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三章 嫌隙
    关羽没有想到,他在营寨之内竟然一连等了半月之久。

    直到半月之后的一天,关羽等的实在不耐烦了,这才听到营内敲起聚将鼓的声音。

    这聚将鼓一连半月都没有敲过了,现在听在关羽的耳中,简直如聆仙乐,他兴高采烈的前往刘和的帐内走去,可是刚来到营帐门口,竟然险些撞上一人。

    关羽连忙闪身躲过一旁,并且向来人道歉,可是抬眼一看,一双眼睛登时红了,咬着银牙说道:“周瑜小儿!”

    对面那人正是周瑜,他奉了刘和的命令,紧急从荆州来到此地,看到关羽之后的情绪却并没有感到怎么波动,淡淡的笑道:“关将军,久违了,瑜听说关将军如今在主公帐下效力,实乃可喜可贺,从此之后我们一同辅佐主公,还要关将军多多关照。”

    “哼!似你这等奸诈之徒,哪个稀罕跟你一同辅佐?还关照?关照个屁,以后除了国事,我们之间最好谁也不要睬谁。”

    说完之后,关羽不再看周瑜,径直向里走去。

    周瑜则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一笑,随后也走进刘和的大帐。

    其实这也难怪关羽一看到周瑜就生气,之前关羽的数次大败,乃至于那一次战败之后被刘和生擒,都有周瑜在背后算计他,他在周瑜手中可着实吃了不少的亏,甚至可以说他前半生的历次大败,都是拜此君所赐,现在能够忍住不杀,就已经是他很难得的了。

    “今日真是晦气,竟然碰到了周瑜这厮。”关羽气得直喘粗气,可是尽管如此,到了刘和的营帐之内也只能规规矩矩的。

    这并非仅仅是忠诚的问题,更是因为关羽对刘和心服口服,自从归降之后,他不仅见识了刘和的智慧,更见识了刘和的武艺,本来自以为武艺大进的他一定可以战胜刘和,可是令他沮丧的是,每一次比武他都坚持不下三十回合,甚至即便这样,他都看到刘和没有出尽全力。

    就在关羽生闷气的同时,众文武将官陆陆续续的全都到齐了,刘和环顾一圈之后,所有的讨论声戛然而止,所有人全都一脸严肃地看着刘和。

    这时候只见刘和缓缓开口道:“想必今日诸位见我敲起聚将鼓,定会认为大战会再度展开,今日我明确的告诉诸位,你们的料想没错,大战的确马上就要开始,因为我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所有人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顿时感到无尽的喜悦,现在天气寒冷,露宿营地十分辛苦,终于熬到要打仗了,只要打完仗他们就可以回长安了,甚至还都有可能在长安过年,这样的消息自然令人感到喜悦。

    随后只见刘和将手往下压了压,止住了大家的讨论,然后开口说道:“想必大家都没有听过兀突骨这个人,不过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这个人绝不简单,他的武艺如何姑且不论,然而他及麾下的将士却有一个极大的优势,那就是全都拥有惊人的防御,兀突骨麾下的将士全都身穿一种藤甲,这种藤甲的原材料生于山涧之中,盘于石壁之上,蛮人将这藤采取之后浸于油中,半年之后取出进行晾晒;晒干之后再浸油,之后再晾晒,如此重复十几遍之后,方才造成铠甲。这样的铠甲十分轻便,然而穿在身上却是渡江不沉,经水不湿,刀箭皆不能入,因此号为‘藤甲军’,不过这种藤甲军却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怕火,正因为这样,我才把周公瑾从交州调来,专为破他藤甲军,不过想要一举奏功,我们需要周密筹划,制定一个万全之策,经过我与诸位军师以及公瑾他们的商议,决定采取诱敌深入的计策,由云长负责诱敌,公瑾负责引火,你二人需要通力合作,不得有差池。”

    说完之后,刘和看了一眼关羽,意有所指。

    关羽沉默片刻,却是抱拳说道:“大王,这一次诱敌之事能不能换一个人?末将有些身体不舒服,恐怕误了大王的大事。”

    “哦?刚才小王还见将军健步如飞,没有丝毫有病在身的样子,为何突然之间身体不舒服?莫非是将军怕了那兀突骨,不敢与其对敌?”刘和看了看关羽,然后点头说道:“将军年纪也算不小了,如今晚年惜名,生怕战败,此事倒也有情可原,既如此,那我再换人便是......”

    “不,大王,末将一生征战,从来没有怕过谁?当年与吕布也照样敢拼,就连大王你,虽然每一次比武战败,可是那一次不是战到力竭?末将并非是害怕,而是......唉,说句实话吧,只要大王让末将跟任何一人合作破敌,末将都绝不犹豫,可是如果跟周瑜,请恕末将难以从命......”在这时候,关羽不得不说出心中所想,纵然因此而将周瑜得罪死了,却也不管不顾了。

    刘和却是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原来是将军害怕公瑾会分了你的军功,令你不能得全功,这也难怪,将军一向独自领兵作战,立下赫赫战功,如今却要与他人分享战功,自以为这一战不值,是也不是?”

    “大王误会了”,关羽闻言苦笑道:“当初末将在蜀国之时,曾经数次遭到周瑜偷袭,导致末将损失惨重,甚至差一点丢了性命,虽然彼时各为其主,然而末将心中却仍然感到不舒服,可以说周瑜毁了末将一生,试问末将又怎能与这样的昔日仇敌合作?”

    “嘿嘿,我到现在才真正的明白,原来将军你并非是害怕兀突骨,也不怕公瑾会分了你的军功,你只是不能忘记过去,换句话说,在公义与个人私利面前,你宁可不顾公义,也要成全自己的私利,是也不是?关云长,你也太让我失望了。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个忠义之人,不会因私废公,如今看来是我错了,不该对你给予如此厚望。既然如此,那就换人吧......”

    “大王,末将并非是不顾公义,实在是一看到周瑜,就想起过往的种种失败......”关羽见状连忙解释道。

    却听得刘和喝道:“够了!你过往的种种失败并非是因为公瑾,而是因为你自己,如果不是你一向骄傲自大,如何会导致一次次的失败?你不懂的反思自己,反将责任推到别人头上,羞也不羞?再者说了,这一次的作战你和公瑾分工合作,乃是最佳的分配方案,因为你接连杀了高定和木鹿大王,蛮人对你格外憎恨,故此只有你才能成功实现诱敌,可是你却因为私利而废公义,你还是忠义无双的武圣关云长吗?”

    “大王说的是,这都是末将错了,末将愿意与周大都督一起合作,共同破敌。”关羽深深叹了一口气,对刘和与周瑜拱手认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