得到孟获的优待,最起码只要有自己在,孟获就绝对不敢对刘禅起什么歪心思。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诸葛亮才不致于立刻出发前往建宁,而打算留下来拖延刘和的步伐。

    诸葛亮的做法也很简单,那就是借助奇门遁甲之术施展空城计,制造假象,骗刘和退走。他这一生一向谨慎,如今出其不意,大胆一次,相信即便刘和是神仙再世,也决计无法看出来。

    诸葛亮为了保证能够骗过刘和,将所有的百姓都召进城内不准出来,同时又下令城门洞开,还让士兵装扮成百姓,在城门前洒扫街道,他自己则走到城楼上,在两个童儿的陪同下,悠然自得的弹琴,直等刘和大军的到来。

    诸葛亮刚刚部署好这一切,就听得远处传来了隆隆的马蹄声,随后他看到不远处来了一支军马,这支军马的大旆上绣着一个“黄”字,看起来应该是刘和帐下大将黄忠。

    诸葛亮没有猜错,来的的确是黄忠,他作为先锋大将,在刘和平定绵竹之后的第一时间酒请命前往成都,得到了刘和的许可。

    “汉升你率中即刻前往成都,孤王随后就会发兵赶至,一定要谨记,凡事要三思而行,千万不能莽撞行事。”

    “诺!主公放心便是。”黄忠在得到了刘和的准许后,立刻率军赶往成都,他本来打算到了城下直接攻城,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城门大开,百姓们也都把他们视若无物,在城门口洒扫街道,而诸葛亮则在城楼上轻松的弹琴,并且还说着欢迎他入城的话语。

    “哼,这分明是你有埋伏,我可不会上这样的当。”黄忠瞅了一眼诸葛亮,淡淡的说道。

    黄忠当年也在刘备帐下作战,它对于诸葛亮的本事可是很清楚,在他看来这世上除了自己这位神秘莫测的主公之外,就是诸葛亮有本事了,像这种满肚子花花肠子的人绝对不可能就这样让自己攻城,里面肯定有什么埋伏,如果进去的话,将会必败无疑,到了那时候,自己吃败仗不要紧,可是如果令主公士气受挫,那可不是自己能够吃罪得起的。

    当然黄忠也绝对不可能会离去,所以在无奈之下,他只好命令麾下将士安营扎寨,准备长期住下去,既然你在城内有埋伏,那么我便借安营扎寨的机会把你的人给引出来,借此探探你的虚实。

    然而诸葛亮却并不上当,哈哈笑道:“没想到在秦王帐下这几年,黄汉升老将军竟然愈发学得有谋略了,不过先主公如此厚待于你,你却忘恩负义,投降他人,现在更是引着敌军进攻故国,你的道义良心呢?”

    黄忠听了这话顿时老脸一红,当年刘备拒绝为他换巴郡之事,他后来想想也感到理解了,毕竟一个郡的土地事关全局,估计除了自己现任这位豪气的主公之外,谁都不可能会答应下来,所以对于自己叛出蜀国,黄忠多少还有些羞愧的。

    随后黄忠不再接话,只是埋头下令修建营寨。

    这时候却听得背后传来一道声音:“汉升不必因此而感到羞愧,无论是蜀公也好,还是秦王也好,都是我大汉之臣,为谁效力都一样,这其中并无差别,其中最关键的是何为顺何为逆,如今秦王率军扫荡群凶,一统江山社稷,重新安定我大汉,此等功德即便是传送千秋也毫不为过,而蜀国本是我大汉之臣,如今却改弦更张,妄图自立割据,阻碍我大汉统一,且不说其行径如同螳臂当车,飞蛾扑火,令人感到可笑,即便是真能做成,你诸葛亮到了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见忠心耿耿于社稷的故蜀公乎?”

    诸葛亮一听这话,眉头顿时一皱,因为这话十分犀利,就算是他也难以反驳,他抬眼望去,发现来人竟然是刘和麾下著名的谋士刘晔,顿时笑道:“久闻刘子扬谋略过人,且又是汉室宗亲,亮一向久仰,却不曾想在此处相见,实在是欣喜不已,只不过刚才听了那一番高见,心中实在不以为然,原来所谓的名士,只是徒有虚表罢了。”

    “哦?不知孔明此话何意?”刘晔皱了皱眉,开口问道。

    这一次他作为黄忠的军师,来到成都城下,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判断形势,如果有机会就一举破城,如果他判断准确,并且黄忠在他的建议下破城并生擒了诸葛亮,相信自己的名声必定会广为传扬。

    然而他现在却无法判断诸葛亮到底是在故弄玄虚还是真有埋伏,所以才准备通过斗口而从中寻找诸葛亮的破绽,以便判断出虚实来。

    诸葛亮的智力远高过刘晔,自然知道对方的意图,不过他还是开口说道:“纵然都是汉家领土,却也由国有侯,我家主公是经过天子下诏册封的蜀公、益州牧,乃是此地法定上的主人,可是秦王却派尔等率军讨伐,这简直就是不把朝廷放在眼里,如此说来,正是你家主公不对在先,竟然还在此夸夸其谈,实在是可笑可叹。”

    刘晔闻言面色一变,一时之间竟然理屈词穷,无话可反驳。

    这时候只听得阵后马蹄声隆隆,又有一支兵马到来,刘晔闻言一喜,借坡下驴道:“我家大王来也,你要有什么话,直接对他说便是。”

    随后刘晔随着黄忠一同前去迎接刘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