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 败退
    关羽率领大军一路前行,仅仅用了一个时辰就来到了跑马坪。

    这里是一块难得的平地,地势十分开阔,即便是用来进行骑兵作战都没有问题,关羽麾下虽然只有两千骑兵,可是如果能够用好的话,绝对能够对战局产生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能够在关键时刻扭转战局。

    正因为这样,虽然道路艰难,关羽却坚持着将这两千骑兵一路从成都带到了这里。

    “将军,前面发现了敌军。”就在这时,探子走上前来,对关羽说道。

    关羽闻言点了点头,然后下令道:“所有将士做好进攻准备!”

    随着关羽一声令下,将士们刀剑出鞘,弓箭上弦,蓄势待发,整个军阵之中立刻显出了一片肃杀之气。

    不久之后,只听得对面不远处的密林中传来了凄凉的号角之声,随后就是一阵奇怪的吆喝之声。

    “嘿嘿,贼兵们莫非是在吆喝做买卖?”听了对面那些蛮兵们的吆喝声,周仓笑嘻嘻的说道。

    其实这并不是周仓不知道事情有些怪异,可是为了缓解气氛,他还是这样说道。

    随即周围的将士们全都哄笑起来。

    虞翻和关平却是小心戒备,在他们看来,对方这么做有一定是在驱使猛兽,于是关平命令弓箭手们拉满弓弦待命。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之间起了一阵大风,卷起了飞沙走石,打在人的脸上生疼,最重要的是这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紧接下来,猛兽们的咆哮声传来,一声声的兽吼吓得战马筋酥骨软,趴倒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骑兵能够发挥作用简直就是笑话。

    “将军,如今形势诡计,敌军能够操纵狂风,还有猛兽在后面压阵,我们的战力根本无法发挥出来,还是赶紧撤吧。”

    看到这一幕,虞翻赶紧走到关羽身边,大声劝道。

    关于自然明白形势,可是他却更加知道,他们的退路十分狭窄,如果这时候下令撤退的话,将士们将会为了争抢退路而大乱,到了那个时候,己方恐怕会败亡得更快。

    更何况关羽也不舍得那两千骑兵,如果撤退的话,那两千骑兵恐怕会损失殆尽。

    所以,关羽经过一番思考之后下令道:“骑兵将士拉着各自的战马,首先撤退,步兵在最前方守卫,弓箭兵听我命令,向高空射箭,不需要你命中多少,只需奋力的射箭就行。翼德,平儿,周仓,还有亲兵营的儿郎们,随我一起守在最前面,此战决不能让贼兵前进一步!”

    “诺!”

    听了关羽的命令,骑兵将士们知道不仅帮不上忙,还成为全军的拖累,于是死命的拉着他们的战马,一点点撤离,而步兵们则来到最前面,用他们手中的刀枪和盾牌组成了一道坚固的阵线,阻止敌军的猛兽队伍前进,弓箭手们则拼命的拉弓射箭,虽然这些羽箭造成的伤害并不大,然而却也不是没有作用,一些猛兽遭受羽箭攻击之后,由于负痛,不敢再向前,还有个别的猛兽开始发狂,在蛮兵的猛兽队伍中乱窜,造成队伍的混乱。

    当然,在这其中因为那些猛兽主人们的安抚,混乱只是暂时的和局部的,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不过这也让对面的蛮兵们忙的焦头烂额,甚至在这其中也出现了一些猛兽伤人的事件。

    好在蛮兵们也畏惧汉军那刀枪如林的阵势,所以虽然木鹿大王大声呵斥,这些蛮兵和猛兽们倒也不敢贸然上前,尤其是在冲到最前面的几头猛兽被关羽和张飞二人展开青龙偃月刀和丈八蛇矛迅速斩杀掉之后,蛮兵将士们更是心有忌惮,不敢轻易上前。

    然而战局也仅止于此,毕竟有这些猛兽在,战马根本不敢站起身来,更何况作战?这导致两千骑兵直接废了,步兵们现在组成的阵型也仅止于防御而已,如果让士兵们对数千猛兽发起进攻,这无异于找死。而与此同时,木鹿大王制造的妖风还在,将士们根本睁不开眼睛,即便真的想要作战也根本不可能。

    “唉,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无奈撤退了,这一切都是我太过大意了,竟然在这种乌合之众面前败了这一局,实在有负秦王的托付。”看到面前的战局,关羽心中暗暗苦笑,自己有多少次因为轻敌而导致战败?甚至有多少次因此而遇到生命危险?可是自己却依然不改这幅脾气,实在是惭愧不已。

    这时候关于身旁的张飞开口说道:“二哥,这一次连小弟都看不下去了,之前虞翻先生苦劝,又有秦王的命令,要二哥暂时等待,可是二哥就是不听,非要赶来,幸亏我军中猛将还算不少,平儿又提前戒备,弓箭手还有一定的威慑力,这才导致这一战我们没有一败涂地。可是如果二哥你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早晚有一天会后悔莫及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连小弟都下决心戒酒了,虽然秦王营内拥有无数的五粮液美酒,可是这么多日子以来,小弟只要在军中,就绝对滴酒未沾,连小弟都能改,难道二哥就不能改改吗?”

    “嘿嘿,三弟说的是,以后我一定会改,决不再像之前那样了,其实说句实话,我正是因为之前虞翻那一句非秦王亲来不可战胜木鹿大王而起了好胜之心,以为凭我的战力也足以战胜对手,却没料到敌军之中竟然也有能人,竟然借助地利之便将我军堵在这里,而且靠着妖法和驯兽之法迫使我退军,以后我会谨记这个教训,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小瞧敌人。”

    关羽一脸的讪笑,心中却是感到了一种浓浓的惭愧之色,同时也有一丝的紧张,他真不知道等一会见到刘和之后,他该如何解释这件事?

    “嘿嘿,我这就叫做是自作自受,等到见了秦王,哪怕他对我治罪,这也是我罪有应得,绝对不能算冤。”关羽摇了摇头,自嘲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