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二章 毒泉
    “将士们,如今贼将已死,贼兵胆寒,正是我等发动进攻的最佳时机,让我们一鼓作气,攻进建宁!”关羽初战得胜,心中顿时充满了豪气,挥舞着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下达了继续进攻的命令。

    对于关羽的命令,全军将士都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常,毕竟关羽刚才一刀斩杀贼兵主将高定,对方的将士惶惶如丧家之犬一般逃走,现在正应该痛打落水狗,一举攻破敌军,这无论是在兵法上还是情理上都是无法反驳的。

    于是全军将士尽皆奋勇争先,对着四散逃走的蛮兵们一顿疯狂的砍杀。

    等到追杀敌军的过程中,关平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劲,因为他们在渡河的时候,敌军射来的弓箭大都是竹木做的,可是在追杀的过程中却逐渐发现在这其中竟然有许多铁箭头,这证明方才那一番攻击很明显是在诱敌。

    “不过诱敌能够诱到连自家性命都送进去,这种诱敌方式倒也够别致。”关平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

    等到敌军完全溃败之后,关平立刻来到关羽面前,对着准备继续发起进攻的关羽说道:“父亲,孩儿发现有一处不对劲,孩儿在杀敌的过程中发现敌军也有不少铁箭头,可是方才在渡河之时敌军却大都用竹木做成的羽箭来招呼我们,这很明显应该是敌军的诱敌之计,故此孩儿认为,对方一定在前方某处埋下了伏兵,所以我们应当谨慎前进,好在这一次我们初战得胜,也算是立下了大功,不如等着大王率军赶到之后,我们再一起商讨个进兵的良策吧。”

    关羽闻言呵呵一笑道:“平儿你说的我也早已注意到,不过这却是无所谓的事情,你要知道,他们连因有埋伏的主将都被杀了,其他将士还有说负责诱敌?既然没有人诱敌,过不多长时间,那些伏兵自然只能撤退,再说了,就算对方有伏兵又能如何?那些乌合之众根本不足为惧,他们安排伏兵那正好,我恰好可以乘机将他们彻底打败。最好是孟获也到那里,我就可以将其一刀斩杀,结束这场战争,救出禅儿了。”

    一想到刘禅现在在孟获的手中,关羽就感到忧心如焚,恨不能立刻杀死孟获,救出刘禅,万一刘禅有什么闪失,自己以后在九泉之下可就真的无颜面对大哥刘备了。

    “可是……”

    “不用可是了,事情都到了如今这一步了,如果此时不战,我关羽有何面目再见大哥于地下乎?一想起来禅儿还在孟获手中,我心中就无比焦急,今日这一战必定要乘胜追击,建宁城离此不过三百余里,我们如果辛苦一些,不过后天就能到达城下,以我一万大军的兵力,人人都能以一当十,孟获纵有十万乌合之众,又怎是我军敌手?料来只用这一万大军,便足可破敌。传我军令,大军立刻展开全力追击,任何人不得懈怠,否则的话,一律军法处置。”

    “……诺。”关平见关羽态度如此坚决,也不敢再劝,只能无奈的答应下来,与此同时心中暗暗戒备,以免自己己方中了敌军的诡计。

    然而这一路行来,竟然果真没有看到敌军有埋伏,对此关羽是沾沾自喜,捋着胡子呵呵笑道:“我就知道贼兵不敢在此设伏,这也算他们聪明,有自知之明,否则的话这一次绝对要杀的他们片甲不留。”

    这时候不止是关羽,就连关平也是心中诧异,他根本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果真没有设下伏兵,难道是自己猜错了吗?

    “我还是觉得这事有些诡异,最好还是小心戒备,前面就是山地,敌军的埋伏或许是在那里。”关平默默地想了片刻,随后吩咐探子们继续小心探查,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然而又走了十余里,仍然没有看到任何埋伏,这时候关羽更加放心,关平心中的不安却更加强烈了,现在的他感觉这山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猛兽,说不准何时就能一口将他们吞进肚子里去。

    虽然天气有些寒冷,然而由于大军一路前进,将士们热得浑身冒汗,更感口干舌燥,然而就在这时,却有人发现附近有一口泉水,虽然是在冬天,就连涂水都上冻了,可是这眼泉水却仍在哗啦啦的流动着,将士们见到泉水,顿时欢呼雷动,跑到泉水旁边,开始争饮泉水,只见这泉水温热,喝在口中甚是甘甜。

    这时候有人为关羽打来一碗泉水,请关羽享用。关羽却摇了摇头说道:“让将士们先饮,等他们全都喝饱喝足了我再用。”

    关羽虽然为人及其狂傲,可是对待将士却十分宽厚,绝对是爱兵如子,平常里无论是吃饭还是喝水,一般都是等将士们用完之后自己再用,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将士们都很乐于为他效命。

    同时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关羽得脱一场大难。

    周仓看到关羽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对关羽也十分的佩服,同时笑着说道:“末将听将士们说道,这泉水温热甘甜,简直就是上天赐给我们征伐孟获所用,这也表示这一战我们是受到上天庇佑的,相信这一战我们绝对能够战胜贼兵,救出蜀公……”

    关羽听了这话也十分同意,点了点头笑道:“这都是托了大王之福,我等不过是稍稍尽了绵薄之力而已……”

    然而就在这时,关羽突然听得军中一阵骚乱,顿时不悦地说道:“发生了何事?”

    只见一名亲兵跑到面前,小声说道:“将军,不,不好了,这泉水有毒,将士们喝了之后全都不能说话了,只是指着嗓子,非常痛苦的样子,令人好不同情……”

    “什么?”听了这话,关羽也坐不住了,顿时霍然起身,一脸震惊的说道:“怎会如此?”

    之后关羽一叠声的发布命令,首先命人大声通报军中,泉水有毒,任何人不准再饮用,与此同时下令军医前来,为中毒的军士解毒。

    “难道,难道这毒泉水就是平而所担忧的伏兵吗?贼兵这一招实在太阴损了,如果因此而令麾下将士损失惨重的话,我还有何脸面去见大王?唉,真是悔不该不听平儿的话,如果我在那里静静地等待大王大军到来,然后与他们一起入山,估计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看着将士们痛苦的神情,关羽心如刀割,充满悔恨地说道。

    就在这时,只听得一名亲兵上前说道:“将军,营外有一名先生,自称是主公身边的谋士,时任参赞校尉的虞翻,说有要事求见将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